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共和國媒體「壹讀」載文。根據白壽彝『中國通史』第十册清時期五而來。
https://read01.com/zL48Jo.html

清時期台灣土地的開發

2016/09/30 來源:小精靈兒童網站

清代自康熙二十二年(1683)統一台灣,至光緒二十一年(1895)依《馬關條約》割讓台灣給日本,共治理台灣212年。在這212年中,台灣社會有很大的變化,這與大陸漢族居民不斷移入台灣有關。漢人的移入,從初期的10 萬人發展到後期的320餘萬人,二百年間擴增30倍,對台灣進行了全面的開發。在此基礎上,清皇朝逐步建立了對全島的行政統治。這對台灣的發展及鞏固和加強祖國對台灣的主權關係,都有重要的意義。

康熙二十二年(1683)清設台灣府,下轄台灣、鳳山、諸羅三縣,統治區域也僅限於府治一帶百餘里。府城「規模草創,城郭未築,官署悉無垣牆,唯編竹為籬,蔽內外而已」。鳳山、諸羅兩縣衙署皆附設於府城,知縣、佐貳不敢蒞境,只在府城遙領縣事。其時,「人民尚未集,田土尚未辟,可居可耕之地,惟台邑左右方百里地耳」。

清廷為了統治秩序的穩定,擔心台灣孤懸海外,易為「奸民逋逃之藪」,自康熙以迄咸豐同治時期,始終對台灣的開發持消極態度,對人民的開發活動加以種種限制。首先是禁民渡台,其次是禁入番地,對於已經移居台灣的人民,清廷禁止他們進入高山族居住區,以防範他們往來接觸,萌生動亂。

但是,清廷的禁令並不能阻扼內地人民的渡台以及他們對台灣廣漠土地的開發。清廷設禁最嚴的康熙、雍正、乾隆時期,也正是內地人民移墾台灣的最盛時期。據《赤嵌筆談》記載,除廈門——安平是偷渡的總路以外,北起雞籠八尺門(基隆港),南至琅嬌後灣仔(恆春南灣),東及蛤仔難(宜蘭)、釣魚台(台東秀姑巒溪口),可通行大小各類船隻的近海港口69 處,都是人民私渡之處。至康熙末年,他們已經分布於台灣的一半地區。藍鼎元寫道:「前此台灣,止府治百餘里,鳳山、諸羅皆毒惡瘴地,令其邑者尚不敢至,今則郎嬌、北窮淡水、雞籠以上,千五百里,人民趨若鶩矣。前此大山之麓,人莫敢近,以為野番嗜殺,今則群入深山,雜耕番地,雖殺不畏。甚至傀儡內山、台灣山後、蛤仔難、崇爻、卑南覓等社,亦有漢人敢至其地,與之貿易,生聚已繁,漸廓漸遠,雖厲禁不能使止也。」雍正乾隆以後,至者愈多,拓地愈廣。清領台灣之初。冊載民戶12,727戶,人口16,820口;嘉慶十六年(1811)有司匯報全台民戶,計有241,217戶,男女大小凡2,003,861口。光緒十三年(1887)編查戶口,造報者已達320餘萬人。

移民到台以後,一小部分從事貿易,絕大部分投入了土地開發。

由於清廷禁止搬攜眷屬,廣大佃戶絕大多數都是孤身的成年男性,數十、數百乃至千人聚居一莊。台灣縣「鄉間之人至四、五十歲未有室者,比比而是」。雍正五年(1727)時,「台灣一府總計,唯中路台邑所屬有夫妻子母之人民。北路諸羅、彰化以上,淡水、雞籠、山後千有餘里,通共婦女不及數百人。南路鳳山、新園、琅嬌以下四、五百里,婦女亦不及數百人。」他們就是在這樣艱難困苦的條件下,從事著開發土地的最繁重的勞動。

在廣大移民篳路藍縷、艱苦努力下,台灣土地相繼開發,進展極為迅速。清朝設治初期,北路「流移開墾之眾,極遠不過斗六門」,康熙四十三年(1704),「已漸至斗六門以北矣」,康熙四十九年(1710),「又漸過半線(今彰化)、大肚溪以北矣。此後流移日多,乃至日南、後壟、竹塹(今新竹)、南嵌,所在而有」。

半線初辟時,還是一片荒原。康熙五十八年(1719),施世榜集流民開墾東螺之野,所築施厝圳,彰邑十三堡半之田,此圳足灌八堡(一萬九千甲),故又名「八堡圳」。同時有楊志申來到這裡,招募佃農數千人,闢田鑿圳,線東西兩堡之田,皆為楊氏所有。半線自此日興,雍正元年(1723)乃有彰化縣之設。乾隆年間,泉州人吳洛和廣東人張振萬又來此開發未墾之土,規模皆與施、楊相埒。張振萬所居葫蘆墩所產的葫蘆墩米,日後甘美冠全台。

竹塹寬長百里,曠野荒埔,僅有少數山胞。康熙三十年(1691),泉州人王世傑募集同鄉百數十人至台,先墾竹塹社地,治田漸至數百甲。康熙五十八年,復墾濱海之地,凡二十四社,為田數千甲;又墾以南之地,凡十三社。竹塹一帶開墾事業,兒握於世傑之手。

台北原是一片沼澤密林,初名大佳納,一名艋舺。康熙三十六年(1697)郁永河經此時,闢土不過千分之一。康熙四十八年(1709),泉州人陳賴章開始在這裡建立村莊。雍正九年(1731),平原土地已經全部開墾,大佳納堡已成為繁華的市街。淡水「夙號煙瘴,近台北之極邊」,康熙二十五年(1686)左右有廣東嘉應州人移住,同籍者聞訊來集,康熙末年已儼然形成一大部落。雍正、乾隆年間,楊道宏、林成祖、胡焯猷等人渡台,繼續向北進至興直之野,開發了淡北平原。

康熙中葉至乾隆中葉是移民開墾的極盛時期,廣闊肥沃的北部平原和南部下淡水溪流域已經大部開發。乾隆中葉以後,土地的拓墾已漸及東部的噶瑪蘭平原、花蓮港流域以及中部的埔裏社盆地等土著地區。

噶瑪蘭初名蛤仔難,三面負山,東臨大海,土地廣漠,溪流交錯,三十六社番散居其間。乾隆五十二年(1787),漳州人吳沙募漳、泉、粵三籍流民入墾其地,嘉慶元年(1796)進據烏石港,築頭圍。二年(1797),又進築二圍、三圍。其後沙死,沙侄吳化代領其眾進至五圍(今宜蘭市),前後闢地數百里,奠定了漢人開蘭的基礎。嘉慶十五年(1810),閩浙總督方維甸勘查噶瑪蘭地,據總兵武隆阿、知府楊廷理奏報:噶瑪蘭南北長約六、七十里,東西寬約二、三十里不等,有漳人四萬二千五百餘丁,泉人二百五十餘丁,粵人一百四十餘丁;歸化生番三十三社,四千五百五十餘丁;熟番五社,九百九十餘丁。十七年(1812),清政府在這裡經劃地界,設置了噶瑪蘭廳。

奇萊(花蓮港),僅每年三、四月間有漢人前來貿易。咸豐元年(1851),淡水人黃阿鳳集資數萬元,募窮民二千二百餘人往墾其野。後墾區移於秀姑巒之麓的璞石閣。居者千家,遂成一大都聚。

卑南地處台東之中。咸豐五年(1855),鳳山人鄭尚至此與土番貿易,且傳授耕耘的方法,很受番人的歡迎與尊重。鄭尚致富以後,募佃入墾,土地日辟。

埔裏社為台灣中部萬山叢中的一小平原,延袤十數里,二十四番社生活其間。嘉慶十九年(1814),黃林旺、陳大用、郭百年等入墾其地,闢田數千里。咸豐間,泉州人鄭勒先居此與番貿易,始建市廛,即後來的大埔城。光緒元年(1875),清政府在此設埔裏社廳。


http://archive.is/Jsx5Y

白壽彝『中國通史』第十册清時期五
http://book100.com/novel/10/102169/34512.html

.

白壽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