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內閣官房領土室五月十二日公布資料,內載西元1819年琉球王親登上「魚根久場島」,為現知最早登島紀錄,較之西元1845年八重山導航員引導英軍提督登島紀錄提早二十六年。
http://www.cas.go.jp/jp/ryodo/img/data/archives-senkaku03.pdf

 五月二十二日,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台灣史研究室副研究員李理在中國評論新聞網反駁說,魚根久場島是慶良間久場島,不是尖閣久場島。此說已被駁回,見下連結:
http://senkaku.blog.jp/2017053171152848.html
http://www.ssri-j.com/SSRC/island/ishi-13-20170602.pdf
 六月二十日,社會科學院同一位研究員又反駁說,西元1879年日清談判島嶼時,日本未把釣魚列島包含在八重山群島之中。
http://hk.crntt.com/doc/1046/7/9/8/104679856.html
http://www.sohu.com/a/150375158_817469

 很遺憾,此說仍然不構成任何異議。日本遲至西元1895年纔將之劃歸領土,西元1879年該列島還是無主地,地位未定,自然可以排除在八重山群島之外。西元1819年琉球王親登島,只顯示文化層面日本人進軍釣魚島的過程如此。相形之下,明國清國從未發現、命名、停泊、登陸、管轄、利用過釣魚列島。

 現舉五條紀錄,說明明國清國一向不能停泊該島。西元1534年,冊封使高澄東渡琉球,往返海程都遇到風浪,回國寫一篇《操舟記》,記載了水手謝敦齊的一句簡括之語:「琉球去閩萬里,殊無止宿之地。」亦即釣魚台航線無處可泊船。謝敦齊是漳州人,在琉球人導航之下,第一次去琉球,此語蓋實錄也。後來清國各冊封使往往加以引述,從不反駁。

 西元1683年,琉球國王尚貞上疏康熙皇帝,說冊封船隻離開福州沿岸小島之後,「中道絕無停泊之處」,徑直到達琉球,見琉球國《歷代寶案》。當時清國汪楫東渡琉球,途中目睹釣魚台,回國後寫《中山沿革志》,亦收錄此疏。汪楫是欽命冊封使,琉球國王多管閑事,說冊封使不能在釣魚台停泊,可是汪楫並不疑惑。

 乾隆間冊封使周煌東渡琉球,也目睹釣魚台,後作《琉球國志略》,同樣收錄此疏,並無微辭。

 嘉慶年間冊封使齊鯤、費錫章《續琉球國志略》云:「自閩出五虎門,至彼國姑米山,始有山可寄碇。」五虎門是福州河口的小島,姑米山是琉球久米島,意謂兩國中間的釣魚台無法停泊。這是冊封使親自寫的官方定論,不是琉球國王對天朝領土妄下論斷。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3197

-------------------------
以下是社科院研究員李理原文。

中國評論新聞
http://hk.crntt.com/doc/1046/7/9/8/104679856.html
http://www.sohu.com/a/150375158_817469
中評專論:釣魚島與歷史琉球國沒有任何關係    
   2017-06-20 00:21:50
  中評社香港6月20日電(作者 李理)5月12日,日本政府公布了一份報告,其中包括約670份關於釣魚島(日本稱尖閣列島)及日韓爭議島嶼獨島(日本稱竹島)的“新史料”。日本稱這些史料“佐證了日本對相關島嶼擁有主權的合法性”。此次公布的關於釣魚島的史料中,包括清朝18世紀中期“未將釣魚島列入領土範圍”的官方地圖,以及琉球王族1819年登陸釣魚島群島中久場島(史載稱“魚根久場島”)的文字記述。日本政府利用民眾對史料的不了解,又開始了彌天大謊。

   釣魚島在歷史上與琉球沒有任何關係。這在1879年日本的“分島案”中已經明確記載“宮古、八重山”的範疇不包括釣魚島。

   1879年3月,日本完全不顧清政府駐日公使的抗議,單方面強行實施針對琉球的廢藩置縣。日本政府任命鬆田道之為處分官,率警部巡查160人,又由熊本鎮台撥步兵一隊隨行,27日,向琉球王尚泰宣布日本政府的廢藩置縣令,強行要求琉球“騰出首里城”,藩王赴京,“交付土地、人民及官簿等其他各類文件”。次年9月,日本政府公然在琉球實行新審判和警察制度,實施海外護照制度,凡琉球人到中國必須請發護照。日本完全控制了琉球的內政與外交,從制度上斷絕了與中國的藩屬關係。

   琉球正式被日本吞並後,日本政府繞過意志堅定的何如璋,與北京政府直接交涉。李鴻章並不想因琉球而與日本失和並導致對立狀態,不主張對日興師問罪,恰值前美國總統格蘭特游歷亞洲中日兩國,李鴻章等便請格蘭特調停琉球問題。

   格蘭特接受了李鴻章、恭親王等要求其調停琉球問題的要求。到達日本後的格蘭特通過了解日本關於琉球問題的主張後提出“琉球三分案”,即將琉球中部的沖繩諸島,恢復琉球王國,南部的宮古、八重山群島,劃歸清國,北部的奄美群島,劃歸給日本。這個方案沒有得到日本的認可,在日本看來,北部的奄美島中的五個島嶼,實際上早就由薩摩藩統治,這樣的方案對日本來說沒有什麼益處,更沒有討論的價值。
 
  在修約的壓力下,日本政府又向清政府提出了琉球的新處理方案,即所謂的“分島改約論”,其大體內容如下:清國若應我之請求,我政府為敦厚將來親睦,可以琉球接近清國地方之宮古島、八重山島二島屬於清國,以劃定兩國之異域,永遠杜絕疆界紛紜。
  
   為了明確劃分區域,日本就“宮古、八重山”區劃進行了界定,其內容如圖所示:
    (圖從略)

   從以上檔案中所記載的其“宮古、八重山”的範圍,根本沒有釣魚島。故日本政府所謂釣魚島為“西南諸島”之說法,是無視歷史史實的謊言。那麼今天還公布史料說釣魚島屬於古琉球,完全是彌天大謊!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台灣史研究室副研究員)

中國社會科學院李理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