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百科 沖繩海槽 
https://zh.wikipedia.org/zh-hk/%E5%86%B2%E7%BB%B3%E6%B5%B7%E6%A7%BD
 
清代自汪楫始開創了「過溝祭海」制度。歷屆冊封使對沖繩海槽多有記載和題詠:
    郭汝霖《使琉球錄》:「六月二十九日,封王禮畢,守候風汛回國。……十月初九日登舟,……至二十六日,許嚴等來報曰:漸有清水,中國山將可望乎?二十七日,果見寧波山。」
    夏子陽、王士禎《使琉球錄》:「二十七日,午後過釣魚嶼,次日過黃尾嶼,……連日所過水皆深黑,宛如濁溝積水,或又如靛青色,憶前《使錄補遺》稱:去由滄水入黑水,信哉言矣!十一月二十一日,向曉開洋,……二十九日,隱隱見一船,眾喜謂:有船則去中國不遠,且離黑入滄,必是中國界。」
    張學禮《使琉球記》:「六月初九日,浪急風猛,水飛如立,舟中人顛覆嘔逆,呻吟不絕,水色有異,深青如藍。舟子曰:入大洋矣。頃之有白水一線,橫亘南北。舟子曰:過分水洋矣。此天之所以界中外者。」
    汪楫《使琉球雜錄》:「二十五日,……薄暮過郊,或作溝,風濤大作,投生豬羊各一,潑五斗米粥,焚紙船,鳴鉦擊鼓,諸軍皆甲露刃,俯舷作禦敵狀,久之始息。問郊之義何取?曰:中外之界也。界於何辨?曰:懸揣耳。然頃者恰當其處,非臆度也。」
    徐葆光《中山傳信錄》:「二月十六日癸丑,巳刻封舟自琉球那霸開洋,……二十日丁巳,……船共行二十六更半。是日海水見綠色,夜過溝祭海神。」
    周煌《琉球國志略》:「環島皆海也。海面西距黑水溝,與閩海界。福建開洋至琉球,必經滄水過黑水,古稱滄溟。溟與冥通,幽元之義。又曰東溟。琉地固巽方,實符其號。」
    周煌從客王文治《渡海吟》:「黑水之溝深似墨,渾沌如游邃;古初元黃不辨乾坤色,那須燃犀更照耀;颯颯陰風戰毛骨,方知中外有分疆;設險惟天界殊域,我聞百川萬派清濁殊於廓。」

【日本觀點】
關於郭汝霖「漸有清水,中國山將可望」,日本學者認為此處清水在釣魚嶼西方大陸沿岸 [1]。

關於夏子陽「中國界」,日本學者認為此處中國界在釣魚嶼西方大陸沿岸[2]。

關於張學禮「分水洋」,日本學者認為此處分水洋在釣魚嶼西方台灣海峽北部[3]。

關於汪楫「中外之界」,日本學者認為汪楫船抵台灣海峽時,船中福建船員和琉球船員發生爭執,汪楫一開始採用福建人的偏南航線,第二天最終改用琉球人的偏北航線,其後駛近琉球時,船員告訴汪楫有「中外之界」,當然是琉球船員所告訴的,因此汪楫船中的過郊祭(亦作過溝祭)可推測是琉球人的祭祀活動,並且中外即內外,是琉球國的內外,非中琉的國界[4]。

關於徐葆光「海水見綠色,夜過溝祭海神」,日本學者認為此溝在大陸架淺綠色水中,等待夜間纔舉行祭祀,不是沖繩海槽[5]。

關於周煌「黑水溝」,日本學者認為此處黒水溝無法確定在東在西,且夏子陽早已記載滄水黑水之界離大陸不遠,周煌據之,當指釣魚嶼西方的黑潮;周煌自身詩中也説「豈知中外原無界」「相傳中外分界處」,意謂中外界只是汪楫所記載的「相傳」之談,原來無法尋覓[6]。

關於王文治「黑水之溝」,日本學者認為王文治與冊使全魁同航,全魁在釣魚嶼西方記載溝界,王文治所見當與此相同[7]。

[1]詳いしゐのぞむ「和訓淺解尖閣釣魚列島漢文史料」,2012年長崎純心大學。又《尖閣反駁マニュアル百題》史料第十條,集廣舍2014年6月。
[2]詳いしゐのぞむ「和訓淺解尖閣釣魚列島漢文史料」,2012年長崎純心大學。
[3]詳いしゐのぞむ「和訓淺解尖閣釣魚列島漢文史料」,2012年長崎純心大學。
[4]見いしゐのぞむ「尖閣釣魚列島雜説七篇」、長崎純心大學『ことばと人間形成の比較文化研究』、右頁三十四。以及いしゐのぞむ《尖閣反駁マニュアル百題》史料第七十六條,集廣舍2014年6月。   
[5]詳いしゐのぞむ「和訓淺解尖閣釣魚列島漢文史料」,2012年長崎純心大學。   
[6]見いしゐのぞむ《尖閣反駁マニュアル百題》史料第二十八、三十條,集廣舍2014年6月。  
[7]見いしゐのぞむ《尖閣反駁マニュアル百題》史料第三十一及三十二條,集廣舍2014年6月。  

沖繩トラ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