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尖閣480年史 - いしゐのぞむブログ 480 years history of Senkakus

石井望。長崎純心大學准教授。笹川平和財團海洋政策研究所島嶼資料センター島嶼資料調査委員。日本安全保障戰略研究所研究員。内閣官房領土室委託尖閣資料調査事業特別研究員。 御聯絡は長崎純心大學(FAX 095-849-1894) もしくはJ-globalの上部の「この研究者にコンタクトする」  http://jglobal.jst.go.jp/detail.php?JGLOBAL_ID=200901032759673007 からお願ひします。 


 南京事件がユネスコ世界記憶遺産に登録されたさうだ。私は南京の所謂人數について研究したことが無いので、何も發言權が無い。ただ毎日新聞の追跡記事を見ると、氣になることが書いてある。
http://mainichi.jp/shimen/news/20151011ddm003040064000c.html
中国外務省が申請を発表した昨年6月以降、政府は大使館を通じて再三、中国側に抗議。提出資料の開示や日本の専門家による調査を求めてきた。ユネスコに対しても首相や岸田文雄外相が慎重審査を要請したほか、国際諮問委員会の専門家14人に政府関係者が個別に接触し、懸念を伝えた。
 しかし、諮問委には各国の公文書館長など文書管理の専門家が多く、「政府の働きかけに不快感もあった」(外務省幹部)といい、登録回避の有効な手立てはなかったのが実情だ。
 (毎日新聞平成27年10月11日)


 公文書館長に對して政治方面が働きかけたら、それは逆にうまく行くまい。それよりも日本側は徹底的な學術的論戰をユネスコに申し込むべきであった。必ずしもユネスコでなくて良い。國際輿論に一字一句まで見える形で、アメリカなど第三國で、百日討論を繰りひろげる。史料の虚實が根本問題なのだから、一史料につき半日を費やすべきだ。
 過去に「日中歴史共同研究」も有ったが、共同で研究する必要は無く、ただ各研究者が各史料について言ひたいことを言へば良い。そのまま結論を出す必要は無い。逆に結論を出してはならない。學術の結論は「出す」ものではなく、「出る」ものだ。議論の結果を白日の下に曝せば、結論は自然に出る。もしくは結論出ずといふ結論が出る。
 今、「歴史戰」といふ言葉が喧しい。私にとっては願はしい趨勢であるが、今度のユネスコの件で思ったのは、歴史戰と稱して歴史を政治化するならば、逆効果だ。歴史の議論で威勢の良い側が勝った負けたの話ではなく、史料の虚實こそが問題となってゐるのだ。これは歴史戰でなく「史料戰」と呼ぶべきだ。
 これを最終解決できるのは、學術の力以外に無い。私自身が研究者なので、言ひにくいことではあるが、世間は研究者を輕んじてゐる。特に史料研究者を輕んじてゐる。どの研究者の議論が正しいのか、大學名や學會閥などで決まることではない。地位や知名度を全く度外視して、史料の徹底討論で勝ちぬいた研究者こそ重んじられるべきだ。さうしないと日本は負ける。それにはまづ、長時間の公開討論を國内外で繰り返し繰り返し進めるべきだ。
 チャイナ政府の決めた研究者を招いてゐるやうでは事實が明らかにならない。史料を掌握してゐるチャイナの基層研究者こそ招くべきだ。また、日本政府が直接議論すべきではない。音頭を取って討論の場(費用と事務作業)を政府が提供すべきだ。議論は完全に自由且つ公開だ。アメリカ政府の協力を求めるのも必要だ。
 尖閣も同じことだ。

南京事件






讀賣新聞
台湾民進党主席、知事を訪問
2015年10月08日
 台湾の最大野党・民進党の蔡英文(ツァイインウェン)主席が7日、来県し、村岡知事らを訪問した。蔡主席は「山口と台湾の間には協力できる分野が多い」と語り、交流を深めたい考えを示した。
 蔡主席は来年1月の台湾総統選の同党候補者。訪日は6日から4日間の日程で、東京のほか、安倍首相の地元である県内も行程に加えた。台湾からは同行のメディア関係者約40人が訪れた。
 県庁で面会した村岡知事は、台湾で県の農水産品のフェアを開いたことに触れ、「特産品とともに、観光客に来てもらえるよう、交流を深めたい」とあいさつ。蔡主席は「山口は海や山があり、きれい。維新の里、安倍首相のふるさとでもあり、外国人にとっては魅力的で、来る価値がある」と評価。同党を支持する台湾の自治体首長に来県を呼びかけ、山口と台湾の自治体が相互にPRを図っていきたい考えを話した。
 蔡主席はその後、「山口市菜香亭」を訪ね、歴代首相の書を見学するなどした。
http://www.yomiuri.co.jp/local/yamaguchi/news/20151008-OYTNT50055.html


------------------
朝日新聞
山口)台湾民進党の蔡主席が山口を訪問 知事らと面会
2015年10月8日03時00分
 台湾の最大野党、民主進歩党主席で来年1月の総統選の同党公認候補蔡英文(ツァイインウェン)氏(59)が7日、県内を訪れた。台湾からは多くの報道陣が同行した。
 県庁で村岡嗣政知事らと面会した蔡氏は、山口の印象について「維新の里でもあるし、総理大臣のふるさとでもある。とても魅力的」と話した。また、薩長同盟に触れ、「政治上の立場が違っても、国のために個人の感情ときしみを忘れて一致団結できた。台湾人にとっても、深い意味がある」と語った。
 村岡知事は「心から歓迎いたします」と台湾語であいさつ。「台湾から山口への年間宿泊者数は6千人で、日本全体の280万人と比べるとまだまだ少ない。山口の魅力を台湾で広めてほしい」とアピールした。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HB73F96HB7TZNB007.html


なぜ讀賣も朝日もツァイインウェンといふチャイナ語を書き添へるのか。正しくは「さいえいぶん」である。



蔡英文山口縣




【東京都文京区】10.24 第五回「アジアの民主化を促進する東京集会」(10/24)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30952223674013/
平成27年10月24日(土)13時00分 開場 13時30分 開会

場所  拓殖大学C館101教室
東京メトロ 丸ノ内線 茗荷谷駅下車 徒歩3分
http://www.takushoku-u.ac.jp/map/bunkyo.html

参加費  無料

内容
   基調報告 相馬勝(ジャーナリスト)
メッセージ 藤井厳喜(国際政治学者)
中国民主化運動、チベット、ウイグル、南モンゴル、バングラデシュ、ベトナム、アジア諸民族からの報告と民主化への展望

主催   アジア自由民主連帯協議会
TEL&FAX 03-3681-9310
info@freeasia2011.org
http://freeasia2011.org

相馬勝

.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22771/

新安保法通過後,日本將如何戰略佈局?台灣如何從中得到好處?

發表於 | 國際
eoiss
因為開的部落格「王立第二戰研所」英文簡寫是eoiss,不知道為什麼就被當成ID用了下來。目前在當流浪教師,晚上兼跑班上課,沒事幫產業界老朋友分析 點數據,以交朋友為原則在網路上閒晃多年,把自己的閱讀心得跟想法寫在部落格紀錄。希望以後可以找到金主來開些弱勢教育補教中心,人偶而也要逆天而行一 下。 部落格:http://blog.yam.com/eoiss
看更多eoiss的文章

毫不意外,日本國會通過了安保法,從現在起可以對自衛隊的運用做出更大的詮釋。筆者之前有兩篇提到東亞問題過,就說過這是既定行程,所以並不意外,至於台灣媒體在那邊說日本有龐大的反對聲浪…...

相關新聞:

坦白說,大部分日本人應該是無感,去抗議的人真的假的有那麼多?根據一些住在日本的朋友描述,其實也不過是還好,跟國會裡面反對議員的比例來看,差別真是不小。

木已成舟,我們也不用在那邊想太多,現在要來討論的是日本的走向。當然,這一定要先推測,美國的西太平洋戰略到底有何變化,或者說全球戰略思維是否有改變。這其實是很複雜的,但這篇不需要講到幾萬字,筆者個人簡略的推測與解釋一下。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t

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t

談論戰略問題,尤其是整個區域的變化,一定要有一個脈絡在。美國歷史上對 於海外行動,民意的走向都是一張一弛,從911後小布希的對外積極用兵,介入地緣政治的改變,到歐巴馬上台後的內政優先與撤軍,週期大概都是一個世代。也 就是歐巴馬起頭的內縮並未結束,美國還是會逐漸地把軍力撤回,儘量減少海外軍事開銷。

歐巴馬的舉動老實說很蠢,但美國民意顯然相當支持,也認為海外行動是該結束,中東會搞到今天遍地烽火,美國這種沒坐下20年就走的政策是一大主因。

但問題已經造成了,現在談這也沒用,重點是美國還沒有遭遇到如911的重 大事件,目前的國際大事在美國人的角度來看,都算是他國事務,不值得美國人花太多心力。也就是說,在沒有其他狀況發生的前提下,下任總統一樣會採取相同的 做法,在表面上要緩慢的把美國投射海外的軍力降低,減少軍事開支。

但是民眾如此想,不代表美國的菁英也一樣,歐巴馬撤退的速度太快,留下很大的權力真空,這當然是災難。美國其他的政治菁英,也知道這作法長期來說傷害美國威信與利益極大,所以必須做保險,只是根據場合與時間,成效不一。

在中東,介入的時間不久,地緣政治改變還沒開始就結束,扶植的政權當然是沒有啥屁用,但這在東亞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美國並不是只有在中東撤出,大家都知道歐巴馬想要把軍費省下,把精力投注在內政上,但在中國多次高舉民族主義,刻意的反日作為,在安倍政權上台後,很明顯的國策有巨大轉變。

美國的菁英當然不希望日本解禁非戰憲法,但歐巴馬政府似乎認為,只要可以減少東亞駐軍,這些都是可以讓步的。就以結果論來說,歐巴馬政府沒辦法在任內完成撤軍東亞,實際上也不可能,日本也不願意。但階段性的作為有達成,日本則是在妥協下,先讓自衛隊的行動自由化再說。

由於下任總統,就目前看起來,若是共和黨上任則會減緩這個歐巴馬造成的趨勢,即便是民主黨的希拉蕊,依照他過去的作風,也不會延續歐巴馬政策。

簡單說,筆者認為在十年內,除非有極重大的狀況,日本的自衛隊行動大概就是目前安保法修正後的程度。

Photo Credit:Duffman CC 0

Photo Credit:Duffman CC 0

其實,依照美國民意的歷史,今天東亞發生戰事,介入意願並不會很高。讓日本的自衛隊有一定程度的行動自由,對美國是好事,可以省下很多麻煩。

而事實上因為美日安保條約,日本根本就是被美國綁在一起,實質上就是一個小美軍,透過這次安保法修正,日本的政治高層也可以逐漸實現國家正常化的願望,又不至於讓美國袖手不管,何樂而不為?

回到這篇的主題,日本未來的走向會如何?坦白說,目前的局勢,表面上看來不像,但就文化上來看則是很像,像極了百多年前,大清國與日本帝國開戰前的局勢。

當年的大清國,經過自強運動三十年有成,斥資建立的艦隊在東亞稱霸,不管是英、美、法、俄等列強,在東亞的棋盤博弈上,必須把大清納入其中。

同時間的日本,受到自強運動的刺激,有極大的威脅感。明治維新後的日本逐漸工業化,極重視海上生命線的安全。同時間的大清國,在經濟上是日本的數倍,又建立了一支噸位稱霸東亞的艦隊,而且隨著軍事力的強化,大清國外交態度日趨強硬,在朝鮮半島根本就是帝國主義行為。

日本的菁英怎麼做?答案是建立一支艦隊對抗。之後的歷史我們都知道,日本在這場東亞霸權的爭奪上勝利,更在之後的日俄戰爭中,取得了在東亞海域近乎獨霸的地位。

為何說很像,今天的中國國勢逐漸強大,上海市的繁華如同百年前上海榮景, 海軍實力也逐步建立起來,如同大清國購買了萬噸鐵甲戰艦,把整個日本危機意識激出來一樣,今日的中國弄了航空母艦,同樣的刺激日本對自身海上生命線的危機 感。而且幾乎一模一樣的是,中國對於東亞海域的權力慾望直線上升,在南海與台海的行為就是帝國主義。

別以為兩者不一樣,一百多年前大清國與日本帝國開戰前夕,大清早就用自己的海軍對其他小國進行示威,介入周邊國家內政,強硬的主張各種權利,已經是標準的帝國主義。今天的中國哪裡不一樣?

不用在那邊大談和平崛起,中國現在的實際作為,堅持統一台灣,要求南海海 域全部主權,甚至進一步希望能在西太平洋分一杯羹。請問,從日本的角度來看,真的給中國達成,海上能源與貿易線幾乎被中國控制還得了,乾脆投降算了。從前 的日本,選擇的是跟大清國拚了,今天的日本也絕對不會坐以待斃,更不要提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海軍強度上的比例,遠不能與過去大清國相論提。

日本勢必會介入台灣海峽,然後是南海海域,西太平洋本就與美國有共同防禦的慣例,倒是不用再深化。但因為日本的非戰憲法,所以自衛隊並不會主動的介入,但會跟在美軍的背後行動,說個極端點的狀況,兩艘美軍軍艦執行必要任務,日本海自配合派出了一支艦隊,這也不是不可能。

除非中國今天縮回去,不然日本已經不可能接受台灣被中國拿走了,台灣扼守著日本南方的大門,最不濟也要讓台灣中立化。

還好今天台灣並不是這樣,而且明年很可能會更換較親日的政黨,是否會有更進一步合作?這就不一定,因為截至目前為止,筆者還沒有任何有關日本,已經被准許用經濟力量介入台灣內政的消息。

但這不代表美國不准,過去美國就有讓日本輸出台灣工業的紀錄,不過今天的做法跟過去會不同。這也沒什麼奇怪的,美國在20年前會扶植附庸國的經濟,以符合美國的利益。但今天美國民意已經不會接受了,台灣要在經濟上被影響,就不可能是過去國民黨習慣的那一套。新的一套會變成開放市場,經濟的自由化開始,讓美日的企業可以進入台灣,實際上來影響地方政治人物。

所以,日本是否會在未來幾年,跟台灣近一步的洽談各種經貿合作關係,或是跟美國一同要求台灣加入TPP等各種相關組織與協定,值得我們追蹤觀察。

另一個麻煩的點在於,日本應該會在東南亞建立更廣泛的關係,尤其在海自行動更加自由的前提,附屬美軍的軍事合作可能會被列入考量。反正中國現在在南海幹的事情都是蝕本生意,不需要加入攪和,倒是台灣卡著一個最大的太平島,談條件的本錢是有的。

640px-新型バトラー

自衛隊中部方面隊 Photo Credit: ノースマン5614 CC BY 3.0

結論,筆者認為大方向來說,日本會在未來幾年,也就是台灣下兩任總統期間內,把資源往南投注,先不提現在日本政界高層,與台灣友好的人很多,就戰略角度來看,讓台灣與中國徹底敵對,對日本是有好處的。

在經濟上,藉此獲得新的技術或產業,對台灣也不是壞事,若南海問題,可以將太平島的功能發揮到最大,拿去跟日本談判更不是不行。

至於中國,誰管他。任何對東亞軍事有點研究的都知道,中國若要開戰,目前只有打台灣跟在南海衝突兩種可能。

打台灣,怎樣都要顧慮駐日美軍跟美軍太平洋艦隊,南海衝突更別提一定會招惹美軍艦隊。反正不管怎樣,中國若想要贏得戰爭,第一擊就要擊毀美軍在東亞的反擊能力,不然怎樣都不可能有戰勝可能。

然後現在只要美軍被攻擊,自衛隊就可以主動對中國攻擊下去,這實際上等同 中國的防禦線增加很長的範圍,而中國短中期都不具有防禦這種寬度的能力。現在是怕中國的最高層,也就是習近平這一批完全沒有出國歷練,又在中國經濟崛起、 民族主義高漲時,擔任各地主管的這批政治中心,會徹底錯估情勢,做出開戰的決定。

如同當年日本決定對美開戰,夢想藉由突擊使美國蒙受重大損失,進而接受談判,讓日本瓜分一半太平洋的情況。當年的留美、知美派都不抱持此幻想,但沒留美過的幻想可厲害著。

不過筆者是覺得,習近平再怎樣都不至於開戰,主要是因為中國軍方又不笨。當年日本囤積了三十年的艦隊,開戰前夕達到美海軍全體七成規模,結果不出三年就灰飛煙滅。

今天中國的海軍全體實力,還沒有美軍的三成,加上日本海自,恐怕低到一成多,空軍就更不用比。

筆者是這樣認為啦,賺錢有術、性命要顧,中國解放軍不是白癡。

相關閱讀:

文章來源:王立第二戰研所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01240/
碣石調幽蘭_關鍵評論


Photo Credit:未知 CC 0

把中國古典文學當「中國的」,根本是糟蹋了它真正的價值

發表於 | 社會
精選轉載
TNL 編輯精選好文轉載,感謝作者的熱情分享!
看更多精選轉載的文章

文:盛浩偉

講一個跟我目前研究有關的幾個小事,這些小事頗能體現二戰以前,東亞中日台之間的關係有多複雜。

但進入故事之前,要先講那個時代的前提。國高中歷史課本都有教,1868 年,日本進入明治時代,(名義上)政權從江戶幕府還至天皇手中,並且開始展開維新云云;然而,過去常常被忽略的是,江戶時代、明治時代的前半(明治二〇年 以前),最具地位的書寫語言及文體,其實是「漢詩文」。

「漢詩文」嚴格說是日語裡的講法,但望文生義大概也知道這就是指古文、文 言文,還有以近體詩為主的古典詩。或許有人會說,江戶不是有町人文學、俳句,還有什麼松尾芭蕉的《奧之細道》嗎?但是,町人文學主要的消費群是「町人」, 也就是住在都市裡的商人、職人,可真正具有政治地位的還是武士階級,而作為武士教養的公家文體,還是漢詩文,換言之,漢詩文是真正具有政治地位的,至於《奧之細道》,根據板坂耀子的著作,早已闡明在江戶當時,《奧之細道》其實是非主流的作品。

總之,當時社會地位較高的知識份子裡,最重要的知識教養其實是漢學,最主流的著述創作,也都是以漢詩文來進行的。這個情形到了明治初年更是持續。明治初年,日本的漢詩社、漢文社忽然大盛,而知識份子也無不以漢詩文為文化資本,來顯示自身教養,好比森鷗外夏目漱石等大文豪也留下許多漢文作品。

明治二十二年(一八八九),夏目漱石留學英國之前,在就讀東大的某個暑假寫下的漢文遊記《木屑錄》,開頭就是這樣的:「余兒時,誦唐宋數千言,喜作為文章。或極意雕琢,經旬而始成,或咄嗟衝口而發,自覺澹然有樸氣。竊謂,古作者豈難臻哉。遂有意于以文立身。」

或者,早這個五年,一八八四年,森鷗外的《航西日記》,八月三十日是這樣 寫的:「三十日,過福建,望臺灣。有詩:青史千秋名姓存,鄭家功業豈須論,今朝遙指雲山影,何處當年鹿耳門。又絕海艨艟奏凱還,果然一舉破冥頑,卻憐多少 天兵骨,埋在蠻煙瘴霧間。過廈門港口,有二島並立。詢其名,云兄弟島。有感賦詩曰:一去家山隔大瀛,廈門港口轉傷情,獨憐雙島波間立,枉被舟人呼弟兄。此 夕洗沐於舟中。」

簡而言之,江戶時期,漢詩文是正式的文學,到了明治,漢詩文更是有教養、 有知識的象徵。這種情形一直到明治二〇年代之後,才漸漸被言文一致體的日本近代文學(就暫且把它理解成日文的「白話文」寫成的吧)所取代。而這種鬥爭的轉 變,剛好就有一批具有深厚漢學素養的文人,漸漸變得無處發揮。

這種情形,在明治二十八年(一八九五)之後有了轉機。因為,甲午戰爭後, 日本得到了殖民地臺灣,而臺灣又是一個使用漢文的空間,縱使口頭說話彼此不能懂,但文字書寫語言卻能溝通無礙。(這種情形在古中國其實非常常見,因為各地 方言的差距實在太大,聽不懂、用「筆談」,本就是再自然不過之事。)

不過,能夠用文字書寫來溝通的,不是所有人,而是僅限於有社會地位、有受 教育的仕紳階層。對總督府而言,要統治這樣一個口頭語言不同的地方,當然要靠書寫語言的相同,於是,總督府變開始利用這種「同文」優勢,來與臺灣既有的仕 紳階級交流,一方面是懷柔,一方面是在還無法完全掌握臺灣情形時,暫時透過仕紳階級來鞏固地方統治,例如,將法條用漢文寫成,由仕紳階級再向地方不識字的 民眾傳遞滲透等等。

不過,總督府底下這些具有漢文素養的文人,未必真的有那麼強烈積極想要「統治」臺灣的意圖,更多時候,他們原本的意圖可能只是剛好找到一個新的、可以讓他們發揮自身能力的(漢文)空間(也就是臺灣)。甚至,這些日本漢文人,也在書寫之中展現了他們對臺灣土地的愛護。

例如一位名叫中村櫻溪的漢文人,就曾經遊歷臺北各地的山水,寫下諸多遊記,像是〈登大屯山〉裡寫道:「此間山川景物,率皆平日所熟覩,今在此山上而觀之,大者為小,高者為卑,近者為遠,奇者愈奇,秀者更秀,縹緲婉約,別開生面,臺北之巨觀盡于此矣。」

甚至是他離開臺灣前,還寫下〈居臺九樂八苦〉,細數住在臺灣的好與不好, 最後結論更說:「嗟夫有八苦而有九樂,足以相償,苟樂其樂者,則苦者不必苦,雖老死而埋骨于此,且無憾矣。」可見其對臺灣情感之深 — 當然,這不代表他們就沒有參與殖民體制、就可以免於殖民批判;他們仍是殖民者階級,只是,這裡想強調的是研究時也要注意殖民者階級內部亦非鐵板一塊。

以上是大時代的前提(好長的前提……),我要講的小事,跟一個叫久保天隨的日本漢文人有關。久保天隨,本名久保得二,乃日本漢學家,有深厚漢學素養,而且多次旅行中國南方,並且寫下許多詩作,也與中國、臺灣的傳統文人有密切交誼。

一九三四年,昭和九年,也是民國二十三年,久保天隨到澎湖一遊,並寫下漢詩集《澎湖游草》,更請當時福建的名詩人陳衍替其作序。但這個要求令陳衍有些尷尬,畢竟那時中日兩國關係不甚好(「兩國失和,連歲兵連禍結」),但最後,陳衍引用了春秋時代欒鍼子重的故事,將久保天隨和自己比擬做欒鍼與子重(「一為欒鍼,一為子重,斷章取義焉可也」)。

(欒鍼與子重的故事,懶得寫了,直接複製貼上維基百科: (鄢陵之戰時)欒鍼見到楚國令尹子重的旌旗,向晉厲公請求說:「楚國人說那面旌旗是子重的旗號,當初下臣出使到楚國,子重問起晉國的勇武表現在哪裡,下臣 回答說:『喜好整齊,按部就班。』子重問:『還有什麼?』下臣回答說:『喜好從容不迫。』現在兩國交兵,不派遣行人,不能說是按部就班;臨到事情而不講信 用,不能說是從容不迫。請國君派人替我給子重進酒。」晉厲公答應了,派遣行人拿著酒器奉酒,到了子重那裡,說:「我國國君缺乏使者,讓欒鍼執矛侍立在他左 右,因此不能犒賞您的從者,派我前來代他送酒。」子重說:「欒鍼他老人家曾經跟我在楚國說過一番話,送酒來一定是這個原因。他的記性真好。」子重接過酒一 飲而盡,不留難使者,重新擊鼓。這就是成語「好整以暇」的來源。)

這個久保天隨,很愛中國古典文化教養,甚至以此為傲,可他的個性似乎不太 好,時常做出這種為難人的事情。一九三二年,臺灣全島詩人大會在臺北孔廟舉行,有兩百餘人參與吟詩作對,之後,有人將優秀詩作款成冊,輯為《瀛洲詩集》發 行,更請久保天隨這位當時享譽中、日、臺三地的漢文人作序,沒想到,久保天隨居然「直言不諱」地說,這些詩寫得都不怎麼樣。(「……卷中所收,雖字堆錦 繡,篇競月霜,至典裁清拔,詞彩雅贍者,十指未足屈盡……其振起大雅遺音,發揚正聲純氣,蓋猶有待矣。」)

除此之外,他更認為,新教育底下傳授的現代學術知識,與舊漢學並不互斥 (「竊念彼受新教育者,晨夕攻究漢學,誦習經傳,固其根柢,高其才力,興至執筆,神完氣厚,則衙官屈宋、奴僕離騷,未必為難事」),最後居然還鼓勵臺灣的 古典詩人們要努力加油,寫得更好些(「予雖老矣,希與諸君從事於此,能碌碌無為而了斯生哉!」)當然,被這樣數落的臺灣漢詩人也不甘示弱。臺南的羅秀惠就 在另一篇序中反駁,強調其實是久保天隨成見太深,有眼不識臺灣文化之深厚(「先進禮樂,不失野人,蕞爾臺灣,文化已古。未至其地者,謬以蕃產外無長物也; 即視為殖民者,亦殆謂荒煙中悉蠻草也。豈知東瀛別有天地,天籟自鳴,採風時復軒輶,軒輊互見,遽以土分剪革,疵索吹毛,不亦傎乎!」),更暗暗呼籲久保天 隨應該多理解臺灣的美好(「應知海隅孤島,猶留美麗之遺名;漫侶世外漁樵,尚整風騷之餘韻。」)

叉個題,這個跳出來反駁的羅秀惠很有意思,一八九五年時公車上書反對割讓臺灣的時候,他也有參與;而臺灣割讓後,他還曾一度遷居北京,但最後卻還是搬回了臺南,在臺南的國語傳習所裡工作。講個小八卦,羅秀惠曾迷上當時臺灣三大美人之一的艋舺名藝旦王香嬋,一九〇五年還跟她結過一次婚,後來則以移情別戀收場。再講個小八卦,這個王香嬋詩文素養極高,乃當時少數能賦詩之女性,更被傳為連雅堂的紅粉知己。

拉哩拉雜講了很多,來整理一下:

第一,日治時期臺灣有沒有漢文、有沒有因為日本的統治而讓所謂「傳統」斷 裂?答案是,至少到三〇年代,這些「傳統」都還興盛地存在,甚至與總督府的官方離不開關係。要說保存「傳統」就是堅守「民族」的界線、就是對日本帝國侵略 與統治的「抵抗」嗎?很難。但是反過來,要說傳統就是跟總督府站在一起、成為統治的同謀嗎?其實也很難。這些因素都有,問題是他們之間是怎樣交互作用、彼 此影響(更別提這篇還完全沒有把受新文學、新式教育的那一方給拉近來看)。

第二,能說久保天隨是完全是帶著殖民者的傲慢嗎?但別忘了,他所懷有的漢文素養,在現代化劇烈的日本裡,早就已經成為某種邊緣,也是因此他才需要到閩南或臺灣等地來另尋發揮的空間;但可以確定的是這裡的現實卻與他的幻想有不小差距。

第三,羅秀惠最後回來臺灣並在總督府底下工作,他是漢奸嗎?可是臺灣是他的故鄉,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可能還有很多他的人際關係網,反而在北京是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回來臺灣並且依能力找尋安身之所(而安身之所又都被總督府所網羅),其實似也無可厚非。

第四,全島詩人大會(這是吟作古典詩的大會),難道就是延續美好的傳統文 化嗎?但全島詩人大會又往往接受總督府的支持、飲宴,其實與統治者是站在一起的,相較之下,那些「拋棄」中國傳統,學日文、講日語、力求現代化的那批人, 反倒是更顯現了對殖民者的積極抵抗意識。(這些學日語的人到了戰後,都被國民黨視為漢奸、被日本文化「污染」,倒是傳統文人多成為國民黨之協力。歷史真的 很諷刺。)

第五,中國跟日本完全是敵對嗎?其實從久保天隨跟陳衍的交流看來,以漢文教養為基礎的東亞共同體是存在的,而且到二〇、三〇年代(等於是中國白話文運動之後十年)之後都還實際運作著,那種文化交流,完全不是以今日狹隘的國家分界所能想像的情況。

臺灣的歷史,尤其日治時代,要複雜就有多複雜,要把它簡化成什麼民族精神的失落、傳統的斷裂云云,並且從這種自己妄想的假設來發展論述,根本就是無比荒謬的一件事;要把這些複雜脈絡的交錯,都回歸到「中國面臨西化的衝擊」,也是癡心妄想。說要「歷史地看」,就拜託好好看待歷史,看文獻看史料,看那個時候整體到底講了什麼、做了什麼,再來下判斷。光提幾個人物,彼此的關係跟背後的脈絡就這麼複雜了,更別說我沒提到的臺灣其他脈絡,還有沒有納入視野的韓國與滿州國的情形。

前陣子,聽留學的學妹轉述一位這邊的老師的說法,他講:所謂的中國古典文 學,如果只把它當「中國」的東西(自古以來所有中國人所共享云云),那不只是民族主義的意識型態作祟,更是完全糟蹋這些東西的價值。但老實說,我們的教 育,其實一直都是這樣教導我們的:漢字是中國的東西、中國的文言文才是正統,云云,而完全忽略這個文字系統跟文化,其實根本是整個東亞(含東南亞)所共享 的;而且它之所以有力量,也正是因為被視為邊陲、邊疆、非傳統的文化體不斷回過頭來挹注這個「傳統」,才讓它有發展的動能。

把這些東西視為靜態,視為不可更動的神聖傳統,視為「我們的」(且他人的髒手不要來碰)東西、民族精神的象徵,那才是最荒謬偏狹的一種看法。如何用這種廣闊的視野為基礎,來檢視發生在臺灣這個特定空間上的歷史,才是真正的認識自己,理解歷史。

文章來源: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





産經新聞 東京版 第二面 平成27年9月28日
産經東京版第二面270928e

http://www.sankei.com/politics/news/150928/plt1509280003-n1.html
中国の尖閣領有権主張、また崩れる 17世紀作製、初の近代的地図「皇輿全覧図」に記載なし
 清朝が1600年代後半に台湾を領土編入した後に作製した版図に、尖閣諸島(沖縄県石垣市)が含まれていないことが、拓殖大学の下條正男教授の調査で分かった。中国政府は尖閣諸島の領有権の正当性を主張する際、「台湾の付属島嶼(とうしょ)の一部であったこと」を根拠としてきた。下條氏は尖閣諸島領有の正当性をアピールする資料として政府・与党に働きかける考えだ。
 「皇輿全覧図(こうよぜんらんず)」と題する中国全土の地図で、1699年に清朝・康煕帝がイエズス会の宣教師に作製させた。中国全土で大規模な測量を行い、製作し、1717年に完成した。その後、初めての近代的地図として、中国全土の地図を作製する際の基準として利用されるようになった。この地図には1683年に福建省に編入した台湾、澎湖諸島は描かれているが、尖閣諸島は含まれていない。
 中国政府は、周辺海域の海底に石油などが埋蔵されている可能性が指摘された後の70年代に入ってから尖閣諸島の領有権を主張し始めた。中国国家海洋局は、ウェブサイト「釣魚島(尖閣諸島の中国名)-中国固有の領土」で、尖閣諸島を中国領と主張する根拠として明、清代の地図を列挙している。
 しかし、中国政府が尖閣諸島を「日本領土」と表記した1969年製の地図もすでに発見されている。下條氏は今回の発見を「中国政府が尖閣諸島の領有権を主張する際の歴史的根拠がないことを示す貴重な資料だ」と評価している。

---------------
以上の産經の報道は、意義有るものとして基本的に評價したい。「皇輿全覽圖」は著名なもので、そこに尖閣が含まれてゐないことも隨分早くから知られてゐた。少しインターネットを檢索しただけでも、下リンクに出てゐる。
http://senkakujapan.nobody.jp/page099.html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928/34539294/

また、この地圖に描かれた臺灣の領土範圍については、當然臺灣で關心が高く、臺灣のデジタル展示でも大きく扱はれてゐる。
http://digitalatlas.asdc.sinica.edu.tw/map.jsp?id=A103000041#

「地圖に載ってゐないから領土ではない」といふ論法は、逆に「地圖に載ってゐれば領土だ」といふ論法を誘ひ出すことになる。好例が西暦1561年頃の明國『籌海圖編』の「沿海山沙圖」である。
パノラマ赤78文字
この『籌海圖編』の「沿海山沙圖」に赤色の破線を加へたのは、私の詳細な考證にもとづくものである。現チャイナ側は考證などお構ひなしに、地圖に載ってゐればチャイナ領土だと主張してゐる。この圖は「皇輿全覽圖」よりも約百五十年早い。「皇輿全覽圖」は小さな尖閣を省略しただけだ、と現チャイナが反駁することが預測される。
 小さな島が省略されるのは、現代地圖でも有り勝ちなことで、チャイナの主張によれば西暦1967年の「日本地圖」に尖閣が含まれない、
http://jp.eastday.com/node2/home/tj/node1626/node1630/userobject1ai69905.html
のださうだ。
1967日本地圖

このやうな屁理屈に對抗するためには、尖閣の西側に線を引いた地圖が極めて重要である。
表紙反駁マニュアル


ついでながら、今囘の産經の報道は、BBC中文網でも紹介されてゐる。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2015/09/150928_japan_china_territorial_claims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2015/09/150928_japan_china_territorial_claims

文中では私の紹介した圖について、「清國に含まれない」でなく「琉球に含まれる」と書いてゐる。分界線の御蔭である。



蘋果日報【民報】
日教授提證據!釣魚台不是中國的!200年前清朝官員有詩為證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922/696551/

李鼎元東西界圖投稿臺灣
釣魚台東西界圖,姑米山、馬齒山為琉球國界,五虎門是清國國界,位於兩國界中的釣魚台為無主地(石井望教授提供)

(摘錄  全文請連結民報)
(記者林冠妙/台北報導)繼發表歐洲古地圖證明釣魚台自古不屬於中國後,日本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石井望昨(21)日再公布最新史料,以清國官員李鼎元〈馬齒島歌〉證明釣魚台東、西面各有國界,而釣魚台位於兩國中間公海中的無主地,推翻兩岸政府長期來主張釣魚台僅有東面國界、國界以西全屬中國的說法,直呼此說法根本是騙局一場。
 
長期研究、發表釣魚台古史專書的石井望教授,近日來台召開「一言定論!欽命使節表述,釣魚台東西各有國界」記者會指出,保釣人士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數十年來一向的慣技,只說釣魚台東邊有一條國界線,而釣魚台位於琉球國界之外,國界以西全是中國的,卻絕口不提釣魚台西面、清國的國界線,蒙蔽世人。
 
石井望在會中公布最新史料,1808年清國欽命冊封琉球副使李鼎元,他東渡琉球停泊在馬齒山(慶良間島)時,詠一首長詩〈馬齒島歌〉,內有一句話將釣魚台東西方的兩條國界線對比起來:「三十六島此門戶,絕類竿塘石虎五」,三十六島是琉球國所有的島嶼概數,用來代稱琉球全島,意謂馬齒島是琉球國的門戶(國界),五虎門則是清國門戶。
 
石井望解釋,「石虎五」是福州河口的五虎門,閩江口的五虎門及馬祖列島竿塘附近是清國國界線,「絕類」為相似之意,「三十六島此門戶,絕類竿塘石虎五」全句話意思是,馬齒山、姑米山是琉球門戶,竿塘、五虎門是清國門戶,雙方極其相似,東西兩面都有國界恰成對稱之形,而在中間的釣魚台列嶼......(摘錄  全文請連結民報)

記者會民報石井寫眞

長期研究、發表釣魚台古史專書的日本長崎大學教授石井望(黃謙賢攝)

今天是九月十九日,從紐約時報紀思道記者的部落格引發議論以來,至今正滿三年。我反駁該記者的文章曾收入期刊如下。

「前導者と記録者、東西二界の間にて―ニューヨークタイムズの邵氏の文に駁す―」收入『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第二卷第二期,平成二十五年(西元2013年)四月。
http://www.amazon.co.jp/dp/toc/4905285216/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453586.html
http://islandstudies.oprf-info.org/jp/journal/00003/

此文譯自漢語官話原文,原文始見於『純心人文研究』第十九期,平成二十五年一月,連結如下。

http://ci.nii.ac.jp/ncid/AN10486493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2MwcvRggQjpSnJWbkpHZ1ZwTVE/
後重錄於『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第二卷第二期篇末。今轉載官話原文如下。
---------------------
「嚮導者與執筆者,在東西兩界間~~駁紐約時報邵氏文章」
1、前言  
 平成24年9月19日,紐約時報網頁内著名記者紀思道氏的部落格(博客)登出了臺灣政治大學邵漢儀教授的一篇文章,題目爲「關於釣魚島,日本難以示人的真相」(註32)。此舉實質上偏袒臺灣方面個人的主張,遂引來了日本駐紐約領事館川村泰久首席領事在部落格下方發貼囘應,而因首席領事發貼,遂更産生反響,廣爲各大媒體所報導。
 邵漢儀教授主要討論甲午(明治27,西暦1894年)日清戰爭以後的國際公法問題,但其論據却全靠甲午以前的史料爲本,認爲甲午以前釣魚臺已是清國領土,日本納入領土是「奪走」。他的主張並無新意,海峽兩岸政府的説法久已與此雷同,只要甲午年以前不是清國領土,其論據不攻自破。這次不過因紐約時報盛名而引起反響而已,不是該報,本人也不至於特地撰文反駁。以下專就甲午以前的漢文史料反駁邵教授的觀點。
---

32  原題「The Inconvenient Truth Behind the Diaoyu/Senkaku Islands」,網址:http://kristof.blogs.nytimes.com/2012/09/19/ (平成25年2月24日瀏覽覈實。) 

---

2、綜述航行史  
 先綜述該海域航行史。釣魚列島最古的史料是明國陳侃『使琉球録』,書中航程載及釣魚嶼之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中華民國外交部均主張明國人最早發現釣魚島。可我們不能忘了陳侃啓航前的三喜。一喜是琉球貢船至,可諮訊消息。二喜是琉球接封船至,可作前導。三喜是琉球派一名司針及三十名船夫助航,可借以渡(註33)。陳侃本來畏懼航程,有了琉球人同航,纔敢渡海,遂有此三大喜。他在琉球人相助下所記録的釣魚嶼,是誰最早發現的呢。我們不得不推測琉球人早已發現到,並以漢文命名,陳侃只是記録者(註34)。倘連釣魚嶼都不知道,怎能司針。
 自陳侃以下,歴代使録顯示最熟悉釣魚島的莫過於琉球人。福州啓航時,多由福建人擔任司針(司羅盤),而當船過臺灣海峽北側時,即換由琉球人司針,汪楫、徐葆光、李鼎元的三次使録均顯示如此(註35),却沒有一次顯示福建人一貫司針到琉球界。僅此即可看出琉球人對釣魚列島海域熟悉程度。甚至陳侃使録及茅瑞徴『皇明象胥録』,均只説航程由琉球人司針(註36),近乎認爲從一啓航,始終由琉球人司針到底。
 然而琉球國小而弱,明清國人記録琉球的歴史文化,猶如西班牙人記録馬雅、印加的歴史文化,有時需要仔細辨別清楚,纔能判定某一文化現象屬於本土。我們不能單看了西班牙人的史料,就籠統把它視爲西班牙人的功勞。以上雖非邵氏所論及,更無關國際公法,但人文環境總不能不講。

---

33 原文見鄙著『尖閣釣魚列島漢文史料』,長崎純心大學比較文化研究所,平成24年,第14頁。
34陳侃三喜,早有定論,見奧原敏雄「動かぬ尖閣列島の日本領有權」,載『日本及日本人』第1515期,J&Jコーポレーション,昭和48年,第68頁。
34 其中汪楫詳下文,徐、李則見上引書(註33),第134頁及第184頁。
35 陳侃使録末附題奏云:「海道往來皆賴夷人爲之用。」今用『使琉球録三種』,大通書局昭和59年活印本,頁49。茅瑞徴『皇明象胥録』卷一「琉球」條云:「其國屆期遣看針通事一人并水手來與偕,密室看針。」華文書局據崇禎刊本影印,昭和43年,頁92。
36 原文見上引書(註33),第123頁至第125頁。

---

3、中外之界在清國外  
 邵漢儀教授所引甲午以前的漢文史料有二,一是康煕23年(貞享元年)汪楫『使琉球雜録』,一是道光纂同治刻的『重纂福建通志』。汪楫使録云:
    薄暮過郊(或作溝),風濤大作。
    ……問:「郊之義何取。」曰:
    「中外之界也。」「界,於何辨。」
    曰:「懸揣耳。然頃者恰當其處,
    非臆度也。」(註37)
細看此數句,可以看出「中外之界」是船中某人臆度之語,汪楫前此未知有中外之界。那麼船中誰有能力告訴汪楫此消息呢。我們不得不推測是琉球人。汪楫此行,和歴代使行一樣,由琉球人作嚮導。且此次還很特別,船在臺灣海峽北側時,琉球人認爲該向東北方向航行,福建人認爲該向東南,汪楫聽從了福建人的主張,結果越來越接近臺灣海峽南部。此時正當康煕22年6月澎湖海戰酣熱之際,船不可太向南。汪楫夢中得讖,凌晨醒來,令福建人急轉舵,仍按琉球人主張的東北方向航行,險脱身命之危。現有汪楫『使琉球雜録』原文歴歴可睹(註38)。可知由此以往釣魚島航線掌握在琉球人手中,中外之界是琉球人語。汪楫還在書中批評歴代使節誤向東北方向航行者十人而九(註39),這從反面説明歴代使節對琉球人依賴度之深。
 邵教授認爲「中外之界」是「China」和外國之間的界線,其實不然。中外原義是内外,原文還缺「國」字。汪楫『觀海集』云:
    「過東沙山,是閩山盡處。」(註40)
閩山是福建省的陸地。東沙山是現今馬祖列島中的一島(註41)。汪楫東渡,時當澎湖海戰,臺灣未入版圖,更未建省,福建盡了,只有藩屬國及無主地,可知汪楫所認爲航路上的清國東界是臺灣海峽的東沙山,而釣魚島及「中外之界」都遙在清國界外,邵教授之説不通。
---

37 原文見上引書(註33),第123頁至第125頁。
38 原文見上引書(註33),第116頁至第121頁。
39 説詳鄙撰「尖閣釣魚列島雜説四首・順風相送は琉球人の航路だった」,『純心人文研究』第19號,長崎純心大學,平成25年3月。
40 原文見上引書(註33),第130頁。
41 東沙山今地有二説,一説指今東莒島,一説指今東沙島,都是現今馬祖列島中的一島。其中東莒島以「東沙禽倭」著稱,即日本使節明石道友協助明國沈有容將軍捕獲倭寇的事件。説見何孟興「明代福州海防要地竿塘山之研究」,『止善』第7期,朝陽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平成21年12月。

---

4、東中西外  
 那麼琉球人所言中外之界,中是哪一側,外是哪一側呢。我們不得不推測中是東面的琉球,外是西面的無主地,而汪楫所過「郊」猶如道教風水的城内和城外的分界。
 道教有郊祭,遙祭天地於郊。琉球人一向習染於明國以後的風水地理思想,學界有相關著作多種(註42)。歴代使録也往往用到風水術語,如「鎮山」見徐葆光『中山傳信録』,風水認爲是各地的主山;「案山」見郭汝霖『重編使琉球録』,風水認爲是前方的内外中間的小山。徐葆光還有「中山大宅居中央」之句,「大宅」也是風水觀念,中山即琉球。可知琉球的風水體系以琉球爲中(註43)。那麼琉球人告訴汪楫的「郊」,也應當理解爲琉球人的風水觀念,把琉球全域視如一城,郊是城域的最外側地帶,其東爲域中,其西爲域外。
 東中西外的另一根據是琉球西界所在地。歴代釣魚島航線史料中,琉球西界或在古米山(久米島),或在赤嶼(大正島)。如郭汝林説在赤嶼(註44),茅瑞徴説在古米山(註45),諸書所載均不出二島之間。至於明國福建東界,遙在馬祖列島附近(註46),與汪楫略同,後來清國侵占臺灣北岸,纔以鷄籠(今基隆)爲界(註47)。歴代東西兩界均有紀録,中間是無主地,可以研判。而汪楫書中琉球人所言之界,約在赤嶼之東,恰與琉球界相一致。我們應當推測中外之界是琉球界在祭祀活動中的表現,琉球爲中,其西爲外。
 不僅如此,釣魚列島海域的西面還有另一條中外之界。清初張學禮『使琉球記』(註48)云:
    過分水洋矣。此天之
    所以界中外者。
這條中外之界的位置,約在臺灣海峽北側(註49),恰與清國東界相彷彿,與汪楫所聞中外之界遙相爲對,一在東,一在西。中間的釣魚列島在兩邊看來都是外。這是古人朴素的無主地概念。當然我們不能忘了,兩個中外都不是明確的國界,只是文化的、祭祀的分界,雖與兩個國界依稀相倣,而歴代位置有一定的幅度,靈活變動。
 後人把汪楫所聞中外之界理解爲西中東外,是大中華思想所使然,猶如美國英語族群自視爲文明,本土原居民爲非文明。世人毎常譏難這種思想是不健全的,釣魚列島的爭論中也不該獨免。
---

42 略如窪德忠『沖繩の風水』,平河出版社,平成2年。町田宗博、都築晶子「風水の村序論・北木山風水記について」,『琉球大學法文學部紀要・史學地理學編』第36期,平成5年3月,頁99至213。
43 關於歴代使節所用風水術語,説詳鄙撰「尖閣釣魚列島雜説七篇」,收於『ことばと人間形成の比較文化研究・長崎純心大學共同研究報告書』,平成25年3月,自右第1至46頁。
44 説詳いしゐのぞむ撰「尖閣前史、無主地の一角に領有史料有り」,『八重山日報』平成24年8月3日至7日,第2版。網路全文在該日報網站内: http://www.yaeyama-nippo.com/ (平成25年2月24日瀏覽覈實。)
45 茅瑞徴『皇明象胥録』卷一「琉球」條:「望見古米山,即其境」,見上引影印本(註36),頁92。
46 説詳上引論文(註43)。
47 説詳上引論文(註34),頁71。
48 見上引書(註33),頁99。
49 説詳上引書(註33),頁101至110。

---

5、後山大洋之北  
 邵教授所引另一史料是道光『重纂福建通志』卷八十六「海防・各縣衝要・葛瑪蘭廳」條。其文云:
    後山大洋,北有釣魚臺,
    港深可泊大船千艘。崇
    爻之薛坡蘭可進杉板船(註50)。  
此句看似可證明釣魚臺在治權上隷屬臺灣・葛瑪蘭廳(今宜蘭)。然而港猶灣,不是指碼頭。「可」字也只能説明灣口大小可容十艘(千艘當作十艘),未言清國曾泊過船。
 在帆船時代,福州啓航的釣魚臺航線總是須要利用季風,夏往冬返,不可能到達釣魚臺即刻囘航。凡是經此海域的船,都須到琉球逗留數月,然後經由北路大洋返抵浙江南部或福建北部(返程極罕經過釣魚臺及臺灣北端),因此釣魚臺的地理訊息和琉球是分不開的。這是只有琉球人纔熟悉釣魚臺的根本原因,我們不得不推斷灣深可泊之説來自琉球人提供的訊息。
 同條的崇爻及薛坡蘭,即今花蓮,是葛瑪蘭廳界外之地,也是清國界外。有該書本身的卷首「臺灣府山險水道關隘古寨疆域圖」及「臺灣海口大小港道總圖」爲證,均繪至葛瑪蘭廳南端蘇澳港爲止,其外一片空白,偌大的崇爻及薛坡蘭根本不存在。至於卷4「疆域」則乾脆省去葛瑪蘭廳不載(註51)。可知「葛瑪蘭廳」條所載竝不全是清國版圖。且該條本身還説:
    北界三貂,東沿大海(註52)
可知三貂以北、海岸以東的釣魚臺的確是界外。邵教授所舉條目本身就已自我否定。前此咸豐『葛瑪蘭廳志』(註53)卷一「疆域」也説:
    廳治東至過嶺仔,以海爲界,
    十五里。……北至三貂遠望
    坑,與淡水廳交界,六十五里。
    ……東北至泖鼻山,與淡水
    洋面界,水程九十五里。
道光『葛瑪蘭志略』卷一「疆域志」(註54)也雷同。很清楚,界北界東的釣魚臺從未隷屬過臺灣。
---

50 見上引書(註33),頁238。
51 正誼書院刊本,同治7年(明治元年)。
52 原文見上引書(註33),頁238。説詳上引論文(註43)。
53 咸豐2年(嘉永4年)序『葛瑪蘭廳志』,大通書局活印本,昭和59年,頁6。
54 道光17年(天保8年)序『葛瑪蘭志略』,大通書局活印本,昭和59年,頁13。

---

6、馬關條約  
 馬關條約規定割讓「臺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註55)。其「附屬」二字,既指附隨,亦須隷屬。尾崎重義氏早就説過:「魚釣島附屬於臺灣之説,不是政治的,而是地理的」(註56)。這是重要的詮釋。倘地理上附隨而治權上不隷屬,自然無權割讓給別國,豈可包括在條約内。葛瑪蘭廳界外附隨釣魚臺,對馬關條約不起任何作用。
 邵漢儀教授的出發點已謬誤如上,其後經過七十多年,忽然主張釣魚島主權,到底誰對誰錯,敬請公衆及紀思道先生試行判斷。
---

55 原題「馬關新約」,收於王鐵崖『中外舊約章彙編』第1冊,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昭和32年,第614頁。
56 見尾崎重義「尖閣諸島の歸屬について―中―」載『レファレンス』第22卷第10號,國立國會圖書館調査立法考査局,昭和47年10月,頁33。

---

7、結言  
 邵漢儀教授撰文後數周,在末尾添了三則史料照片,意在加強根據。第一則『臺海使槎録』(註57)卷二「武備」云:
    山後大洋,北有山,
    名釣魚臺,可泊大船十餘。
    崇爻之薛坡蘭,可進杉板。
這是『重纂福建通志』所據原書,文字約略雷同,而原書的上文還説兵船可巡哨之所只有七大灣口而已,其餘衆多小灣口無法巡哨,只通杉板船及罟仔船(地曳網漁船)、小漁船(註58)。須注意這是哨,亦即巡邏,竝不駐軍。臺灣的海防是福建的延伸,福建兵制自上至下依次是衞、所、巡檢司,而海防則依次是寨、遊、汛。汛即哨,哨地沒有常駐軍,只是按季巡哨而已。連七大灣口都只哨不駐,況其餘衆小灣口,許毓良氏評該條説「由於無水師巡哨,本身就是偸渡、走私上岸極佳的地點」(註59)。而清國界外的釣魚臺及薛坡蘭更附其下,注爲「山後」(臺灣東部)。七大灣及衆小灣都在山前(臺灣西部),但不注明「山前」,可知此處的「山後」不是有意的分類,而是漫不經意的附載。釣魚臺邊十艘大船都可以停泊,該是重要灣口,何以不言哨,亦不與可哨七灣竝列呢。顯然該島竝非清軍「哨」地,而是另有訊息來源,僅鈔附在末而已。來源必是琉球人,説已見上。我們可以從「大船十餘」一語,看出琉球人對釣魚臺重視程度。
 邵教授附加的第二則是咸豐2年(嘉永4年)成書的『葛瑪蘭廳志』卷八「紀事」内「蘭界外」一段末引『重修臺灣縣志』,也述及大洋北有釣魚臺。蘭界外即葛瑪蘭界外,可知釣魚臺是清國界外之地(註60)
 最後一則是周懋琦『全臺圖説』,成書於同治12年(明治6年)。去年九月馬英九總統發現其中也有「大洋北有釣魚臺」之語,屢見報導(註61)。然而此語屬奇來條内,奇來即今花蓮,也在葛瑪蘭界外,亦即清國界外(註62)
 以上三則都是清國版圖外事,與『重纂福建通志』竝無二致,邵教授引此,不僅多此一舉,反而自證其非。(終)
---

57 約成書於雍正3年(享保10年),説詳林淑慧『黄叔璥及其臺海使槎録研究』,萬卷樓公司,平成16年,頁109至110。
58 原文見上引書(註33),頁158至159。
59 見許毓良『清代臺灣的海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平成15年,第16頁。
60 説詳鄙撰「馬英九閣下、尖閣史料ご提供に感謝」第2回,平成24年11月27日『八重山日報』第5版。網路全文見: http://www.yaeyama-nippo.com/ (平成25年2月24日瀏覽覈實。)
61 如「釣魚臺,馬:清朝全台圖説記載,史料鐵證」,載於『中央日報網路報』,平成24年9月14日。網址:http://www.cdnews.cojavascript:void(0)m.tw/cdnews_site/docDetail.jsp?docid=1020339842 (平成25年2月24日瀏覽覈實。)
62 説詳上引論文(註43)。

---

kristof


.

シュティーラー圖册
「Stielers Hand Atlas」
内の明治二年「支那高麗日本圖」
(China Korea und Japan)
で尖閣の西側に界線が引かれてゐるのは
伊井茂氏が米國議會圖書館ネットで見つけたが、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8318012.html
もう一枚同じ版がインターネットに出現した。
「Atlassen en kaarten verzamelen」
(世界圖册と地圖蒐集庫)
http://www.atlassen.info/atlassen/perthes/stiha05/stiha05p.html
http://www.atlassen.info/atlassen/perthes/stiha05/picsxl/stiha1869k043c.jpg
http://www.atlassen.info/atlassen/perthes/stiha05/picslarge/stiha1869k051.jpg
といふサイトである。同じ圖册中のポリネシア圖でも尖閣は日本側に屬する。

Stieler1869_Plynesien


Stieler1869_ChinaKorea_und_Japan



 臺灣のメディアとしては自由時報が著名だが、二番手としては蘋果日報もあり、論壇を持ってゐる。最多の例で1500字。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forum/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50801/36698160/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bloglist/supplement/836825/
「新頭殻」 New Talk。平成22年創業。論壇及び情報提供。3300字の例あり。平均1200字ほど。專欄形式でなく、不特定の研究者投稿なども有る。知名度の高い著者が多い。
http://newtalk.tw/opinion/list
http://newtalk.tw/howto
http://newtalk.tw/contact
editor@newtalk.tw
「風傳媒」。平成26年創業。3500字の例もあり。專欄著者の人數も多い。やや藍色寄り。
http://www.storm.mg/category/2
https://smgmarvels.typeform.com/to/Ws9k3b
「民報」 論壇及び專欄及び情報提供。規模はやや小さい。論壇は公民あり專門家あり。論壇の字數は3400字の例あり。
http://www.peoplenews.tw/list/%E8%AB%96%E5%A3%87
http://www.peoplenews.tw/list/%E5%B0%88%E6%AC%84
twmingbo@gmail.com
「東森新聞雲」も大きく、論壇も持ってゐる。投稿先は editor@ettoday.net だ。字數は最多でも1900字ほど。
http://www.ettoday.net/feature/88
http://travel.ettoday.net/article/540717.htm
「關鍵評論」も大きい。インターネットメディアに限定すれば二番手らしい。字數多寡問はず。但し單篇は「讀者投書」に入れられる。
http://www.thenewslens.com/
http://www.thenewslens.com/authors/
http://www.thenewslens.com/contactus/
http://2.bp.blogspot.com/-jj3DI_X91eA/VVJK3s-lz_I/AAAAAAAAAW4/fGXpN1aUQMw/s1600/%E5%8F%B0%E7%81%A3%E7%B6%9C%E5%90%88%E6%96%B0%E8%81%9E%E9%A1%9E%E7%B6%B2%E8%B7%AF%E5%AA%92%E9%AB%94%E7%B2%89%E5%B0%881504Alexa.png
今日新聞Now Newsも大きいが、專欄は固定著者方式。
http://www.nownews.com/cat/politic/celebritycomment
 「天下雜誌」の「獨立評論」。老舗である。昔は藍營のやうな印象が有ったが、今見ると緑營の評論が多い。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28
 「公庫」(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最多の例で2300字。
http://www.civilmedia.tw/%E6%88%91%E8%A6%81%E6%8A%95%E7%A8%BF
 「想想論壇」もかなり大手だ。小英教育基金會の旗下だ。小英教育基金會は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女史の創立した基金である。字數制限は1200-1500字。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submit

 想想論壇及び民報及び公庫は蘋果日報と協力してゐる。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50731/659372/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50731/659899/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50731/659271/
雅虎奇摩にも轉載されるらしい。
 尖閣研究の結晶を「公民來凾」とか留言板の類に投稿するつもりは無い。世界最尖端の水準を自負する者としてそんなことは有り得ない。しかし上記數種の論壇は、專門的背景の撰者がそれぞれ責任を負ふ形式で投稿してゐる。私が最新未公開成果を含む文章を投稿しても良いだらう。このブログに書くより餘程良い。
 他に「紛你的」といふのは眞面目な討論でなく面白をかしい寫眞などが中心で、若者向けだ。規模は小さい。私の目的には合はないだらう。
http://www.funnid.com/




公庫


風傳媒





尖閣諸島の法的地位-日本領土への編入経緯とその法的権原について(下の一)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第4巻2号
http://islandstudies.oprf-info.org/jp/journal/00007/


尖閣諸島の法的地位-日本領土への編入経緯とその法的権原について(中)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第4巻1号
http://islandstudies.oprf-info.org/jp/journal/00006/


日本の領土「尖閣諸島」と領有権: 国際法的および歴史的考察
尾崎重義  日本戦略研究フォーラム季報 (61), 3-9, 2014-07

尖閣諸島の法的地位 : 日本領土への編入経緯とその法的権原について(上)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3(2), 6-27, 2014-04

国際法の泰斗が叱告 中国は「尖閣」の愚昧を天に恥じよ 
尾崎重義  正論 (505), 78-85, 2014-02

Japan's Sovereignty over the Senkaku Islands
Shigeyoshi Ozaki
Ship & Ocean Newsletter Selected Papers no.17
November 2013,  pp.26-27
http://www.sof.or.jp/en/news/pdf/ssp17.pdf

尖閣諸島と日本の領有権(緒論)(その3・完)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2(2), 6-33, 2013-04

WEDGE OPINION 尖閣はなぜ日本領か 歴史的・法的根拠を示そう
尾崎重義  Wedge 25(1), 12-14, 2013-01

WEDGE REPORT 尖閣はなぜ日本領か 歴史的・法的根拠を示そう
 尾崎重義  Wedge Infinity  2013-01-18 (インターネット短縮版)
http://wedge.ismedia.jp/articles/-/2472


尖閣諸島と日本の領有権 : 国際法的及び歴史的考察
尾崎重義  防衛法研究 (37), 23-36, 2013

尖閣諸島と日本の領有権(緒論)(その2)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2(1), 8-27, 2012-10

日中史料解読 中国の主張を徹底論破する 
尾崎重義  新潮45 31(10), 98-103, 2012-10

Senkaku Islands and Japan's Territorial Rights
OZAKI Shigeyoshi
Discuss Japan, Japan Foreign Policy Forum, Diplomacy No.12 http://www.japanpolicyforum.jp/archives/diplomacy/pt20121107170455.html

尖閣諸島と日本の領有権(緒論)(その1)
尾崎重義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1), 8-17, 2012-06

「台湾の国際法上の地位」再論(その4)21世紀の視点から見て
尾崎重義  国際政治経済学研究 (25), 65-77, 2010-03

「台湾の国際法上の地位」再論(その3)21世紀の視点から見て
尾崎重義  国際政治経済学研究 (24), 31-39, 2009-09

「台湾の国際法上の地位」再論(その2)21世紀の視点から見て
尾崎重義   国際政治経済学研究 (23), 47-61, 2009-03

「台湾の国際法上の地位」再論(その1)21世紀の視点から見て
尾崎重義  国際政治経済学研究 (21), 1-11, 2008-03

「日本と東アジアの対話」報告要旨(二松学舎大学国際政治経済シンポジウム2006)
尾崎重義   二松学舎大学國際政経論集 13, 171-173, 2007-03

大陸棚問題で突出する中国の国家エゴ 世界が注視し、国際法が試される尖閣の帰属
尾崎重義   中央公論 119(10), 102-111, 2004-10

尖閣諸島の国際法上の地位 : 主としてその歴史的側面について
尾崎重義   筑波法政 18(1), 177-258, 1995-03

大陸棚境界画定の法理-下-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4(9), 39-69, 1974-09

大陸棚境界画定の法理-中-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4(8), 69-84, 1974-08

大陸棚境界画定の法理-上-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4(6), 53-79, 1974-06

尖閣諸島の帰属について-下の2-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2(12), 152-173, 1972-12

尖閣諸島の帰属について-下の1-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2(11), 58-67, 1972-11

尖閣諸島の帰属について-中-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2(10), 28-60, 1972-10

尖閣諸島の帰属について-上-
尾崎重義   レファレンス 22(8), 30-48, 1972-08


島嶼センターホーム

明・許孚遠「疏通海禁疏」,收於『敬和堂集』:
「同安、海澄、龍溪、漳浦、詔安等處姦徒,每年於四五月間,告給文引,駕使鳥船,稱『往福寧卸載,北港捕魚,及販雞籠淡水』者,往往私裝鉛硝等貨,潛去倭國。」
http://www.guoxue123.com/jijijibu/0201/00hmjswp/406.htm

明・許孚遠「海禁條約行分守漳南道」,收於『敬和堂集』:
「小番名雞籠、淡水,地鄰北港捕魚之處。」
http://kanji.zinbun.kyoto-u.ac.jp/kanseki?record=data/FANAIKAKU/tagged/4359029.dat

「北港」今屬於臺灣嘉義北面的雲林縣。為早期臺灣最著名港口,西元16世紀倭寇曾聚居於此。進入17世紀,『皇明實錄』萬曆四十五年八月一日記載,海道副使韓仲雍問日本人「何故謀據北港」。

廖大珂「關於中琉關係中釣魚島的若干問題」收於『南洋問題研究』2013-1期第100頁認為:
「許孚遠的報告指出,北港,即台灣最北部地區,歷來就是福建人捕魚之處,福建人的遠洋捕撈業相當發達,捕撈活動已從台灣北部遠及日本。並稱“又有小番,名雞籠、淡水,地鄰北港捕魚之處”。這個地鄰基隆、淡水的“北港捕魚之處”毫無疑問就是台灣以北的釣魚島海域。」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LYWT201301009.htm
http://218.22.190.134/QK/83427X/201301/44937526.html
http://wenku.baidu.com/view/53ba507da98271fe910ef9c3.html
http://www.doc88.com/p-1761985218282.html

 廖大珂先生是福建人,研究福建與海外交通史,近期任厦門大學教授。他認為「北港」就是釣魚嶼海域,可以證明當時福建人在釣魚嶼海域從事捕撈業。
 嘉靖萬暦間,由鷄籠往日本,有一條飛渡東海的著名航線,見『順風相送』「松浦往呂宋」及「呂宋回松浦」條,不經過釣魚嶼。可是據廖大珂先生論斷,只要有人從鷄籠前去日本,就等於在釣魚嶼捕魚。
 大凡彼邦研究釣魚嶼史,多屬此類。

黎蝸藤先生今年八月部落格説:
「可以斷言,就現有的歷史記載看,中國最早發現釣魚臺。」
http://dddnibelungen.blogspot.jp/2015/08/11.html
不對。最早的釣魚嶼史料是西元1534年陳侃『使琉球録』,記載了琉球人導航渡過釣魚嶼海域。可以推測,最早發現釣魚嶼的是琉球人。早在昭和40年代,奧原敏雄先生就已指出這點。怎麼到現在還糾纏不休。



北港朝天宮
  ▲北港朝天宮 


連習會 連戰講話全文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50901002442-260409


細看連戰講話,炎黃子孫的定位値得注意。
「八年全面抗戰是炎黃子孫中華兒女用生命捍衛了尊嚴、抵禦外侮」
----臺灣是五十年,炎黃子孫是八年,連戰明言臺灣人不是炎黃子孫。

「包括台灣民眾在日本殖民統治的五十年裡,先後不斷以武裝、非武裝方式抵抗侵略、反對壓迫,最終得以和大陸同胞一起迎接勝利」
-----台灣民眾五十年,是抵抗、反對而非抗戰,和「大陸同胞」的八年共同的只有「最終迎接」,可知大陸同胞即炎黃子孫,不包括臺灣人。

「對日抗戰是所有炎黃子孫、中華各族人民……」
-----既然抗戰不包括臺灣,等於承認「炎黃子孫、中華各族」不包括臺灣人。對於連戰先生的以上表示,各位怎麼看。



連戰講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41201490101ius7.html
《順風相送》能證明琉球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島嗎?——且看石井望與《八重山日報》的笑話 之一
(2014-05-14 09:50:19)

     石井望在《八重山日報》日報發表的諸多低水平研究,有的是古文不好,有的是邏輯不過關,幾乎中文好外行的就能應對,這里繼續駁斥。

    先轉引維基百科上 “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主權問題”詞條有關日方觀點,大多是引自石井望在《八重山日報》寫的軟文(可點擊註釋鏈接看原文,這一不一一引用):
     1534年,陳侃的冊封船,由入貢的琉球人作向導並操船,陳侃對此欣喜異常,是為“陳侃三喜”。該船最早記載到釣魚嶼,顯示琉球人很可能比中國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嶼。 16世紀下半葉的《順風相送》云“收入長崎港,有佛郎蕃住此”,長崎開埠於1570年,可知該書成於1570年以後,並非成於1403年[127]。且《順風相送》中“釣魚嶼”記載在琉球人特有的針路上,可知釣魚嶼屬於琉球文化圏[128],顯示琉球人很可能比中國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嶼[114]。《順風相送》原寫本(藏於牛津大學)將上半西洋部分與下半東洋部分分隔開來,西洋部分記載海水深淺凡一百數十處,東洋部分則只有三處,編輯方法迥異,且捲前附記只載及西洋航線,可知該書原始形態單獨以西洋部分成書於1403年,下半東洋部分則另成書於1570年以後,是後來附加的。下半部分末尾才載及釣魚嶼航線,應與1403年全不相干。

    《順風相送》本來是一本累積抄錄匯總的書,很多學者都在考訂其駁雜的內容反應的年代信息。退一步,本書成於1570年之後,不影響中方最早最系統連續完整的抱有釣魚島記錄的事實。
批:承認成書於西元1570年以後就好。「最早」已成泡影,「連續完整」亦早崩潰,詳鄙著『尖閣反駁マニュアル百題』。『順風相送』的駁雜内容,我也在很多論文中討論過,比較簡單的部分可參看:「馬投書外媒談釣魚台歷史,錯了!」載『民報』。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1221883.html
還有日文短篇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895632.html
及視頻約12分至16分。
http://broadcast.kohyu-nishimura.com/2013/04/post-41.html
 
    《順風相送》中“釣魚嶼”記載在琉球人特有的針路上,可知釣魚嶼屬於琉球文化圏,完全無法成立。因為記載在《順風相送》中的《福建往琉球》篇和《琉球回福建》篇,沒有證據表明這是“琉球人特有的針路”,因為這恰恰更可能是福建閩人特有的針路,釣魚島等島嶼的命名書面使用了漢語,如果是琉球人,更可能用琉球語命名;如無明顯證據,所謂熟悉漢語的琉球人用漢語命名這種小概率時間概率之小使得任何討論都毫無意義。因為命名只是一個標示,表明這里地理事物最早進入誰的文化圈中,被誰所利用。後續的文化現象支持必不可少。即使上面這種小概率事件出現,後續的證據鏈條也只能表明釣魚島仍然最早為中國漢語文化圈利用。且不論大量其它國外地圖表明,記載此島嶼命名發音都是中國閩語。
批:琉球三十六姓由福建入琉球籍,會用漢文。詳鄙著『尖閣反駁マニュアル百題』。日本人、朝鮮人、越南人都寫漢文,怎麼單單説琉球人概率低。琉球國王上疏明國皇帝,都寫唐文(宋元以後的公文體)。至於針路,我已在很多論文中討論過,其中簡論可參看:「馬投書外媒談釣魚台歷史,錯了!」載『民報』。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1221883.html

    下面羅列一些研究證據:
     1、琉球文化圈不包含釣魚島是文化事實,參見《琉球王國漢文文獻集成》編撰過程中的研究《琉球文獻證明釣魚島從未進入琉球版圖》: 
http://edu.zjol.com.cn/05edu/system/2012/09/27/018839492.shtml
批:該論文只説琉球國領土不包含釣魚嶼,未討論文化。明國清國的領土僅至大陸沿岸為止,東西兩國領土線外的釣魚嶼是無主地。這點已在多篇論文中列舉諸多史料證實,不必重複。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3347226.html
 
    2、道光二十年(1840)秋,琉球國中山王尚育遣耳目官向國鼎、正議大夫林常裕奉表赴中國進貢方物,在旅途中,隨同貢使到北京國子監“留學”的琉球陪臣子弟鄭學楷寫了一首《海上觀潮歌》,其中有句“長帆十幅出姑米,蒼茫萬里無津涯”,自註曰:“姑米,下國屬島,過此則無島嶼矣。”
批:該詩只不過説琉球國領土到姑米山為止而已。明國清國的領土僅至大陸沿岸為止,東西兩國領土線外的釣魚嶼是無主地。這點已在多篇論文中列舉諸多史料證實,不必重複。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3347226.html
 
     3、1845 年6 月,英國軍艦“薩瑪蘭”號( SAMARANG) 對台灣、釣魚島和琉球群島進行考察。該艦艦長愛德華·巴爾契( Sir Edward Baicher) 在航海日誌中寫道: 14 日,對八重山( Pa-tchung-san) 群島的與那國( Y-nah-hoo) 島的測量作業結束後,該艦從那裡返回石垣( Haddington) 島,是日黃昏,“尋找海圖上的Hoapin-San 群島( 即釣魚島) 以確定航向,但是我們( 雇請) 的八重山引航員卻不知道這個地名”。
批:純屬謠言。原文:「not known by this name by our Pa-tchung-san pilots.」 「Pa-tchung-san」為官話音八重山字。此句當譯為「八重山引航員不以這個地名知道(此島)。」暗示八重山人以另類地名認知釣魚嶼。原文還説:「the names assigned in this region have been too hastily admitted. 」譯意為「前人認可這個地區所分配的地名太倉卒。」暗示釣魚嶼有八重山人所熟知的另類地名,還對前人的倉卒做法有點不以為然。説詳『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四卷一期所載「尖閣最初の上陸記録は否定できるか――明治から文政に遡って反駁する」。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9685182.html

    4、井上先生關於琉球語很晚才出現釣魚島和赤嶼的對應稱呼的研究可以作證,這里不一一詳述。
批:琉球舊用漢文,詳上。

   5、琉球人關於釣魚島的認知源自福建人證據研究,以及中琉造船航海技術比較的說明這一問題的論文參看:
黃穎,謝必震:論古代琉球人對釣魚島認知的來源(《海交史研究》2013年第1期,第14—19頁)
http://www.iqh.net.cn/info.asp?column_id=8923
批:早就看過。該文回避「陳侃三喜」,斷章取義,毫無意義。尤其刪去最重要的一句:「至夷熟其道者,又須用夷人;夷王遣夷梢三十人來接,正為此也。」夷即琉球。討論琉球的文章卻刪去琉球,留下梅花、定海、鎮東、南安四個大陸沿海地名,留人笑柄。

    5.1、其中指出,琉球《指南廣義》記有 “傳授航海針法本末考”一文,專門論述了所記針路的來源,其載,
     “康熙癸亥年,封舟至中山。其主掌羅經舵工間之婆心人也,將航海針法一本,內畫牽星及水勢山形各圖,傳授本國舵工,並告之曰: 此本系前朝永樂元年差官鄭和、李愷、楊敏等,前往東西二洋等處開諭各國,續因納貢纍纍,恐往返海上針路不定,致有差錯,乃廣詢博採,凡關系過洋要訣一一開載,以作舟師準繩……”
批:鄭和由浙江往日本,未由福建往琉球。『指南廣義』崇尚鄭和,正説明這段話不過是清國人自我擡高,作者恭順其意而已,毫無現實意義。

       5.2、其中,對於福建和琉球雙方航海技術和實力對比,研究如下:
  福建依山傍海,閩越先民 “以舟為車,以楫為馬”,有航海的優勢。“海舟以福建為上”,宋代早有評說。明清時期,鄭和七下西洋的航海活動也是在福建造船,集結船隊,招募航海人員和軍士,顯示了福建航海的活力。顧炎武曾評說: “海者,閩人之田也”,反映了福建人與海洋活動的密切關系。
批:該文只説「海」與「洋」,沒有具體討論海域。其實漳人熟悉的海域都屬於南海,對琉球海域則一無所知,詳高澄『操舟記』、陳侃『使琉球録』原文。不看原文,怎麼討論。


與之相反,就同時期琉球國的航海力量而言,絕無開闢中琉航路的可能。
批:臆測之言。不根據史料,沒必要討論。

有史料記載: 明初,琉球人第一次來中國朝貢是搭乘明朝使臣楊載的船隻來的,其後往返於中國多由明朝政府派送船隻。據統計,明朝洪永年間,中國賜琉球國海船達 30 艘之多。其後相當長的一個時期,琉球國一直是在福建買船、造船、修船的。洪武二十五年 ( 1392) ,朱元璋還頒令賜給琉球閩人三十六姓,讓他們幫助琉球國來華朝貢。
批:又是一個美好的願望。當初三十六姓未入琉球籍以前,是否首次開闢釣魚嶼航線,缺乏史料記載。造船、賜船不等於開闢航線。陳侃的記載中明顯提到,琉球三十六姓擔任導航,使陳侃大喜三次,而造船、操船技術則琉球三十六姓不如福建人。和陳侃同時東渡的高澄也明確記載,漳州人只熟悉南海,沒去過琉球。

直到明嘉靖十三年( 1534) 中國使臣陳侃出使琉球時,親眼目睹了琉球國 “縛竹為筏,不駕舟楫”的航海狀況。鑒於琉球國如此落後的航海水平,因此我們可以斷言,琉球國人關於中琉航海的事,關於釣魚島的認知,只能來自福建人的航海實踐經驗,琉球人對釣魚島的認知就是在與福建人打交道的過程中獲取的。
批:“縛竹為筏,不駕舟楫”是宋代著名記載,並非陳侃所目睹。目前研究也普遍認為“縛竹為筏,不駕舟楫”指的是臺灣,不是沖繩。

    6、關於新發現:福建《閩人三十六姓針本》為最早命名釣魚島為“釣魚台”。
http://news.xinmin.cn/rollnews/2012/11/05/17029376.html
批:《閩人三十六姓針本》是著名的『指南廣義』中的文字,哪裏是新發現,他們卻冒然使用「新發現」之虚名來造勢。『指南廣義』成書於十八世紀初,三十六姓早已入琉球籍,『明實録』有記載。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3347226.html

    7、《順風相送》到底原自琉球文獻還是參看的中國明代自己的文獻,陳佳榮教授有詳細考證,都將證否石井望的觀點,參看:《順風相送》作者以及完成年代新考: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322/22/4134627_273317682.shtml
批:陳佳榮教授沒有仔細探討該書釣魚嶼部分,釣魚嶼部分的琉球特色是我的創説,不知陳佳榮教授看過我的多篇論文沒有。其中簡論可參看:「馬投書外媒談釣魚台歷史,錯了!」載『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48d08d18-1282-45e1-982e-6f1ccebcade8
 陳佳榮教授是專家,看了如何反駁,願聞其詳,我倒有興趣。(抱歉, 對於外行的反駁我沒有興趣。)

     即使《順風相送》東洋部分成書較晚,前後略有差異,也明確是不同時段中國人的工作,根本無法得出:琉球人很可能比中國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嶼的荒誕結論。這一結論既與《順風相送》無任何關聯,更得不到琉球方面其它證據的支持。石井望的研究這種幾乎沒有任何依據的胡亂引申意義,彰顯其史德之差,空披一個準教授頭銜惹人恥笑。
批:不看論文,不看史料,只會罵人。


最後介紹近期寫的數篇:
「日本學者:釣魚台既非清國領土,亦非歷史上的附屬島嶼,馬政府的主張喪失歴史合法性」、 『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08712/
「馬文革式歪曲釣魚台歴史」、『新頭殼』
http://newtalk.tw/news/view/2015-08-18/63602
「此釣魚台非彼釣魚台──駁《中時》馬總統投書」、『天下雜誌・獨立評論』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3197
「洪秀柱女士引共黨見解、證釣魚台非清國屬島」、『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ae8ebf90-104c-46b7-875e-8012c7443ffd
https://tw.news.yahoo.com/-084124531.html
http://hpc23498.pixnet.net/blog/post/83097066
http://hcplace.blogspot.jp/2014/04/blog-post_27.html
http://blog.xuite.net/uq12doriss3/blog/330923604
「洪秀柱引對岸釣島見解為哪樁?」、『新頭殼』

http://newtalk.tw/news/view/2015-08-03/63004

剛鐸的陽光



尖閣を臣下に下賜した西太后慈諭が、僞造かどうか議論されたことが以前あった。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4635432.html
http://senkaku.blog.jp/archives/1453563.html
議論の一つとして、慈諭に出て來る海芙蓉の生息地はは臺灣北方三島なのか尖閣なのかといふ問題が有った。尖閣で海芙蓉棲息といふ確かな説は聞いたことが無いが、臺灣北方三島の棉花嶼では現在も海芙蓉が繁茂してゐる。一度山羊の害で絶滅しかかったらしい。ビデ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KV0XuWPho

昔議論された時はユーチューブなど無かったが、今はこのやうにはっきりと見える。

棉花嶼海芙蓉

棉花嶼海芙蓉2

尖閣の景觀とは全く異なる。

.


民報 日教授:馬投書外媒談釣魚台歷史,錯了!
文/いしゐのぞむ(日本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 2015-08-27 11:36
http://www.peoplenews.tw/news/48d08d18-1282-45e1-982e-6f1ccebcade8


【編按】日本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いしゐのぞむ投書《民報》指出,馬英九投書國際媒體,針對釣魚台的歷史提到最早史料見於《順風相送》一書!?いしゐのぞむ教授特別一一列舉馬英九這項引述錯誤的歷史證據,他甚至表示,「要尋覓一本顯示釣魚台屬於明國、清國的史料,機會是零。無論哪種史料,我都會各個擊破。可這不等於說台灣人該放棄釣魚台。人們該如何因應,可以重新思考。」

▼《順風相送》卷上西洋航線末尾(柬埔寨)及卷下東洋航線開始(彭湖)。笹川財團島嶼資料中心所藏微縮膠捲,原書藏牛津大學圖書館。
順風相送上下接縮小

…………《順風相送》是舵工手鈔本,很早藏入牛津大學,至今已經三百多年。西元1961年,東西交流史大師向達教授付諸刊印,使該書以活字印本流通。可是看過影印全本或原本的人並不多。該書分為三部分,亦鮮為人知。給三部分取名卷首、卷上、卷下,是本人首創。

日本研究釣魚台史的鼻祖奧原敏雄教授,西元1981年曾通過日本外務省(外交部)聯絡牛津,得以複製《順風相送》原書的微縮膠卷,目前委託日本笹川財團的島嶼資料中心保管。全書半漢文半白話,奧原先生是國際法專家,看不太懂白話文字。

兩年前(西元2013年),我有機會通覽膠卷全本。粗粗翻閱之下,發現該書西洋航線末尾、東洋航線開頭處,換紙張分頁,並不是同一個卷冊(見圖)。向達教授的活字印本將兩者連接在一處,看不出原本分卷之意。

《順風相送》開頭一大段敍述氣象天文,並羅列西洋航線所經地名,各附海水深淺。我稱之為卷首。然後換紙張敍述西洋航線,我稱之為卷上。再換紙張,敍述東洋航線,內有釣魚台,我稱之為卷下。照理卷首羅列的地名中該包括東洋航線,才算完整的一書。今見單單羅列西洋地名,可知卷下東洋航線是後來附加的,不是原書所有。卷下的釣魚台當然也屬於後來附加的訊息,和西元1403年風馬牛不相干。

再細察內容,敍述原則截然不同。卷上西洋航線,測水深淺凡百處以上,卷下東洋僅載兩處水深。雖說卷上長,卷下短,可兩處實在太少。還有卷上西洋多處記載海底泥地、沙地、硬地等異,卷下東洋僅載一處。不僅如此,最重要的是卷上西洋多載牽星術(即測緯術)的紀錄,計測北斗星、燈籠星等高度凡數十處,以定緯度,卷下東洋卻一處都沒有。這說明牽星術是西洋海域阿剌伯人的文化,不是China的,前人說鄭和船隊擁有先進的牽星術,那不過是把別人的文明成就攘為己有而已。

當然也不容忽視,北自明國,南至馬六甲海峽,都是沿岸航線,循島嶼而行,不需要計測緯度。可是「不需要」和「不擁有」如何判別呢。不需要卻還會擁有麼。答案就在眼前,釣魚台航線為我們提供了判別的標準。福州府及閩江口均位於北緯26度05分,恰好與沖繩島南端相同,所以清國冊封琉球使徐葆光曾說琉球與浙閩「東西相值」,中間海路「平衍無山。」意思是直航東海,不逢島嶼。假設擁有牽星術,可以測緯度的話,這該是一條最明白不誤的航線。

白地圖加邊釣魚嶼
 ▲釣魚台海域簡圖, いしゐのぞむ繪製。

琉球人每年自閩歸琉,次數多,針法熟,喜歡「截流飛渡」,直航東海,不怕針路偏北,以致誤達沖繩島北部也不要緊。而明清冊封使東渡時,卻喜歡南望雞籠,沿着大陸礁層南邊的釣魚台各島而行,始覺安全,反而每每指責琉球人藐視常規,以致「落北」。

這說明明清兩國船隻「不擁有」牽星術,而不是「不需要」。牽星術是飛渡印度洋的技術,東渡琉球時卻「不飛渡」,正說明「不擁有」。可知《順風相送》卷首及卷上是伊斯蘭航海術之書,屬於另類文明,與後來附加的卷下截然不同。

不僅如此,卷下所載釣魚台航線,由東湧(馬祖列島),直航彭佳嶼(台灣北方三島之一),然後到達釣魚台,中間不經過雞籠。這是琉球人喜歡的針路,為明清歷代冊封使所不齒。冊封使若看到《順風相送》,可能會指責說「福建舵工為琉球人所誤。」反過來說明《順風相送》的釣魚台部分採用了琉球人的針法。這樣一種琉球文化特色的史料,馬總統還拿作中華民國光彩耀目的鐵證。……

(全文見『民報』網頁原版)
http://www.peoplenews.tw/news/48d08d18-1282-45e1-982e-6f1ccebcade8
https://archive.is/tCs8C
https://archive.is/I7Uvo
http://www.msn.com/zh-tw/news/world/%E6%97%A5%E6%95%99%E6%8E%88%E9%A6%AC%E6%8A%95%E6%9B%B8%E5%A4%96%E5%AA%92%E8%AB%87%E9%87%A3%E9%AD%9A%E5%8F%B0%E6%AD%B7%E5%8F%B2%EF%BC%8C%E9%8C%AF%E4%BA%86%EF%BC%81/ar-BBm8aVw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0827084658/http://www.msn.com/zh-tw/news/
https://www.life.com.tw/?app=view&no=317947
https://archive.is/R8xdH
https://archive.is/ylJtC
http://m.match.net.tw/mi/news/politics/20150827/3105144
https://archive.is/66KtF
https://archive.is/f0jjA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0827051108/http://m.match.net.tw/mi/news/politics/20150827/3105144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0827045726/http://m.match.net.tw/mi/news/list/1/102

http://test.enews.com.tw/article/335305
https://archive.is/NIluU
http://allencwf.blogspot.jp/2015/08/blog-post_212.html

http://hcasia.blogspot.jp/2015/08/blog-post_69.html

.


報導 報道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851

「報導」一詞,應譯自洋文「Herald」或「Messenger」,即報紙。
Herald本義是希臘的傳令官,後用作嚮導之義,再引伸為新聞紙。歐美新聞紙名為「Herald」及「Messenger」者,近代漢文往往譯作「導報」,至今還在使用。

del-rio-news-herald

臺灣導報jpg


下面轉載網路文章。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851
「報道」實為虛幻 「報導」方符真相 週五 2013-08-30 梅天
這個本來不是問題的問題,探究了一年,本文題目是廣泛追查之成果。

一向以來,只有新聞「報導」,沒有「新聞報道」;豈料,本地傳媒,無論紙上的、電子的,幾乎都採用「報道」,港澳報章與電視台,沒有一家例外,雜誌用「報導」的則少於五家。

追溯源頭,香港是明報,大陸是人民日報,時間分別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及一九六零左右。一九七幾年,明報創新兩件事:

第一,橫排標題一反傳統的右向左,改為左至右,報社認為內文雖然由右至左,標題卻無需一樣,而日常中文橫寫一如英文是左向右。事實上,門聯在大陸港澳,已出現大量錯誤,譬如上下顛倒,詞意不對稱,平仄欠規格,下聯收結非平聲;至於聯語之上的橫披,依傳統應由右至左,實際上各行其非。其中,香港最荒謬的是沙田車公廟:無一正確!

第二,「報導」改成「報道」。起初,有讀者期期以為不可,編輯反覆解釋新聞只能「報而道之」,堅持「報道」才客觀,絕不應該「報導」,認為「引導」「導向」「指導」「導引」「導致」「宣導」「導播」等等等等,全都違背新聞資訊的客觀性、科學性、中立性。由於信誓旦旦,兼且義正辭嚴,讀者接受的大概也有,但無奈的恐怕佔多數。友人曾任職明報,證實報社正式通告:必須使用「報道」。或許是記者開枝散葉,遂成今日局面。

人民日報網絡版,內容上溯一九四六年,屬於大功德:六十幾年的國家黑白得失,一覽無遺,更為正斗的是:繁、簡體之外,原版影印一索即得,真才實料,無花無假。除了消滅京津二千高階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剷平所有讀書人銳氣餘燼的「鳴放反右」、餓死三四千萬農村冤魂的「自然災害」、翻天覆地的站起來又倒下去的十年「革命浩劫」、號稱撥亂反正又官倒六四又世界工廠的「改革開放」,筆者發現「報導」移作「報道」的來龍去脈。

人民日報排版原採傳統直行,並一律使用「報導」,就算一九五五年推出第一批簡化字,改直為橫,仍保持「報導」用法,五年後首次出現「報道」,饒富意味的是,無論原裝報紙正版抑或繁簡體電腦版,不但出現「報導」﹝有人以為「報導」簡為「報道」,是不知導字另有簡體,巳下有寸﹞,且「報道」遠少於「報導」﹝讀者如有耐性,不妨逐日查證﹞。此外,內地網站「報導」與「報道」互見,但後者較多。有人查到古文有「報道」用法,卻忽視它與新聞之「報導」無關。

目前,「報導」一詞的使用實況:臺灣可能是全部,香港則「獨立媒體」網及少數雜誌,BBC中文網,讀者文摘中文版等等。簡言之,使用者和討論者傾向「報道」為正確,意思不外客觀、科學、中立,不過,冠冕堂皇之外,其實是:自欺與欺人。

首先,小至城鎮,大至世界,每日發生百千萬計事件,地方性或國際性報紙、週刊、月刊、電子媒介、電視台,僅僅只能「選擇」百千萬分之一二來「報導」,不同媒體、不同記者「報導」同一事件,從未完全一致,照「客科中」意識,根本不需要數以百計記者採訪一單大新聞。當然,真理報、消息報、解放軍報、光明日報之類,例外。

其次,人心不同,一如其臉,花花世界千姿百態,多好玩!請問,千菜一味,千人一顏,千校一式,千廈一款,千言一語,豈不嗚呼尚饗!數十百份印刷紙媒,太破壞地球資源,「客科中」成一份釘在路上牆上大大節省能源。

其三,設計「報導」的智者,正是認清上述事實,知道新聞的實相在於「選擇」與「色彩」,就老老實實「報導」,不掛羊頭賣狗肉。請仔細看清楚,「人民的」日報、「環球的」時報是甚麼貨色?號稱「高公信力」的「知識分子報紙」,他們「小罵大幫忙」還少嗎?至於蘋果報業,擺明車馬,嫉惡如仇,到底「誤導」了幾許市民!

欣賞「壹週刊」用週字,期待香港蘋果日報復甦臺灣蘋果日報天天使用的「報導」。口頭訪問過三十兒童少年成人,多數認為用「報導」,不認同的理由是只能「道說」,不應有「導向」。意即學校教育與媒體取態異常,筆者不敏,找不到誤構的常見詞彙。

清國汪楫『使琉球雜録』(使琉球雑録、使琉球雜錄)。卷五「神異」記載了「中外之界」,即琉球國的内外之界。網路流傳原書不多,有一個最佳的珍本早已在琉球大學圖書館網頁展出。
http://manwe.lib.u-ryukyu.ac.jp/d-archive/viewer?&cd=00064130
前有康煕二十三年汪楫自序,收於『勅撰奉使録』中。『勅撰奉使録』可能就是雍正刊本。
http://kanji.zinbun.kyoto-u.ac.jp/kanseki?record=data/FATOYO/tagged/105313012.dat
琉球大學第60張圖片為卷五「神異」首頁。原本藏夏威夷大學,欲複製須取得夏威夷大學同意。
http://manwe.lib.u-ryukyu.ac.jp/d-archive/

另有日本國立公文書館内閣文庫的一本,其中卷二「疆域」及卷五「神異」,由田中邦貴先生上傳網路。
http://www.geocities.jp/tanaka_kunitaka/senkaku/shiryukyuzatsuroku-1683/
此為手寫本,價値恐不如康煕自序刊本,公文書館同意複製流傳。


田中邦貴使琉球雜録
 ▲公文書館藏寫本。南海各國都有針路簿,唯獨琉球缺少。説明China商人(除册封使外)很少去琉球,釣魚臺航線訊息都是琉球人提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