明・許孚遠「疏通海禁疏」,收於『敬和堂集』:
「同安、海澄、龍溪、漳浦、詔安等處姦徒,每年於四五月間,告給文引,駕使鳥船,稱『往福寧卸載,北港捕魚,及販雞籠淡水』者,往往私裝鉛硝等貨,潛去倭國。」
http://www.guoxue123.com/jijijibu/0201/00hmjswp/406.htm

明・許孚遠「海禁條約行分守漳南道」,收於『敬和堂集』:
「小番名雞籠、淡水,地鄰北港捕魚之處。」
http://kanji.zinbun.kyoto-u.ac.jp/kanseki?record=data/FANAIKAKU/tagged/4359029.dat

「北港」今屬於臺灣嘉義北面的雲林縣。為早期臺灣最著名港口,西元16世紀倭寇曾聚居於此。進入17世紀,『皇明實錄』萬曆四十五年八月一日記載,海道副使韓仲雍問日本人「何故謀據北港」。

廖大珂「關於中琉關係中釣魚島的若干問題」收於『南洋問題研究』2013-1期第100頁認為:
「許孚遠的報告指出,北港,即台灣最北部地區,歷來就是福建人捕魚之處,福建人的遠洋捕撈業相當發達,捕撈活動已從台灣北部遠及日本。並稱“又有小番,名雞籠、淡水,地鄰北港捕魚之處”。這個地鄰基隆、淡水的“北港捕魚之處”毫無疑問就是台灣以北的釣魚島海域。」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LYWT201301009.htm
http://218.22.190.134/QK/83427X/201301/44937526.html
http://wenku.baidu.com/view/53ba507da98271fe910ef9c3.html
http://www.doc88.com/p-1761985218282.html

 廖大珂先生是福建人,研究福建與海外交通史,近期任厦門大學教授。他認為「北港」就是釣魚嶼海域,可以證明當時福建人在釣魚嶼海域從事捕撈業。
 嘉靖萬暦間,由鷄籠往日本,有一條飛渡東海的著名航線,見『順風相送』「松浦往呂宋」及「呂宋回松浦」條,不經過釣魚嶼。可是據廖大珂先生論斷,只要有人從鷄籠前去日本,就等於在釣魚嶼捕魚。
 大凡彼邦研究釣魚嶼史,多屬此類。

黎蝸藤先生今年八月部落格説:
「可以斷言,就現有的歷史記載看,中國最早發現釣魚臺。」
http://dddnibelungen.blogspot.jp/2015/08/11.html
不對。最早的釣魚嶼史料是西元1534年陳侃『使琉球録』,記載了琉球人導航渡過釣魚嶼海域。可以推測,最早發現釣魚嶼的是琉球人。早在昭和40年代,奧原敏雄先生就已指出這點。怎麼到現在還糾纏不休。



北港朝天宮
  ▲北港朝天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