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尖閣480年史 - いしゐのぞむブログ 480 years history of Senkakus

senkaku480 石井望。長崎純心大學准教授。笹川平和財團海洋政策研究所島嶼資料センター島嶼資料調査委員。日本安全保障戰略研究所研究員。内閣官房領土室委託尖閣資料調査事業特別研究員。 御聯絡は長崎純心大學(FAX 095-849-1894) もしくはJ-globalの上部の「この研究者にコンタクトする」  http://jglobal.jst.go.jp/detail.php?JGLOBAL_ID=200901032759673007 からお願ひします。 


尖閣諸島の法的地位-日本領土への編入経緯とその法的権原について(下の一)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第4巻2号
http://islandstudies.oprf-info.org/jp/journal/00007/


尖閣諸島の法的地位-日本領土への編入経緯とその法的権原について(中)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第4巻1号
http://islandstudies.oprf-info.org/jp/journal/00006/


日本の領土「尖閣諸島」と領有権: 国際法的および歴史的考察
尾崎重義  日本戦略研究フォーラム季報 (61), 3-9, 2014-07

尖閣諸島の法的地位 : 日本領土への編入経緯とその法的権原について(上)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3(2), 6-27, 2014-04

国際法の泰斗が叱告 中国は「尖閣」の愚昧を天に恥じよ 
尾崎重義  正論 (505), 78-85, 2014-02

Japan's Sovereignty over the Senkaku Islands
Shigeyoshi Ozaki
Ship & Ocean Newsletter Selected Papers no.17
November 2013,  pp.26-27
http://www.sof.or.jp/en/news/pdf/ssp17.pdf

尖閣諸島と日本の領有権(緒論)(その3・完)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2(2), 6-33, 2013-04

WEDGE OPINION 尖閣はなぜ日本領か 歴史的・法的根拠を示そう
尾崎重義  Wedge 25(1), 12-14, 2013-01

WEDGE REPORT 尖閣はなぜ日本領か 歴史的・法的根拠を示そう
 尾崎重義  Wedge Infinity  2013-01-18 (インターネット短縮版)
http://wedge.ismedia.jp/articles/-/2472


尖閣諸島と日本の領有権 : 国際法的及び歴史的考察
尾崎重義  防衛法研究 (37), 23-36, 2013

尖閣諸島と日本の領有権(緒論)(その2)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2(1), 8-27, 2012-10

日中史料解読 中国の主張を徹底論破する 
尾崎重義  新潮45 31(10), 98-103, 2012-10

Senkaku Islands and Japan's Territorial Rights
OZAKI Shigeyoshi
Discuss Japan, Japan Foreign Policy Forum, Diplomacy No.12 http://www.japanpolicyforum.jp/archives/diplomacy/pt20121107170455.html

尖閣諸島と日本の領有権(緒論)(その1)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1), 8-17, 2012-06

「台湾の国際法上の地位」再論(その4)21世紀の視点から見て
尾崎重義  国際政治経済学研究 (25), 65-77, 2010-03

「台湾の国際法上の地位」再論(その3)21世紀の視点から見て
尾崎重義  国際政治経済学研究 (24), 31-39, 2009-09

「台湾の国際法上の地位」再論(その2)21世紀の視点から見て
尾崎重義   国際政治経済学研究 (23), 47-61, 2009-03

「台湾の国際法上の地位」再論(その1)21世紀の視点から見て
尾崎重義  国際政治経済学研究 (21), 1-11, 2008-03

「日本と東アジアの対話」報告要旨(二松学舎大学国際政治経済シンポジウム2006)
尾崎重義   二松学舎大学國際政経論集 13, 171-173, 2007-03

大陸棚問題で突出する中国の国家エゴ 世界が注視し、国際法が試される尖閣の帰属
尾崎重義   中央公論 119(10), 102-111, 2004-10

尖閣諸島の国際法上の地位 : 主としてその歴史的側面について
尾崎重義   筑波法政 18(1), 177-258, 1995-03

大陸棚境界画定の法理-下-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4(9), 39-69, 1974-09

大陸棚境界画定の法理-中-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4(8), 69-84, 1974-08

大陸棚境界画定の法理-上-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4(6), 53-79, 1974-06

尖閣諸島の帰属について-下の2-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2(12), 152-173, 1972-12

尖閣諸島の帰属について-下の1-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2(11), 58-67, 1972-11

尖閣諸島の帰属について-中-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2(10), 28-60, 1972-10

尖閣諸島の帰属について-上-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2(8), 30-48, 1972-08


島嶼センターホーム

明・許孚遠「疏通海禁疏」,收於『敬和堂集』:
「同安、海澄、龍溪、漳浦、詔安等處姦徒,每年於四五月間,告給文引,駕使鳥船,稱『往福寧卸載,北港捕魚,及販雞籠淡水』者,往往私裝鉛硝等貨,潛去倭國。」
http://www.guoxue123.com/jijijibu/0201/00hmjswp/406.htm

明・許孚遠「海禁條約行分守漳南道」,收於『敬和堂集』:
「小番名雞籠、淡水,地鄰北港捕魚之處。」
http://kanji.zinbun.kyoto-u.ac.jp/kanseki?record=data/FANAIKAKU/tagged/4359029.dat

「北港」今屬於臺灣嘉義北面的雲林縣。為早期臺灣最著名港口,西元16世紀倭寇曾聚居於此。進入17世紀,『皇明實錄』萬曆四十五年八月一日記載,海道副使韓仲雍問日本人「何故謀據北港」。

廖大珂「關於中琉關係中釣魚島的若干問題」收於『南洋問題研究』2013-1期第100頁認為:
「許孚遠的報告指出,北港,即台灣最北部地區,歷來就是福建人捕魚之處,福建人的遠洋捕撈業相當發達,捕撈活動已從台灣北部遠及日本。並稱“又有小番,名雞籠、淡水,地鄰北港捕魚之處”。這個地鄰基隆、淡水的“北港捕魚之處”毫無疑問就是台灣以北的釣魚島海域。」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LYWT201301009.htm
http://218.22.190.134/QK/83427X/201301/44937526.html
http://wenku.baidu.com/view/53ba507da98271fe910ef9c3.html
http://www.doc88.com/p-1761985218282.html

 廖大珂先生是福建人,研究福建與海外交通史,近期任厦門大學教授。他認為「北港」就是釣魚嶼海域,可以證明當時福建人在釣魚嶼海域從事捕撈業。
 嘉靖萬暦間,由鷄籠往日本,有一條飛渡東海的著名航線,見『順風相送』「松浦往呂宋」及「呂宋回松浦」條,不經過釣魚嶼。可是據廖大珂先生論斷,只要有人從鷄籠前去日本,就等於在釣魚嶼捕魚。
 大凡彼邦研究釣魚嶼史,多屬此類。

黎蝸藤先生今年八月部落格説:
「可以斷言,就現有的歷史記載看,中國最早發現釣魚臺。」
http://dddnibelungen.blogspot.jp/2015/08/11.html
不對。最早的釣魚嶼史料是西元1534年陳侃『使琉球録』,記載了琉球人導航渡過釣魚嶼海域。可以推測,最早發現釣魚嶼的是琉球人。早在昭和40年代,奧原敏雄先生就已指出這點。怎麼到現在還糾纏不休。



北港朝天宮
  ▲北港朝天宮 


連習會 連戰講話全文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50901002442-260409


細看連戰講話,炎黃子孫的定位値得注意。
「八年全面抗戰是炎黃子孫中華兒女用生命捍衛了尊嚴、抵禦外侮」
----臺灣是五十年,炎黃子孫是八年,連戰明言臺灣人不是炎黃子孫。

「包括台灣民眾在日本殖民統治的五十年裡,先後不斷以武裝、非武裝方式抵抗侵略、反對壓迫,最終得以和大陸同胞一起迎接勝利」
-----台灣民眾五十年,是抵抗、反對而非抗戰,和「大陸同胞」的八年共同的只有「最終迎接」,可知大陸同胞即炎黃子孫,不包括臺灣人。

「對日抗戰是所有炎黃子孫、中華各族人民……」
-----既然抗戰不包括臺灣,等於承認「炎黃子孫、中華各族」不包括臺灣人。對於連戰先生的以上表示,各位怎麼看。



連戰講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41201490101ius7.html
《順風相送》能證明琉球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島嗎?——且看石井望與《八重山日報》的笑話 之一
(2014-05-14 09:50:19)

     石井望在《八重山日報》日報發表的諸多低水平研究,有的是古文不好,有的是邏輯不過關,幾乎中文好外行的就能應對,這里繼續駁斥。

    先轉引維基百科上 “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主權問題”詞條有關日方觀點,大多是引自石井望在《八重山日報》寫的軟文(可點擊註釋鏈接看原文,這一不一一引用):
     1534年,陳侃的冊封船,由入貢的琉球人作向導並操船,陳侃對此欣喜異常,是為“陳侃三喜”。該船最早記載到釣魚嶼,顯示琉球人很可能比中國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嶼。 16世紀下半葉的《順風相送》云“收入長崎港,有佛郎蕃住此”,長崎開埠於1570年,可知該書成於1570年以後,並非成於1403年[127]。且《順風相送》中“釣魚嶼”記載在琉球人特有的針路上,可知釣魚嶼屬於琉球文化圏[128],顯示琉球人很可能比中國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嶼[114]。《順風相送》原寫本(藏於牛津大學)將上半西洋部分與下半東洋部分分隔開來,西洋部分記載海水深淺凡一百數十處,東洋部分則只有三處,編輯方法迥異,且捲前附記只載及西洋航線,可知該書原始形態單獨以西洋部分成書於1403年,下半東洋部分則另成書於1570年以後,是後來附加的。下半部分末尾才載及釣魚嶼航線,應與1403年全不相干。

    《順風相送》本來是一本累積抄錄匯總的書,很多學者都在考訂其駁雜的內容反應的年代信息。退一步,本書成於1570年之後,不影響中方最早最系統連續完整的抱有釣魚島記錄的事實。
批:承認成書於西元1570年以後就好。「最早」已成泡影,「連續完整」亦早崩潰,詳鄙著『尖閣反駁マニュアル百題』。『順風相送』的駁雜内容,我也在很多論文中討論過,比較簡單的部分可參看:「馬投書外媒談釣魚台歷史,錯了!」載『民報』。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1221883.html
還有日文短篇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895632.html
及視頻約12分至16分。
http://broadcast.kohyu-nishimura.com/2013/04/post-41.html
 
    《順風相送》中“釣魚嶼”記載在琉球人特有的針路上,可知釣魚嶼屬於琉球文化圏,完全無法成立。因為記載在《順風相送》中的《福建往琉球》篇和《琉球回福建》篇,沒有證據表明這是“琉球人特有的針路”,因為這恰恰更可能是福建閩人特有的針路,釣魚島等島嶼的命名書面使用了漢語,如果是琉球人,更可能用琉球語命名;如無明顯證據,所謂熟悉漢語的琉球人用漢語命名這種小概率時間概率之小使得任何討論都毫無意義。因為命名只是一個標示,表明這里地理事物最早進入誰的文化圈中,被誰所利用。後續的文化現象支持必不可少。即使上面這種小概率事件出現,後續的證據鏈條也只能表明釣魚島仍然最早為中國漢語文化圈利用。且不論大量其它國外地圖表明,記載此島嶼命名發音都是中國閩語。
批:琉球三十六姓由福建入琉球籍,會用漢文。詳鄙著『尖閣反駁マニュアル百題』。日本人、朝鮮人、越南人都寫漢文,怎麼單單説琉球人概率低。琉球國王上疏明國皇帝,都寫唐文(宋元以後的公文體)。至於針路,我已在很多論文中討論過,其中簡論可參看:「馬投書外媒談釣魚台歷史,錯了!」載『民報』。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1221883.html

    下面羅列一些研究證據:
     1、琉球文化圈不包含釣魚島是文化事實,參見《琉球王國漢文文獻集成》編撰過程中的研究《琉球文獻證明釣魚島從未進入琉球版圖》: 
http://edu.zjol.com.cn/05edu/system/2012/09/27/018839492.shtml
批:該論文只説琉球國領土不包含釣魚嶼,未討論文化。明國清國的領土僅至大陸沿岸為止,東西兩國領土線外的釣魚嶼是無主地。這點已在多篇論文中列舉諸多史料證實,不必重複。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3347226.html
 
    2、道光二十年(1840)秋,琉球國中山王尚育遣耳目官向國鼎、正議大夫林常裕奉表赴中國進貢方物,在旅途中,隨同貢使到北京國子監“留學”的琉球陪臣子弟鄭學楷寫了一首《海上觀潮歌》,其中有句“長帆十幅出姑米,蒼茫萬里無津涯”,自註曰:“姑米,下國屬島,過此則無島嶼矣。”
批:該詩只不過説琉球國領土到姑米山為止而已。明國清國的領土僅至大陸沿岸為止,東西兩國領土線外的釣魚嶼是無主地。這點已在多篇論文中列舉諸多史料證實,不必重複。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3347226.html
 
     3、1845 年6 月,英國軍艦“薩瑪蘭”號( SAMARANG) 對台灣、釣魚島和琉球群島進行考察。該艦艦長愛德華·巴爾契( Sir Edward Baicher) 在航海日誌中寫道: 14 日,對八重山( Pa-tchung-san) 群島的與那國( Y-nah-hoo) 島的測量作業結束後,該艦從那裡返回石垣( Haddington) 島,是日黃昏,“尋找海圖上的Hoapin-San 群島( 即釣魚島) 以確定航向,但是我們( 雇請) 的八重山引航員卻不知道這個地名”。
批:純屬謠言。原文:「not known by this name by our Pa-tchung-san pilots.」 「Pa-tchung-san」為官話音八重山字。此句當譯為「八重山引航員不以這個地名知道(此島)。」暗示八重山人以另類地名認知釣魚嶼。原文還説:「the names assigned in this region have been too hastily admitted. 」譯意為「前人認可這個地區所分配的地名太倉卒。」暗示釣魚嶼有八重山人所熟知的另類地名,還對前人的倉卒做法有點不以為然。説詳『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四卷一期所載「尖閣最初の上陸記録は否定できるか――明治から文政に遡って反駁する」。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9685182.html

    4、井上先生關於琉球語很晚才出現釣魚島和赤嶼的對應稱呼的研究可以作證,這里不一一詳述。
批:琉球舊用漢文,詳上。

   5、琉球人關於釣魚島的認知源自福建人證據研究,以及中琉造船航海技術比較的說明這一問題的論文參看:
黃穎,謝必震:論古代琉球人對釣魚島認知的來源(《海交史研究》2013年第1期,第14—19頁)
http://www.iqh.net.cn/info.asp?column_id=8923
批:早就看過。該文回避「陳侃三喜」,斷章取義,毫無意義。尤其刪去最重要的一句:「至夷熟其道者,又須用夷人;夷王遣夷梢三十人來接,正為此也。」夷即琉球。討論琉球的文章卻刪去琉球,留下梅花、定海、鎮東、南安四個大陸沿海地名,留人笑柄。

    5.1、其中指出,琉球《指南廣義》記有 “傳授航海針法本末考”一文,專門論述了所記針路的來源,其載,
     “康熙癸亥年,封舟至中山。其主掌羅經舵工間之婆心人也,將航海針法一本,內畫牽星及水勢山形各圖,傳授本國舵工,並告之曰: 此本系前朝永樂元年差官鄭和、李愷、楊敏等,前往東西二洋等處開諭各國,續因納貢纍纍,恐往返海上針路不定,致有差錯,乃廣詢博採,凡關系過洋要訣一一開載,以作舟師準繩……”
批:鄭和由浙江往日本,未由福建往琉球。『指南廣義』崇尚鄭和,正説明這段話不過是清國人自我擡高,作者恭順其意而已,毫無現實意義。

       5.2、其中,對於福建和琉球雙方航海技術和實力對比,研究如下:
  福建依山傍海,閩越先民 “以舟為車,以楫為馬”,有航海的優勢。“海舟以福建為上”,宋代早有評說。明清時期,鄭和七下西洋的航海活動也是在福建造船,集結船隊,招募航海人員和軍士,顯示了福建航海的活力。顧炎武曾評說: “海者,閩人之田也”,反映了福建人與海洋活動的密切關系。
批:該文只説「海」與「洋」,沒有具體討論海域。其實漳人熟悉的海域都屬於南海,對琉球海域則一無所知,詳高澄『操舟記』、陳侃『使琉球録』原文。不看原文,怎麼討論。


與之相反,就同時期琉球國的航海力量而言,絕無開闢中琉航路的可能。
批:臆測之言。不根據史料,沒必要討論。

有史料記載: 明初,琉球人第一次來中國朝貢是搭乘明朝使臣楊載的船隻來的,其後往返於中國多由明朝政府派送船隻。據統計,明朝洪永年間,中國賜琉球國海船達 30 艘之多。其後相當長的一個時期,琉球國一直是在福建買船、造船、修船的。洪武二十五年 ( 1392) ,朱元璋還頒令賜給琉球閩人三十六姓,讓他們幫助琉球國來華朝貢。
批:又是一個美好的願望。當初三十六姓未入琉球籍以前,是否首次開闢釣魚嶼航線,缺乏史料記載。造船、賜船不等於開闢航線。陳侃的記載中明顯提到,琉球三十六姓擔任導航,使陳侃大喜三次,而造船、操船技術則琉球三十六姓不如福建人。和陳侃同時東渡的高澄也明確記載,漳州人只熟悉南海,沒去過琉球。

直到明嘉靖十三年( 1534) 中國使臣陳侃出使琉球時,親眼目睹了琉球國 “縛竹為筏,不駕舟楫”的航海狀況。鑒於琉球國如此落後的航海水平,因此我們可以斷言,琉球國人關於中琉航海的事,關於釣魚島的認知,只能來自福建人的航海實踐經驗,琉球人對釣魚島的認知就是在與福建人打交道的過程中獲取的。
批:“縛竹為筏,不駕舟楫”是宋代著名記載,並非陳侃所目睹。目前研究也普遍認為“縛竹為筏,不駕舟楫”指的是臺灣,不是沖繩。

    6、關於新發現:福建《閩人三十六姓針本》為最早命名釣魚島為“釣魚台”。
http://news.xinmin.cn/rollnews/2012/11/05/17029376.html
批:《閩人三十六姓針本》是著名的『指南廣義』中的文字,哪裏是新發現,他們卻冒然使用「新發現」之虚名來造勢。『指南廣義』成書於十八世紀初,三十六姓早已入琉球籍,『明實録』有記載。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3347226.html

    7、《順風相送》到底原自琉球文獻還是參看的中國明代自己的文獻,陳佳榮教授有詳細考證,都將證否石井望的觀點,參看:《順風相送》作者以及完成年代新考: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322/22/4134627_273317682.shtml
批:陳佳榮教授沒有仔細探討該書釣魚嶼部分,釣魚嶼部分的琉球特色是我的創説,不知陳佳榮教授看過我的多篇論文沒有。其中簡論可參看:「馬投書外媒談釣魚台歷史,錯了!」載『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48d08d18-1282-45e1-982e-6f1ccebcade8
 陳佳榮教授是專家,看了如何反駁,願聞其詳,我倒有興趣。(抱歉, 對於外行的反駁我沒有興趣。)

     即使《順風相送》東洋部分成書較晚,前後略有差異,也明確是不同時段中國人的工作,根本無法得出:琉球人很可能比中國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嶼的荒誕結論。這一結論既與《順風相送》無任何關聯,更得不到琉球方面其它證據的支持。石井望的研究這種幾乎沒有任何依據的胡亂引申意義,彰顯其史德之差,空披一個準教授頭銜惹人恥笑。
批:不看論文,不看史料,只會罵人。


最後介紹近期寫的數篇:
「日本學者:釣魚台既非清國領土,亦非歷史上的附屬島嶼,馬政府的主張喪失歴史合法性」、 『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08712/
「馬文革式歪曲釣魚台歴史」、『新頭殼』
http://newtalk.tw/news/view/2015-08-18/63602
「此釣魚台非彼釣魚台──駁《中時》馬總統投書」、『天下雜誌・獨立評論』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3197
「洪秀柱女士引共黨見解、證釣魚台非清國屬島」、『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ae8ebf90-104c-46b7-875e-8012c7443ffd
https://tw.news.yahoo.com/-084124531.html
http://hpc23498.pixnet.net/blog/post/83097066
http://hcplace.blogspot.jp/2014/04/blog-post_27.html
http://blog.xuite.net/uq12doriss3/blog/330923604
「洪秀柱引對岸釣島見解為哪樁?」、『新頭殼』

http://newtalk.tw/news/view/2015-08-03/63004

剛鐸的陽光



尖閣を臣下に下賜した西太后慈諭が、僞造かどうか議論されたことが以前あった。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635432.html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453563.html
議論の一つとして、慈諭に出て來る海芙蓉の生息地はは臺灣北方三島なのか尖閣なのかといふ問題が有った。尖閣で海芙蓉棲息といふ確かな説は聞いたことが無いが、臺灣北方三島の棉花嶼では現在も海芙蓉が繁茂してゐる。一度山羊の害で絶滅しかかったらしい。ビデ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KV0XuWPho

昔議論された時はユーチューブなど無かったが、今はこのやうにはっきりと見える。

棉花嶼海芙蓉

棉花嶼海芙蓉2

尖閣の景觀とは全く異なる。

.


民報 日教授:馬投書外媒談釣魚台歷史,錯了!
文/いしゐのぞむ(日本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 2015-08-27 11:36
http://www.peoplenews.tw/news/48d08d18-1282-45e1-982e-6f1ccebcade8


【編按】日本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いしゐのぞむ投書《民報》指出,馬英九投書國際媒體,針對釣魚台的歷史提到最早史料見於《順風相送》一書!?いしゐのぞむ教授特別一一列舉馬英九這項引述錯誤的歷史證據,他甚至表示,「要尋覓一本顯示釣魚台屬於明國、清國的史料,機會是零。無論哪種史料,我都會各個擊破。可這不等於說台灣人該放棄釣魚台。人們該如何因應,可以重新思考。」

▼《順風相送》卷上西洋航線末尾(柬埔寨)及卷下東洋航線開始(彭湖)。笹川財團島嶼資料中心所藏微縮膠捲,原書藏牛津大學圖書館。
順風相送上下接縮小

…………《順風相送》是舵工手鈔本,很早藏入牛津大學,至今已經三百多年。西元1961年,東西交流史大師向達教授付諸刊印,使該書以活字印本流通。可是看過影印全本或原本的人並不多。該書分為三部分,亦鮮為人知。給三部分取名卷首、卷上、卷下,是本人首創。

日本研究釣魚台史的鼻祖奧原敏雄教授,西元1981年曾通過日本外務省(外交部)聯絡牛津,得以複製《順風相送》原書的微縮膠卷,目前委託日本笹川財團的島嶼資料中心保管。全書半漢文半白話,奧原先生是國際法專家,看不太懂白話文字。

兩年前(西元2013年),我有機會通覽膠卷全本。粗粗翻閱之下,發現該書西洋航線末尾、東洋航線開頭處,換紙張分頁,並不是同一個卷冊(見圖)。向達教授的活字印本將兩者連接在一處,看不出原本分卷之意。

《順風相送》開頭一大段敍述氣象天文,並羅列西洋航線所經地名,各附海水深淺。我稱之為卷首。然後換紙張敍述西洋航線,我稱之為卷上。再換紙張,敍述東洋航線,內有釣魚台,我稱之為卷下。照理卷首羅列的地名中該包括東洋航線,才算完整的一書。今見單單羅列西洋地名,可知卷下東洋航線是後來附加的,不是原書所有。卷下的釣魚台當然也屬於後來附加的訊息,和西元1403年風馬牛不相干。

再細察內容,敍述原則截然不同。卷上西洋航線,測水深淺凡百處以上,卷下東洋僅載兩處水深。雖說卷上長,卷下短,可兩處實在太少。還有卷上西洋多處記載海底泥地、沙地、硬地等異,卷下東洋僅載一處。不僅如此,最重要的是卷上西洋多載牽星術(即測緯術)的紀錄,計測北斗星、燈籠星等高度凡數十處,以定緯度,卷下東洋卻一處都沒有。這說明牽星術是西洋海域阿剌伯人的文化,不是China的,前人說鄭和船隊擁有先進的牽星術,那不過是把別人的文明成就攘為己有而已。

當然也不容忽視,北自明國,南至馬六甲海峽,都是沿岸航線,循島嶼而行,不需要計測緯度。可是「不需要」和「不擁有」如何判別呢。不需要卻還會擁有麼。答案就在眼前,釣魚台航線為我們提供了判別的標準。福州府及閩江口均位於北緯26度05分,恰好與沖繩島南端相同,所以清國冊封琉球使徐葆光曾說琉球與浙閩「東西相值」,中間海路「平衍無山。」意思是直航東海,不逢島嶼。假設擁有牽星術,可以測緯度的話,這該是一條最明白不誤的航線。

白地圖加邊釣魚嶼
 ▲釣魚台海域簡圖, いしゐのぞむ繪製。

琉球人每年自閩歸琉,次數多,針法熟,喜歡「截流飛渡」,直航東海,不怕針路偏北,以致誤達沖繩島北部也不要緊。而明清冊封使東渡時,卻喜歡南望雞籠,沿着大陸礁層南邊的釣魚台各島而行,始覺安全,反而每每指責琉球人藐視常規,以致「落北」。

這說明明清兩國船隻「不擁有」牽星術,而不是「不需要」。牽星術是飛渡印度洋的技術,東渡琉球時卻「不飛渡」,正說明「不擁有」。可知《順風相送》卷首及卷上是伊斯蘭航海術之書,屬於另類文明,與後來附加的卷下截然不同。

不僅如此,卷下所載釣魚台航線,由東湧(馬祖列島),直航彭佳嶼(台灣北方三島之一),然後到達釣魚台,中間不經過雞籠。這是琉球人喜歡的針路,為明清歷代冊封使所不齒。冊封使若看到《順風相送》,可能會指責說「福建舵工為琉球人所誤。」反過來說明《順風相送》的釣魚台部分採用了琉球人的針法。這樣一種琉球文化特色的史料,馬總統還拿作中華民國光彩耀目的鐵證。……

(全文見『民報』網頁原版)
http://www.peoplenews.tw/news/48d08d18-1282-45e1-982e-6f1ccebcade8
https://archive.is/tCs8C
https://archive.is/I7Uvo
http://www.msn.com/zh-tw/news/world/%E6%97%A5%E6%95%99%E6%8E%88%E9%A6%AC%E6%8A%95%E6%9B%B8%E5%A4%96%E5%AA%92%E8%AB%87%E9%87%A3%E9%AD%9A%E5%8F%B0%E6%AD%B7%E5%8F%B2%EF%BC%8C%E9%8C%AF%E4%BA%86%EF%BC%81/ar-BBm8aVw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0827084658/http://www.msn.com/zh-tw/news/
https://www.life.com.tw/?app=view&no=317947
https://archive.is/R8xdH
https://archive.is/ylJtC
http://m.match.net.tw/mi/news/politics/20150827/3105144
https://archive.is/66KtF
https://archive.is/f0jjA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0827051108/http://m.match.net.tw/mi/news/politics/20150827/3105144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0827045726/http://m.match.net.tw/mi/news/list/1/102

http://test.enews.com.tw/article/335305
https://archive.is/NIluU
http://allencwf.blogspot.jp/2015/08/blog-post_212.html

http://hcasia.blogspot.jp/2015/08/blog-post_69.html

.


報導 報道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851

「報導」一詞,應譯自洋文「Herald」或「Messenger」,即報紙。
Herald本義是希臘的傳令官,後用作嚮導之義,再引伸為新聞紙。歐美新聞紙名為「Herald」及「Messenger」者,近代漢文往往譯作「導報」,至今還在使用。

del-rio-news-herald

臺灣導報jpg


下面轉載網路文章。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851
「報道」實為虛幻 「報導」方符真相 週五 2013-08-30 梅天
這個本來不是問題的問題,探究了一年,本文題目是廣泛追查之成果。

一向以來,只有新聞「報導」,沒有「新聞報道」;豈料,本地傳媒,無論紙上的、電子的,幾乎都採用「報道」,港澳報章與電視台,沒有一家例外,雜誌用「報導」的則少於五家。

追溯源頭,香港是明報,大陸是人民日報,時間分別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及一九六零左右。一九七幾年,明報創新兩件事:

第一,橫排標題一反傳統的右向左,改為左至右,報社認為內文雖然由右至左,標題卻無需一樣,而日常中文橫寫一如英文是左向右。事實上,門聯在大陸港澳,已出現大量錯誤,譬如上下顛倒,詞意不對稱,平仄欠規格,下聯收結非平聲;至於聯語之上的橫披,依傳統應由右至左,實際上各行其非。其中,香港最荒謬的是沙田車公廟:無一正確!

第二,「報導」改成「報道」。起初,有讀者期期以為不可,編輯反覆解釋新聞只能「報而道之」,堅持「報道」才客觀,絕不應該「報導」,認為「引導」「導向」「指導」「導引」「導致」「宣導」「導播」等等等等,全都違背新聞資訊的客觀性、科學性、中立性。由於信誓旦旦,兼且義正辭嚴,讀者接受的大概也有,但無奈的恐怕佔多數。友人曾任職明報,證實報社正式通告:必須使用「報道」。或許是記者開枝散葉,遂成今日局面。

人民日報網絡版,內容上溯一九四六年,屬於大功德:六十幾年的國家黑白得失,一覽無遺,更為正斗的是:繁、簡體之外,原版影印一索即得,真才實料,無花無假。除了消滅京津二千高階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剷平所有讀書人銳氣餘燼的「鳴放反右」、餓死三四千萬農村冤魂的「自然災害」、翻天覆地的站起來又倒下去的十年「革命浩劫」、號稱撥亂反正又官倒六四又世界工廠的「改革開放」,筆者發現「報導」移作「報道」的來龍去脈。

人民日報排版原採傳統直行,並一律使用「報導」,就算一九五五年推出第一批簡化字,改直為橫,仍保持「報導」用法,五年後首次出現「報道」,饒富意味的是,無論原裝報紙正版抑或繁簡體電腦版,不但出現「報導」﹝有人以為「報導」簡為「報道」,是不知導字另有簡體,巳下有寸﹞,且「報道」遠少於「報導」﹝讀者如有耐性,不妨逐日查證﹞。此外,內地網站「報導」與「報道」互見,但後者較多。有人查到古文有「報道」用法,卻忽視它與新聞之「報導」無關。

目前,「報導」一詞的使用實況:臺灣可能是全部,香港則「獨立媒體」網及少數雜誌,BBC中文網,讀者文摘中文版等等。簡言之,使用者和討論者傾向「報道」為正確,意思不外客觀、科學、中立,不過,冠冕堂皇之外,其實是:自欺與欺人。

首先,小至城鎮,大至世界,每日發生百千萬計事件,地方性或國際性報紙、週刊、月刊、電子媒介、電視台,僅僅只能「選擇」百千萬分之一二來「報導」,不同媒體、不同記者「報導」同一事件,從未完全一致,照「客科中」意識,根本不需要數以百計記者採訪一單大新聞。當然,真理報、消息報、解放軍報、光明日報之類,例外。

其次,人心不同,一如其臉,花花世界千姿百態,多好玩!請問,千菜一味,千人一顏,千校一式,千廈一款,千言一語,豈不嗚呼尚饗!數十百份印刷紙媒,太破壞地球資源,「客科中」成一份釘在路上牆上大大節省能源。

其三,設計「報導」的智者,正是認清上述事實,知道新聞的實相在於「選擇」與「色彩」,就老老實實「報導」,不掛羊頭賣狗肉。請仔細看清楚,「人民的」日報、「環球的」時報是甚麼貨色?號稱「高公信力」的「知識分子報紙」,他們「小罵大幫忙」還少嗎?至於蘋果報業,擺明車馬,嫉惡如仇,到底「誤導」了幾許市民!

欣賞「壹週刊」用週字,期待香港蘋果日報復甦臺灣蘋果日報天天使用的「報導」。口頭訪問過三十兒童少年成人,多數認為用「報導」,不認同的理由是只能「道說」,不應有「導向」。意即學校教育與媒體取態異常,筆者不敏,找不到誤構的常見詞彙。

清國汪楫『使琉球雜録』(使琉球雑録、使琉球雜錄)。卷五「神異」記載了「中外之界」,即琉球國的内外之界。網路流傳原書不多,有一個最佳的珍本早已在琉球大學圖書館網頁展出。
http://manwe.lib.u-ryukyu.ac.jp/d-archive/viewer?&cd=00064130
前有康煕二十三年汪楫自序,收於『勅撰奉使録』中。『勅撰奉使録』可能就是雍正刊本。
http://kanji.zinbun.kyoto-u.ac.jp/kanseki?record=data/FATOYO/tagged/105313012.dat
琉球大學第60張圖片為卷五「神異」首頁。原本藏夏威夷大學,欲複製須取得夏威夷大學同意。
http://manwe.lib.u-ryukyu.ac.jp/d-archive/

另有日本國立公文書館内閣文庫的一本,其中卷二「疆域」及卷五「神異」,由田中邦貴先生上傳網路。
http://www.geocities.jp/tanaka_kunitaka/senkaku/shiryukyuzatsuroku-1683/
此為手寫本,價値恐不如康煕自序刊本,公文書館同意複製流傳。


田中邦貴使琉球雜録
 ▲公文書館藏寫本。南海各國都有針路簿,唯獨琉球缺少。説明China商人(除册封使外)很少去琉球,釣魚臺航線訊息都是琉球人提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