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台風雲、台日學者觀點、陳永峰、石井望
日本觀點、投書、石井望、「此釣魚台非彼釣魚台──駁《中時》馬總統投書」

平成二十七年八月十三日、天下雜誌社『天下雜誌・獨立評論』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3197

圖:琉球國王尚貞,曾上疏康熙皇帝,説冊封使在釣魚台航線「絶無停泊之處」。攝自鎌倉芳太郎《沖繩文化の遺寶》,西元1982年,岩波書店。
尚貞鎌倉芳太郎沖繩文化遺寶

…………馬總統例行巡邏之說顯然不成立。除此系列外,釣魚台邊還有沒有船隻停泊的紀錄呢?有雖有,那是琉球船隻遭風暫泊的紀錄,例如具志川氏《向姓家譜》中記載西元1819年,有一位琉球王親,叫向鴻基,他的官船曾停泊三日以避風(說詳鄙撰〈尖閣最初の上陸記錄は否定できるか〉,收入《島嶼研究Journal》4(1))。歷代琉球朝貢船隻航經釣魚台海域的次數,十倍於明清冊封船隻,其遭風機會容易產生。

明國清國難道沒有一條泊船紀錄嗎?事與願違,答案是沒有。西元1534年,冊封使高澄東渡琉球,往返海程都遇到風浪,回國寫一篇《操舟記》,記載了水手謝敦齊的一句簡括之語:「琉球去閩萬里,殊無止宿之地。」亦即釣魚台航線無處可泊船。謝敦齊是漳州人,在琉球人導航之下,第一次去琉球,此語蓋實錄也。後來清國各冊封使往往加以引述,從不反駁。

西元1683年,琉球國王尚貞上疏康熙皇帝,說冊封船隻離開福州沿岸小島之後,「中道絕無停泊之處」,徑直到達琉球,見琉球國《歷代寶案》。當時清國汪楫東渡琉球,途中目睹釣魚台,回國後寫《中山沿革志》,亦收錄此疏。汪楫是欽命冊封使,琉球國王多管閑事,說冊封使不能在釣魚台停泊,可是汪楫並不疑惑。

乾隆間冊封使周煌東渡琉球,也目睹釣魚台,後作《琉球國志略》,同樣收錄此疏,並無微辭。

嘉慶年間冊封使齊鯤、費錫章《續琉球國志略》云:「自閩出五虎門,至彼國姑米山,始有山可寄碇。」五虎門是福州河口的小島,姑米山是琉球久米島,意謂兩國中間的釣魚台無法停泊。這是冊封使親自寫的官方定論,不是琉球國王對天朝領土妄下論斷。

黃叔璥《台海使槎錄》的釣魚台與此五者背道而馳,居然可泊十艘船。黃叔璥好像沒看過高澄、汪楫的著作,周煌又好像沒看過黃叔璥的書,齊鯤、費錫章對於後來相承不易的「可泊巨舟」之說又好像不聞不見,互不相干似的。馬總統保釣四十年,對此必有卓解。

全文見「天下雜誌・獨立評論」電子原版: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3197

臺灣「當代日本研究學會」轉載。
http://www.tsjs.org.tw/admin/news5/front/index2.php?id=53



更多參考:
http://senkaku.blog.jp/1819tendabana.html
http://senkaku.blog.jp/1819yaeyama_nippo.html
http://senkaku.blog.jp/yaeyama_mainichi1819.html
http://senkaku.blog.jp/senkakus_1819.html
http://senkaku.blog.jp/1819_senkakus.html
http://senkaku.blog.jp/1819ronbun.html
http://senkaku.blog.jp/kanbou_houdou_290516.html


0527内閣官房公表尖閣史料徹底解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