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尖閣480年史 - いしゐのぞむブログ 480 years history of Senkakus

senkaku480 石井望。長崎純心大學准教授。笹川平和財團海洋政策研究所島嶼資料センター島嶼資料調査委員。日本安全保障戰略研究所研究員。内閣官房領土室委託尖閣資料調査事業特別研究員。 御聯絡は長崎純心大學(FAX 095-849-1894) もしくはJ-globalの上部の「この研究者にコンタクトする」  http://jglobal.jst.go.jp/detail.php?JGLOBAL_ID=200901032759673007 からお願ひします。 


吐葛剌富士。
吐葛剌富士

 ピナクル(Pinnacle)といふ島は尖閣以外にも幾つか有る。臺灣北方の花瓶嶼もイギリス海軍水路誌でPinnacleとされてゐたことも有った。ほかにも、吐葛剌列島の中之島がPinnacleと呼ばれてゐたりする。例文へば『THE GAZETTEER OF THE WORLD』(世界地名典)第七册(王立地理學會編、西暦1887年倫敦刊)。
https://books.google.co.jp/books?id=dggVAAAAQAAJ
pinnacle_gazetteer_of_worldVII

このPinnacleは北緯29度50分、東經129度50分。丁度吐葛剌列島の中之島の經緯度だ。「たくしま」の南南西となってゐるが、中之島の北北東に「たくしま」は無い。北北東で搜すと竹島が有る。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d/d0/Osumi_island_ja.png
屋久島の北北西に位置する。しかしこんな知名度の低い小島を例に舉げるのも不可解だ。同じ『THE GAZETTEER OF THE WORLD』の中にもこの竹島を收録しない。多分Tana-ximaもしくはTane-sima(種子島)の筆誤だらう。
 前稿で舉げたドイツの航海術教科書に、北緯29度43分で種子島の南南西にPinnacleが載ってゐるので、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5599325.html
Handbuch_der_Schiffahrtskunde_Tiaoyusu

それを見た或る友人が「これは尖閣ではあるまいか」と言ふ。しかし可能性としては吐葛剌の中之島の方が高いし、あまりこんな事を色々考へなくてもよい。考へなくとも明らかな尖閣資料は多數有るのだから。




2012年瀏星雨網路評論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1009/21/699582_320174877.shtml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599866-1.shtml
鄭海麟的“據《球陽》記載,沙馬朗號艦長為登島測量之事特向琉球國中山王駐福州琉球館官員提交申請,允準後始得前往測量。”的說法有點錯誤。

  因為,

  一,“沙馬朗”號艦長沒有到過福州。1943年英國軍艦“沙馬朗”號(“薩瑪蘭”)出征遠東的時候,英國女王有禁令:不得靠近廣東以北中國領土的任何一部分。因而“沙馬朗”號從香港出發前往釣魚列島,不是直接穿過台灣海峽走捷徑,而是繞道台灣南部與菲律賓北部之間的海峽,進入西太平洋,到琉球八重山,聯系當地政府,再到與那國島考察,回到八重山,再從八重山石垣港口出發前往釣魚列島考察,完畢後去琉球王國首都那霸市。

  二,一個皇家海軍軍官為入境之事直接聯系外國使館不符合英國外交規則。其實也沒有必要舍近求遠,軍艦開到八重山,直接獲得當地政府的許可就行了,何必夢游到遙遠的中國福州呢?

  不過,當然了,鄭海麟提供的這個資料的確能證明,琉球王國和英國政府認為釣魚島不屬於中國。試想,英國軍艦登臨中國遼寧的獐子列島,不向中國政府提出申請,而向朝鮮駐沈陽總領事館申請許可,中國會容忍麼?試想,在獲得朝鮮政府的許可後,在“不許靠近中國領土”的禁令下,英國軍艦自由出入獐子列島,那麼你能想象英國海軍所編制的地圖會將獐子島列入中國版圖麼?

  在1895年以前,釣魚列島被認為不屬於中國,還有其他的一些佐證。

  比如:中國文獻和地圖(其實是一些圖畫)都是在涉外的時候提到過釣魚島。比如出國見聞,出國路線圖,海上倭寇來襲方向圖,東亞地圖和世界地圖等。而在敘述中國內政的時候,沒有提及釣魚島;在專門的福建省和台灣府(省)內政或區劃地圖上,沒有標註過釣魚列島。

  之前,中國文獻和圖畫在提及釣魚列島時一直使用中國的命名,但在十九世紀中葉以後,開始混雜使用日文名和英文翻譯名。比如在1866年(清朝同治5年),中國政府派出的冊封大使就使用了“久場島和久米赤島”這樣的日文名字(分別對應黃尾嶼和赤尾嶼)。 到了民國和共和國時期,則乾脆用“尖閣群島”這樣的英文到日文的翻譯名,一直使用到發現石油之後的1971年。

  十八和十九世紀的西方國家製作的地圖和海圖,不少標有釣魚列島,但幾乎全部沒有分界線將釣魚列島劃歸於台灣或者福建省。倒是在十九世紀中葉以後的地圖中,有分界線將釣魚列島與台灣和福建隔離,而將之劃入琉球甚至日本一側那時,西方人所繪制的台灣(福爾摩挲)地圖,包括曾統治台灣的荷蘭人的地圖,也沒有標註釣魚列島。另外在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網站所提供的一張乾隆皇帝欽命繪制的《坤輿全圖》中,有一條點狀虛線將釣魚列島與台灣隔開(但是本人無法肯定該圖是否被PS過,敬請大家幫助核實)。這樣的歷史現象,和中國內政不提釣魚島,英國提請琉球館,中國冊封大臣改用日本名是相吻合的。

  這是否能證實釣魚島自古未屬中國呢?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請大家據實料進行反駁。(參考:《釣魚島主權證據之辨析:地圖篇》和《釣魚島古地圖及海圖100張》)

  作者:瀏星雨

  於2012年10月21日。


edward_Belcher


“沙馬朗”號艦長 Edward Belcher
.



 楊鵬:TPP價值貿易與徘徊的中國
2015-10-16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voa-news-peng-yang-201510/3004120.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vseVaztXxo

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楊鵬10月9日作為嘉賓參加了《美國之音》的“焦點對話”欄目,談到TPP與價值貿易時代的來臨。10月12日,中國媒體《價值中國網》以楊鵬在“焦點對話”中提出的“價值貿易”為切入點,採訪了楊鵬對TPP的全面看法。下面是採訪的內容:

《價值中國網》:我們看到你在《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中關於TPP的觀點。你提到“價值貿易”這個概念,認為要從“價值貿易時代來臨”角度來理解TPP。目前關於TPP討論很多,還沒有人使用過“價值貿易”這個概念,我認為這是理解TPP的一個重要視角。我想請你再詳細解釋一下,以饗國內讀者。

楊鵬:如何理解TPP?理解層面不同,結論就不同。思考TPP,用得著《聖經》一句話。《聖經》上說:“人不能僅靠麵包活著,要靠神口中的話。”我覺得這是理解TPP的一個重要層面。靈與肉,物質利益與精神價值。TPP將環境權、結社權、資訊自由權等與自由貿易捆綁在一起,價值因素首次成為自由貿易的制度性條件,經濟利益與價值追求統一,標誌國際貿易從“經濟貿易時代”開始轉向“價值貿易時代”。如果TPP批准及執行順利,那麼人類經濟-政治格局將因此改變,人類歷史邁上一個新臺階。

《價值中國網》:美國主導推進TPP談判,看來是想超越甚至今後放棄WTO。美國為什麼要這麼做?TPP與WTO有什麼區別?

楊鵬:輿論普遍認為,美國推動TPP談判,目的是制衡中國。奧巴馬公開談到,這是讓中國立規還是由美國立規的問題。美國政界學界討論TPP,都會提到TPP與中國關係。TPP後面,當然有制約中國動機。但僅從制約中國這個角度來解讀,恐怕就把事情看小了。就算是奧巴馬,也未必對TPP的歷史意義有充分瞭解。歷史的行動者,不瞭解行動的歷史意義,這是正常的。關健問題是:制約中國的方式很多,為什麼要採取TPP這樣的形式和內容來呢?

這就是歷史問題。人是在一定歷史環境中選擇和行動的,TPP這樣的選擇和行動發生,背後有更深的歷史動因。我們可以從WTO與TPP的差別,來看這歷史動因。

楊鵬:從WTO到TPP,是一場靜悄悄的歷史變革。現行世界秩序,建立在“主權國家+自由貿易”基礎上。... ...環境權、勞動權及資訊權從國家主權內部控制中被解放出來,逐漸脫離主權國家的控制,轉化成了普世權利,這就開啟了人類價值貿易時代。

WTO核心內容是:降低關稅壁壘,強化自由貿易,政治與經濟分離。TPP核心內容是:實現零關稅目標,強化公平自由貿易,政治與經濟統一。從WTO到TPP,是一場靜悄悄的歷史變革。現行世界秩序,建立在“主權國家+自由貿易”基礎上。環境保護、勞動組織、資訊流動、國有企業等,在一些國家被納入“主權”控制範圍,與國際自由貿易分離開來。TPP協定,則將環境保護、勞工組織、資訊自由、減少國有企業壟斷和政府對企業控制等價值標準,轉化成了國際自由貿易的制度內容。環境權、勞動權及資訊權從國家主權內部控制中被解放出來,逐漸脫離主權國家的控制,轉化成了普世權利,這就開啟了人類價值貿易時代。多年來不斷上升的環境無國界、人權無國界、資訊無國界理念,首次得到40%全球貿易量的支撐,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國家主權在退讓,普世價值在強化。如果TPP能得到各國批准,協議條款得到認真執行,如果美國與歐盟間的TIPP談判能按TPP基本準則達成協議,我們將迎來人類一個新的歷史階段,一個經濟與政治統一,利益與價值統一,靈與肉統一的新全球經濟-政治秩序,帶來新天新地新人。歷史大變革,悄然發生在眼前。

《價值中國網》:國內有輿論認為,TPP對中國的實際影響有限。有人算出來可能會影響到中國進出口貿易的0.14%。為什麼國內會有這種TPP有限影響的觀點?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楊鵬:這麼多人來寫文章論證TPP對中國影響有限,很有點官方推卸責任的味道。既然影響有限,就沒有必要承擔被排擠出TPP的責任。還有不少文章認為,中國很容易解決TPP的問題。例如強化雙邊談判,把一個個國家談下來。或者主導幾個新的多邊談判,建立以中國為主導的多邊協定。想出這些策略,似乎缺少些全球意識和歷史眼光。

《價值中國網》:你說的“全球意識”和“歷史眼光”,可否解釋一下?

楊鵬:人類由分散孤立的部落變成民族國家,再由民族國家變成更大民族國家共同體,如歐盟,北美自由貿易區,WTO等。人類的聯接在不斷加強。有時我想,互聯網發展,也許是人類共同的大腦神經系統在生成。聯接,就得有統一的聯接規則。這些統一的聯接的規則是什麼?我們來看,人類最早統一的,是科學和技術規則。人類的科學和技術語言,是統一的。無論來自那個國家那個民族,無論信什麼宗教,科技人員在一起,用的是同一種語言,同一種規範,同一種對錯標準。人類聯接的統一,首先表現在科技規範上。人類共同語言,首先出現在科技上。其次,出現在國際貿易上。WTO,是人類民族國家之間貿易關係的共同規則和共同語言。歷史文化不同,政治制度不同,經濟制度不同,人權狀況不同,環境保護不同的國家,可以在WTO同一原則下開展自由貿易。WTO是人類統一進程的第二輪共同語言,第二輪真正的共同規範。WTO促進了人類經濟更緊密的聯接,互聯網的發展進一步把人類拉入共同資訊網路。人類日趨聯接在一起,進一步面對統一聯接規則這個大問題,遇到各國內部規則間的相容問題。

近幾十年來,環境無國界、人權無國界觀念已漸漸上升為強勢觀念,但並沒有轉化為人類聯接的統一規範。也就是說,環境權、勞動權、資訊權並沒有超越國家民族邊界。TPP開始解決這個問題,試圖把環境權、勞動權、資訊權從民族國家控制中逐漸剝離出來,成為統一的普世的人類聯接準則。所說,TPP是人類統一進程的一次新嘗試,一個全新階段,這是繼科技規則統一、貿易規則統一之後,政治價值和規範進入統一聯接的新歷史階段。傳統的民族國家內部權力要讓步,要釋放出一些普世權利出來。顯然,北朝鮮式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的規則,無法成為全球聯接規則。人類聯接進入新階段,統一了科技和貿易規範後,進入政治價值規範統一的階段,這是人類聯接深化的表現,這是人類歷史的普世運動,這並不僅僅只是針對中國來的。這就是我說的“歷史眼光”和“全球意識”。

中國與世界的聯接在深化,檢查一下,中國政府有那些方面的規則是不想統一聯接的?科技規範統一,沒問題。貿易自由規範統一,沒問題。環境保護,估計也沒問題。國有企業,有困難。資訊自由,有問題。勞工組織,有問題。說到底,是不想在政治規範上實現與西方統一聯接和相容。政治規範影響其它環節的規範,如政府對國有企業的控制,影響公平貿易自由競爭,今後會影響國有企業與TPP規則的聯接。

《價值中國網》:人類政治價值的統一,又回到冷戰去了。

楊鵬: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為冷戰重現。但此冷戰非彼冷戰,蘇聯時期的冷戰,是真正的冷戰,是兩種意識形態陣營在爭奪人類未來的冷戰。誰都認為自己代表正義的一方,代表人類的未來。以蘇聯為主導的社會主義陣營,是替代以美國主導的資本主義的一種社會理想模式。兩個陣營內部自成一體,有獨自的凝聚力。兩大冷戰陣營之間,沒有多少經濟往來。用我們剛才用過的“人類聯接”概念來說,這兩個版塊間是隔離的。現在不同了。中國上世紀末開始的改革開放及持續四十多年的經濟增長,是打破冷戰隔離,與西方自由世界主動聯接的結果。科技規則聯接了,貿易規則聯接了,科技與資源通過這種聯接流入中國,中國勞動力、中國產品通過這種聯接流向世界,中國因此崛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現在怎麼辦?中國最希望的,就是維持WTO現狀,儘量滿足WTO規則,不願擴大聯接範圍,不願從經濟延伸到政治。如果做不到,怎麼辦?重回隔離狀態?重回孤立?TPP佔有人類道德價值的至高點,環境保護、資訊自由、結社自由,都屬於正當的人權範圍。不僅有道德至高點,也有實在的經濟基礎支撐。TPP國家的市場和資源,就是基礎。

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脫離這個市場和資源還能獨立發展的。中國並沒有一個道德正確的理想社會替代方案,也沒有另外一個非西方的世界陣營能彌補中國經濟持續發展所需要的科技、市場和資源需求。所以說,實力對比懸殊太大,此冷戰非彼冷戰,此冷戰既無意識形態條件,也無國際政治條件,也無經濟基礎條件,中國沒有條件來啟動一場冷戰。某種程度上,這是歷史的終結的最後幾個國的問題。

《價值中國網》:TPP談判,據說也邀請了中國。但中國態度不積極。這種不積極,是考慮到TPP標準的設定,似乎都是一一針對中國來的,讓中國短期無法適應。中國沒有積極參與TPP,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楊鵬:坦率說,中國是一個有心臟病的經濟巨人。這個心臟病就是,與西方的政治價值和政治規則不相容,也滿足不了中國人新生的更開放更平等更自由的政治需要。為什麼在過去幾十年中間,雖然存在政治價值與政治規則不相容問題,但西方仍然把貿易與政治分離開來,不斷加強與的中國貿易往來呢?這與西方對冷戰的考慮有關。尼克森訪華,鄧小平訪美,中國從社會主義陣營中脫離出來,進入西方經濟網路,西方考慮的是政治問題而非經濟問題。六四以後西方依然如故把中國留在西方經濟系統中,也是冷戰考慮。中國幾十年政府補貼企業出口的重商主義不公平競爭,中國在遵守WTO規則中的一些問題,長期以來也被西方容忍了下來,也是冷戰考慮。西方這樣做,不完全是經濟利益考慮,與當時盛行市場化導致民主化的理論有關。蘇聯解體,社會主義陣營崩潰後,冷戰結束,中國在冷戰層面的戰略價值消失了,西方對中國的寬容期結束了,中國又利用西方科技資本和市場,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且中國並沒有因為市場化進程而開始民主進程。政治集權與市場經濟結合模式反而顯現出對西方的競爭壓力及模式替代的可能,中國就從舊冷戰時期的戰略盟友,逐漸變成了新冷戰時期的戰略對手,西方普遍感到自己為了政治需要在經濟上吃了虧,中國的經濟成功甚至使西方一些學者對西方模式產生了疑慮。這個時候,中國最需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心態。但往往這時候也最易誤判。經濟總量上升,容易滋長任性。政治制度不同,無改革考慮,就容易尋求差異化解釋和自主道路。北京共識提出,似乎要走一條替代西方的社會新理想模式。為鞏固現行權力,開始利用國際爭端來贏取民族主義支持。這些表現,都加快把自己從盟友變成對手,甚至是可能的敵人。TPP談判加快,並不只是美國的需要,也可能是TPP其他成員國的需要。中國自覺或不自覺釋放出來的壓力,也許是加快TPP談判進程的催化劑。說到底,還是因為人類統一進程,已從科技走向貿易,再從貿易走向政治,政治規則相容成為貿易開展的條件時,政治改革就成為經濟再增長的條件了。TPP創始會員國家中,越南、汶萊並不能算民主國家,新加坡也只是不完整的民主國家。並不能說TPP有直接的民主政治體制的附加要求。但是,資訊自由、勞工組織、政府不能壟斷和控制企業,已包含有民主價值要求。越南、汶萊、新加坡願加入TPP,說明它們的政治取向是向著TPP的方向改革。政治規則難相容聯接,這是中國的心臟病所在。但這個心臟病不治好,經濟就走不下去,經濟巨人也可能倒下。患著嚴重心臟病,還爭什麼老大?先治好病再說。

《價值中國網》:不少觀點認為,中國要打破美國TPP封鎖,要自己主導一些多邊談判,形成一些以自己為中心的經濟聯盟。你認為做不到,理由是什麼?

楊鵬:國際關係是國內關係的延伸。中國傳統的政府與人民的關係,是皇上和臣民的等級關係,主從關係。君主是主,官員是從。朝廷是主,民眾是從。中央是主,地方是從。費孝通定義為“差序結構”,就是上下等級、中心與邊緣的差序結構。中國幾千年歷史上,與周邊國家關係,也是差序結構,是以我為主的宗主國和藩屬國的關係。宗主國和藩屬國的關係,是宗主國利用優勢軍事和經濟利益誘惑,來維持與藩屬國的政治不平等關係。往往宗主國在經濟上是吃虧的,犧牲經濟利益來換取藩屬國政治上的忠誠。再以藩屬國在政治上的忠誠,來加持君主在國內的“萬邦來朝”的威權。屬國千里送鴻毛,可換來宗主大賞賜。其著眼點是國內權力的鞏固。藩屬國的行為特徵是,要價愈來愈高,有利即順,無利即反。中國現在呈現出來的,仍然是延續這種傳統。“亞投行”與“一帶一路”的決策取向,就很有些這種特徵。

這與美國不同,美國建立的不是宗主國和藩屬國的主從關係,而是相對平等的盟友間的盟約關係,這是國內自由平等民主法治關係的國際延伸。TPP規則面前,各國平等。在今天民族國家獨立自尊的時代,想用軍事威懾和金錢賞賜來建立以自己為中心的宗主國-藩屬國關係,經濟成本巨大而且最終行不通。TPP是一個經濟共同體,也是一個價值共同體。中國內部政治價值不具有普世性,因此建立不起一個國際價值共同體來。因利而合,利盡而分。

國內政治規則,與國際政治規則,有一個相容的問題,這就是我認為做不到的原因。因為價值不相容,因此無法以中國為中心建立一個穩定的國際體系


《價值中國網》:這樣說來,美國是大贏家,不僅是政治價值上的大贏家,也是經濟利益上的大贏家。中國是雙重輸家,輸了政治價值,也輸了經濟利益。中國應當如何面對?

楊鵬:我不太同意這種看法。不同選擇,不同結果。如果中國選擇改革自己來適應TPP,中國會是TPP最大贏家。如果中國選擇拒絕TPP另搞一套,中國會是最大輸家。這是中國改革自己的一次新機會。為什麼這麼說?TPP的方向是正確的,因此被TPP改變最大的國家將是得益最大的。強化公平競爭,強化自由貿易,保護智慧財產權,強化環境保護,保障民眾結社權利,保障資訊自由流動,這對任何一個國家的民眾,都是好事。對中國民眾是好事,中國就是贏家。對中國的政府呢?如果一個政府能成為公平競爭、智慧財產權、環境保護、民眾自治及資訊自由的推動者,它就走在正確的歷史方向上,它就能發展國家利益並得到民眾擁護,TPP就給了政府改革自己贏得民心的正當機會。如果政府執意要反對公平競爭,執意要侵犯智慧財產權,執意要破壞環境,執意要剝奪民眾自治權和資訊自由權,這種取向的政府將會是歷史的輸家,我們就不能說它還是中國利益的正當代表。從真正國家利益角度看,TPP完全是可以助力中國的。一切愛國者,都應推動政府加入TPP。只
要政府有改革意願,中國會贏不會輸。如果政府沒有改革意願,政府會輸,中國仍將改革,最終也不會輸。真正可怕的,不是美國要搞TPP,不是歐美要搞TIPP,因為這都是以深化自由貿易為原則的。真正可怕的,是西方孤立主義興起,市場保護主義興起。美國糧食產量世界第一,能源產量世界第一,對外貿易依存度遠低於中國,比中國更有條件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美國到現在仍然是自由貿易的宣導者和保護者,中國真要感謝這歷史機遇。如果美國在WTO式的自由貿易中吃虧吃怕了,美國從自由貿易原則往回退,這才是中國的大麻煩。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聯接了起來,這是中國近幾十年持續發展的前提,這是不能忘記的常識。

YouTube視頻:焦點對話:TPP出臺,沖著中國來?

文章來源:Voice Of America 


.

「Handbuch der Schiffahrtskunde: Zum Gebrauch für Navigationsschulen」
(航海術學校用船客手册)、第二百十頁
著者:ハンブルク數理知識普及社
(Hamburgische Gesellschaft zur Verbreitung der Mathematischen rentnisse)
出版者Perthes & Besser、西暦千八百三十二年ハンブルグ刊。
藏館はNew York Public Library、グーグル公開。
https://books.google.co.jp/books?id=MixLAQAAMAAJ

 人類の新知見といふものは、まづ個々の先驅者の著作中に記録され、ついで權威ある綜合研究書に收録され、更に百科全書などの中に網羅される。そして最後に學生向け教本の中に採用される時には、もう評價は定まってゐる。教本の内容は最も普遍的に人々に認知記憶されるが、時が過ぎると教本そのものは歴史的に冷淡に扱はれ、忘れ去られる。そんな忘れられた教本の一つがドイツの『航海術學校用船客手册』である。
 この書の後半の表の第二百十頁にはTiao-yu-su及びHoapinsu(尖閣)が有る。頁内の欄は「支那沿岸」(Chinesische Küste)と「個別の島々」(einzelne inseln)と「日本諸島」(Japanische Inseln)との三類に分けられ、「個別の島々」は琉球諸島、濟州島、高麗海峽、鬱陵島から成る。尖閣は「個別の島々」の中でKumi(古見、西表島)とTypinsan(宮古島)との中間に置かれる。明らかに琉球諸島内に屬(ぞく)し、チャイナ沿岸とは別に扱はれてゐる。


Handbuch_der_Schiffahrtskunde_Tiaoyusu

地名略釋。
Canton 廣東。
Macao 澳門。
Ladrone:香港灣外の萬山群島。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90%AC%E5%B1%B1%E7%BE%A4%E5%B3%B6
Lema 香港附近の擔桿列島。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3%94%E6%A1%BF%E5%88%97%E5%B3%B6
Tohao(Tchao)-tcheou 潮州。
Sinentcheou 泉州。
Ouentcheoufou 温州府。
Chusan  舟山。

Pa-tchong-shan:八重山。Lekeyo:琉球本島。
Napakian:那覇港。
Quelpaert:濟州島。
Corea-strasse:高麗海峽。
Dagelet:鬱陵島。

Pinacle:吐葛剌列島の中之島。




https://archive.is/VYkth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1017034148/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5599325.html



『世界地名地理辭典』
(A Gazetteer of the World, or Dictionary of Geographical Knowledge)
王立地理學會員著、出版者:A. Fullarton & Co., 西暦1856年刊。刊行地:倫敦。
第四册(HE至LU)。オックスフォード大學藏。
https://books.google.co.jp/books?id=srgNAAAAQAAJ

西暦1859年第二刷も同じ。ペンシルベニア大學藏。
https://books.google.co.jp/books?id=Mqg9AQAAMAAJ
尖閣(Hoapin-su)を宮古八重山諸島(Madjicosemah)に含める。珍しくもない。下圖は西暦1859年版。
A_Gazetteer_of_the_World_1859尖閣Hoapinsu第83頁

「HOAPIN-SU, one of the Madjicosemah islands, in the Tong-hai or Eastern sea, 75 m. NE of Formosa, in N lat. 25° 43', and E long. 122° 55'. It is low and woody.」
Hoapin-su。宮古八重山諸島の一つ。東海中、臺灣島の東北方七十五海里に在る。北緯二十五度四十三分、東經百二十二度五十五分に位置し、低く多樹である)

 第731頁にはLieou-kieouの條を立てるが、尖閣に論及は無く、ゴービルの情報を主としてゐる。また殘念ながら第七卷TA-ZZにはTiaoyu-suを載せない。
https://books.google.co.jp/books?id=ow0yAQAAMAAJ
(西暦1859年版)

第五册LE至PE。第三十頁に「Madjicosma」。かなり古い記述。島名は太平山と八重山のみ。更にルソン島北方のBabuyanとCulayan(Calayan)諸島をMadjicosmaに含める。ドイツよりもかなり地理學が遲れてゐる。Meiacosima(Meacosima)の條は立てられてゐないが、Madjicosmaの右側に注記してあるので、新情報を全く知らなかったわけではない。
https://books.google.co.jp/books?id=Yag9AQAAMAAJ
Meacosimaの創始者は不明だが、西暦1820年代から地誌に出現する。


サマラン號航海記に見えるピナクル(尖閣南北小島)も第六册當該個所に載ってゐない。
http://hdl.handle.net/2027/pst.000045125546


出版者「Archibald Fullarton」は、グラスゴーの著名な地誌・地圖出版社ださうだ。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rchibald_Fullarton
25度43分はほぼ尖閣魚釣島(和平山)に一致し、東經122度55分は少々ずれる。往時の經度は不精確なので仕方あるまい。現在の尖閣魚釣島は123度28分。
 Low and woody(低くて樹木が茂る)とのことなので、高く聳える魚釣島でなく、附近の久場島かも知れない。しかし通例としてはHoapin-suは魚釣島である。

https://archive.is/4w1t4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1016233435/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5600347.html



(以上の内容は平成二十八年八月の『八重山日報』連載「歐洲史料尖閣獺祭録」にて掲載します。
http://www.shimbun-online.com/latest/yaeyamanippo.html

.

ついでに第二册BR至DE。
https://books.google.co.jp/books?id=K9A9AQAAMAAJ

第三册DE至HE。
https://books.google.co.jp/books?id=F6g9AQAAMAAJ

西暦千八百五十九年第二刷全册。
http://catalog.hathitrust.org/api/volumes/oclc/4274313.html





 南京事件がユネスコ世界記憶遺産に登録されたさうだ。私は南京の所謂人數について研究したことが無いので、何も發言權が無い。ただ毎日新聞の追跡記事を見ると、氣になることが書いてある。
http://mainichi.jp/shimen/news/20151011ddm003040064000c.html
中国外務省が申請を発表した昨年6月以降、政府は大使館を通じて再三、中国側に抗議。提出資料の開示や日本の専門家による調査を求めてきた。ユネスコに対しても首相や岸田文雄外相が慎重審査を要請したほか、国際諮問委員会の専門家14人に政府関係者が個別に接触し、懸念を伝えた。
 しかし、諮問委には各国の公文書館長など文書管理の専門家が多く、「政府の働きかけに不快感もあった」(外務省幹部)といい、登録回避の有効な手立てはなかったのが実情だ。
 (毎日新聞平成27年10月11日)


 公文書館長に對して政治方面が働きかけたら、それは逆にうまく行くまい。それよりも日本側は徹底的な學術的論戰をユネスコに申し込むべきであった。必ずしもユネスコでなくて良い。國際輿論に一字一句まで見える形で、アメリカなど第三國で、百日討論を繰りひろげる。史料の虚實が根本問題なのだから、一史料につき半日を費やすべきだ。
 過去に「日中歴史共同研究」も有ったが、共同で研究する必要は無く、ただ各研究者が各史料について言ひたいことを言へば良い。そのまま結論を出す必要は無い。逆に結論を出してはならない。學術の結論は「出す」ものではなく、「出る」ものだ。議論の結果を白日の下に曝せば、結論は自然に出る。もしくは結論出ずといふ結論が出る。
 今、「歴史戰」といふ言葉が喧しい。私にとっては願はしい趨勢であるが、今度のユネスコの件で思ったのは、歴史戰と稱して歴史を政治化するならば、逆効果だ。歴史の議論で威勢の良い側が勝った負けたの話ではなく、史料の虚實こそが問題となってゐるのだ。これは歴史戰でなく「史料戰」と呼ぶべきだ。
 これを最終解決できるのは、學術の力以外に無い。私自身が研究者なので、言ひにくいことではあるが、世間は研究者を輕んじてゐる。特に史料研究者を輕んじてゐる。どの研究者の議論が正しいのか、大學名や學會閥などで決まることではない。地位や知名度を全く度外視して、史料の徹底討論で勝ちぬいた研究者こそ重んじられるべきだ。さうしないと日本は負ける。それにはまづ、長時間の公開討論を國内外で繰り返し繰り返し進めるべきだ。
 チャイナ政府の決めた研究者を招いてゐるやうでは事實が明らかにならない。史料を掌握してゐるチャイナの基層研究者こそ招くべきだ。また、日本政府が直接議論すべきではない。音頭を取って討論の場(費用と事務作業)を政府が提供すべきだ。議論は完全に自由且つ公開だ。アメリカ政府の協力を求めるのも必要だ。
 尖閣も同じことだ。

南京事件






讀賣新聞
台湾民進党主席、知事を訪問
2015年10月08日
 台湾の最大野党・民進党の蔡英文(ツァイインウェン)主席が7日、来県し、村岡知事らを訪問した。蔡主席は「山口と台湾の間には協力できる分野が多い」と語り、交流を深めたい考えを示した。
 蔡主席は来年1月の台湾総統選の同党候補者。訪日は6日から4日間の日程で、東京のほか、安倍首相の地元である県内も行程に加えた。台湾からは同行のメディア関係者約40人が訪れた。
 県庁で面会した村岡知事は、台湾で県の農水産品のフェアを開いたことに触れ、「特産品とともに、観光客に来てもらえるよう、交流を深めたい」とあいさつ。蔡主席は「山口は海や山があり、きれい。維新の里、安倍首相のふるさとでもあり、外国人にとっては魅力的で、来る価値がある」と評価。同党を支持する台湾の自治体首長に来県を呼びかけ、山口と台湾の自治体が相互にPRを図っていきたい考えを話した。
 蔡主席はその後、「山口市菜香亭」を訪ね、歴代首相の書を見学するなどした。
http://www.yomiuri.co.jp/local/yamaguchi/news/20151008-OYTNT50055.html


------------------
朝日新聞
山口)台湾民進党の蔡主席が山口を訪問 知事らと面会
2015年10月8日03時00分
 台湾の最大野党、民主進歩党主席で来年1月の総統選の同党公認候補蔡英文(ツァイインウェン)氏(59)が7日、県内を訪れた。台湾からは多くの報道陣が同行した。
 県庁で村岡嗣政知事らと面会した蔡氏は、山口の印象について「維新の里でもあるし、総理大臣のふるさとでもある。とても魅力的」と話した。また、薩長同盟に触れ、「政治上の立場が違っても、国のために個人の感情ときしみを忘れて一致団結できた。台湾人にとっても、深い意味がある」と語った。
 村岡知事は「心から歓迎いたします」と台湾語であいさつ。「台湾から山口への年間宿泊者数は6千人で、日本全体の280万人と比べるとまだまだ少ない。山口の魅力を台湾で広めてほしい」とアピールした。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HB73F96HB7TZNB007.html


なぜ讀賣も朝日もツァイインウェンといふチャイナ語を書き添へるのか。正しくは「さいえいぶん」である。



蔡英文山口縣




【東京都文京区】10.24 第五回「アジアの民主化を促進する東京集会」(10/24)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30952223674013/
平成27年10月24日(土)13時00分 開場 13時30分 開会

場所  拓殖大学C館101教室
東京メトロ 丸ノ内線 茗荷谷駅下車 徒歩3分
http://www.takushoku-u.ac.jp/map/bunkyo.html

参加費  無料

内容
   基調報告 相馬勝(ジャーナリスト)
メッセージ 藤井厳喜(国際政治学者)
中国民主化運動、チベット、ウイグル、南モンゴル、バングラデシュ、ベトナム、アジア諸民族からの報告と民主化への展望

主催   アジア自由民主連帯協議会
TEL&FAX 03-3681-9310
info@freeasia2011.org
http://freeasia2011.org

相馬勝

.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22771/

新安保法通過後,日本將如何戰略佈局?台灣如何從中得到好處?

發表於 | 國際
eoiss
因為開的部落格「王立第二戰研所」英文簡寫是eoiss,不知道為什麼就被當成ID用了下來。目前在當流浪教師,晚上兼跑班上課,沒事幫產業界老朋友分析 點數據,以交朋友為原則在網路上閒晃多年,把自己的閱讀心得跟想法寫在部落格紀錄。希望以後可以找到金主來開些弱勢教育補教中心,人偶而也要逆天而行一 下。 部落格:http://blog.yam.com/eoiss
看更多eoiss的文章

毫不意外,日本國會通過了安保法,從現在起可以對自衛隊的運用做出更大的詮釋。筆者之前有兩篇提到東亞問題過,就說過這是既定行程,所以並不意外,至於台灣媒體在那邊說日本有龐大的反對聲浪…...

相關新聞:

坦白說,大部分日本人應該是無感,去抗議的人真的假的有那麼多?根據一些住在日本的朋友描述,其實也不過是還好,跟國會裡面反對議員的比例來看,差別真是不小。

木已成舟,我們也不用在那邊想太多,現在要來討論的是日本的走向。當然,這一定要先推測,美國的西太平洋戰略到底有何變化,或者說全球戰略思維是否有改變。這其實是很複雜的,但這篇不需要講到幾萬字,筆者個人簡略的推測與解釋一下。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t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t

談論戰略問題,尤其是整個區域的變化,一定要有一個脈絡在。美國歷史上對 於海外行動,民意的走向都是一張一弛,從911後小布希的對外積極用兵,介入地緣政治的改變,到歐巴馬上台後的內政優先與撤軍,週期大概都是一個世代。也 就是歐巴馬起頭的內縮並未結束,美國還是會逐漸地把軍力撤回,儘量減少海外軍事開銷。

歐巴馬的舉動老實說很蠢,但美國民意顯然相當支持,也認為海外行動是該結束,中東會搞到今天遍地烽火,美國這種沒坐下20年就走的政策是一大主因。

但問題已經造成了,現在談這也沒用,重點是美國還沒有遭遇到如911的重 大事件,目前的國際大事在美國人的角度來看,都算是他國事務,不值得美國人花太多心力。也就是說,在沒有其他狀況發生的前提下,下任總統一樣會採取相同的 做法,在表面上要緩慢的把美國投射海外的軍力降低,減少軍事開支。

但是民眾如此想,不代表美國的菁英也一樣,歐巴馬撤退的速度太快,留下很大的權力真空,這當然是災難。美國其他的政治菁英,也知道這作法長期來說傷害美國威信與利益極大,所以必須做保險,只是根據場合與時間,成效不一。

在中東,介入的時間不久,地緣政治改變還沒開始就結束,扶植的政權當然是沒有啥屁用,但這在東亞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美國並不是只有在中東撤出,大家都知道歐巴馬想要把軍費省下,把精力投注在內政上,但在中國多次高舉民族主義,刻意的反日作為,在安倍政權上台後,很明顯的國策有巨大轉變。

美國的菁英當然不希望日本解禁非戰憲法,但歐巴馬政府似乎認為,只要可以減少東亞駐軍,這些都是可以讓步的。就以結果論來說,歐巴馬政府沒辦法在任內完成撤軍東亞,實際上也不可能,日本也不願意。但階段性的作為有達成,日本則是在妥協下,先讓自衛隊的行動自由化再說。

由於下任總統,就目前看起來,若是共和黨上任則會減緩這個歐巴馬造成的趨勢,即便是民主黨的希拉蕊,依照他過去的作風,也不會延續歐巴馬政策。

簡單說,筆者認為在十年內,除非有極重大的狀況,日本的自衛隊行動大概就是目前安保法修正後的程度。

Photo Credit:Duffman CC 0

Photo Credit:Duffman CC 0

其實,依照美國民意的歷史,今天東亞發生戰事,介入意願並不會很高。讓日本的自衛隊有一定程度的行動自由,對美國是好事,可以省下很多麻煩。

而事實上因為美日安保條約,日本根本就是被美國綁在一起,實質上就是一個小美軍,透過這次安保法修正,日本的政治高層也可以逐漸實現國家正常化的願望,又不至於讓美國袖手不管,何樂而不為?

回到這篇的主題,日本未來的走向會如何?坦白說,目前的局勢,表面上看來不像,但就文化上來看則是很像,像極了百多年前,大清國與日本帝國開戰前的局勢。

當年的大清國,經過自強運動三十年有成,斥資建立的艦隊在東亞稱霸,不管是英、美、法、俄等列強,在東亞的棋盤博弈上,必須把大清納入其中。

同時間的日本,受到自強運動的刺激,有極大的威脅感。明治維新後的日本逐漸工業化,極重視海上生命線的安全。同時間的大清國,在經濟上是日本的數倍,又建立了一支噸位稱霸東亞的艦隊,而且隨著軍事力的強化,大清國外交態度日趨強硬,在朝鮮半島根本就是帝國主義行為。

日本的菁英怎麼做?答案是建立一支艦隊對抗。之後的歷史我們都知道,日本在這場東亞霸權的爭奪上勝利,更在之後的日俄戰爭中,取得了在東亞海域近乎獨霸的地位。

為何說很像,今天的中國國勢逐漸強大,上海市的繁華如同百年前上海榮景, 海軍實力也逐步建立起來,如同大清國購買了萬噸鐵甲戰艦,把整個日本危機意識激出來一樣,今日的中國弄了航空母艦,同樣的刺激日本對自身海上生命線的危機 感。而且幾乎一模一樣的是,中國對於東亞海域的權力慾望直線上升,在南海與台海的行為就是帝國主義。

別以為兩者不一樣,一百多年前大清國與日本帝國開戰前夕,大清早就用自己的海軍對其他小國進行示威,介入周邊國家內政,強硬的主張各種權利,已經是標準的帝國主義。今天的中國哪裡不一樣?

不用在那邊大談和平崛起,中國現在的實際作為,堅持統一台灣,要求南海海 域全部主權,甚至進一步希望能在西太平洋分一杯羹。請問,從日本的角度來看,真的給中國達成,海上能源與貿易線幾乎被中國控制還得了,乾脆投降算了。從前 的日本,選擇的是跟大清國拚了,今天的日本也絕對不會坐以待斃,更不要提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海軍強度上的比例,遠不能與過去大清國相論提。

日本勢必會介入台灣海峽,然後是南海海域,西太平洋本就與美國有共同防禦的慣例,倒是不用再深化。但因為日本的非戰憲法,所以自衛隊並不會主動的介入,但會跟在美軍的背後行動,說個極端點的狀況,兩艘美軍軍艦執行必要任務,日本海自配合派出了一支艦隊,這也不是不可能。

除非中國今天縮回去,不然日本已經不可能接受台灣被中國拿走了,台灣扼守著日本南方的大門,最不濟也要讓台灣中立化。

還好今天台灣並不是這樣,而且明年很可能會更換較親日的政黨,是否會有更進一步合作?這就不一定,因為截至目前為止,筆者還沒有任何有關日本,已經被准許用經濟力量介入台灣內政的消息。

但這不代表美國不准,過去美國就有讓日本輸出台灣工業的紀錄,不過今天的做法跟過去會不同。這也沒什麼奇怪的,美國在20年前會扶植附庸國的經濟,以符合美國的利益。但今天美國民意已經不會接受了,台灣要在經濟上被影響,就不可能是過去國民黨習慣的那一套。新的一套會變成開放市場,經濟的自由化開始,讓美日的企業可以進入台灣,實際上來影響地方政治人物。

所以,日本是否會在未來幾年,跟台灣近一步的洽談各種經貿合作關係,或是跟美國一同要求台灣加入TPP等各種相關組織與協定,值得我們追蹤觀察。

另一個麻煩的點在於,日本應該會在東南亞建立更廣泛的關係,尤其在海自行動更加自由的前提,附屬美軍的軍事合作可能會被列入考量。反正中國現在在南海幹的事情都是蝕本生意,不需要加入攪和,倒是台灣卡著一個最大的太平島,談條件的本錢是有的。

640px-新型バトラー

自衛隊中部方面隊 Photo Credit: ノースマン5614 CC BY 3.0

結論,筆者認為大方向來說,日本會在未來幾年,也就是台灣下兩任總統期間內,把資源往南投注,先不提現在日本政界高層,與台灣友好的人很多,就戰略角度來看,讓台灣與中國徹底敵對,對日本是有好處的。

在經濟上,藉此獲得新的技術或產業,對台灣也不是壞事,若南海問題,可以將太平島的功能發揮到最大,拿去跟日本談判更不是不行。

至於中國,誰管他。任何對東亞軍事有點研究的都知道,中國若要開戰,目前只有打台灣跟在南海衝突兩種可能。

打台灣,怎樣都要顧慮駐日美軍跟美軍太平洋艦隊,南海衝突更別提一定會招惹美軍艦隊。反正不管怎樣,中國若想要贏得戰爭,第一擊就要擊毀美軍在東亞的反擊能力,不然怎樣都不可能有戰勝可能。

然後現在只要美軍被攻擊,自衛隊就可以主動對中國攻擊下去,這實際上等同 中國的防禦線增加很長的範圍,而中國短中期都不具有防禦這種寬度的能力。現在是怕中國的最高層,也就是習近平這一批完全沒有出國歷練,又在中國經濟崛起、 民族主義高漲時,擔任各地主管的這批政治中心,會徹底錯估情勢,做出開戰的決定。

如同當年日本決定對美開戰,夢想藉由突擊使美國蒙受重大損失,進而接受談判,讓日本瓜分一半太平洋的情況。當年的留美、知美派都不抱持此幻想,但沒留美過的幻想可厲害著。

不過筆者是覺得,習近平再怎樣都不至於開戰,主要是因為中國軍方又不笨。當年日本囤積了三十年的艦隊,開戰前夕達到美海軍全體七成規模,結果不出三年就灰飛煙滅。

今天中國的海軍全體實力,還沒有美軍的三成,加上日本海自,恐怕低到一成多,空軍就更不用比。

筆者是這樣認為啦,賺錢有術、性命要顧,中國解放軍不是白癡。

相關閱讀:

文章來源:王立第二戰研所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