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紀錄。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9/zhouyahui/13_1.shtml
https://archive.is/DJvol

 周亞輝先生。日本政府只討論國際公法,不討論學術。學術不是政府的職責。
若討論學術,那China並未發現釣魚嶼,更沒有命名它。
 何以見得。首先陳侃『使琉球錄』在記錄釣魚嶼之前,先記錄到陳侃的船由琉球國派來的官員擔任司針,陳侃為此還大喜三次;由琉球回國後,上皇帝的「題奏」中也寫明「海道往來,皆賴夷人為之用。」我們自然應該推測釣魚嶼是琉球人先發現並命名,然後告訴陳侃的。

 其次,《籌海圖編・沿海山沙圖》只在大陸岸邊排列了明國海防駐地,而在海中島嶼之上卻全無海防設施。「籌海圖編」中,除山沙圖外還有一篇「福建兵防官考」,詳列海防駐地,全在大陸岸上,沒有一個遠方島嶼的駐地。我們應該推測,「籌海圖編」顯示的是明國的海防戰力所及僅在大陸岸上,一切島嶼(除瓊州海南島外)都在明國領土界外。

 第三,『日本一鑒』所言「小東」不是臺灣專稱,而是指近東海域。小西、小東、大西、大東、小東洋、小西洋、大東洋、大西洋等詞彙是成套的。小東範圍到何處為止,並無紀錄,很可能包括琉球的與那國島在内。『日本一鑒』稱臺灣島為「小東島」「小東之島」,並不單稱為「小東」。

 第四,『使琉球雜錄』中,汪楫所聽到的「中外之界」,只是「内外之界」,不是「china與外國之界」。實際上這個内外者極可能是琉球的内外。
 何以見得。一、徐葆光『琉球三十六島圖歌』有一句「中山大宅居中央」,以琉球首里為中。二、李鼎元「使琉球記」卷五以首里東側的辨岳為「國之鎮山」,意卽首里宮殿坐東面西,鎮山是背後鎮城之山。三、郭汝霖以那覇西側的渡名喜島(土納己山)為「案山」,案山是前方中間的小山。四、琉球國首相蔡溫由首里前望馬齒山(慶良間),嘆為錦屏,事見『球陽』卷十,知馬齒山在前。五、徐葆光『中山傳信錄』以姑米山(久米島)為琉球國「西南方界上鎮山」。此鎮山非彼鎮山,指的是外鎮、表鎮,因為久米島是琉球國界附近之地,自然是表鎮,不是城後鎮山。China大陸以泰山為表鎮,見諸古籍,不同於琉球。據以上此等史料,我們可推定琉球國以首里為中,釣魚嶼為外,東為後,西為前,排列整齊。汪楫在赤嶼(大正島)附近過「郊」,當是琉球國之郊,郊西是外,釣魚嶼在焉,郊東是内,姑米山在焉。當然,汪楫並未忘記自己國家的内外之界在何處,他的『觀海集』云「過東沙山,是閩山盡處」,意謂福建省的陸地至東沙山(馬祖列島)為止,過此而東全是國外,釣魚嶼自然是明國界外的無主地。
 其餘史料多至數不勝數,詳情請看我的研究論文及報章、部落格等。

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