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量宇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e41eaf0102vwen.html

钓鱼岛问题新真相  (2015-03-16 21:27:13)
张量宇  2015年3月16日  新浪博客

日本向刚刚结束人大、政协两会的中国投下了一颗杀伤力巨大的重磅炸弹!
   
今晚7时23分,NHK新闻网报道日本外务省今天已更新网站,上载一幅中国国家测绘总局(现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于1969年制成、将中国从1971年开始主张拥有主权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划归日本领土范围并以日本名称标记的地图  http://www.mofa.go.jp/mofaj/area/senkaku/pdfs/senkaku.pdf

事件经过是这样的。日本共同社3月6日报道,自民党5日在外交与经济合作总部等的联席会议上,向外务省递交了一份中国1969年发行的地图影印本,这份地图将尖阁诸岛即钓鱼岛标注为日本领土。同一天,日本外务省透露准备采纳这份地图,将之刊载于该省的官方网页上。

对此,中国方面迅速采取了反应。最早的是清华的刘江永在3月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了《日本赢不了钓鱼岛地图战》,紧接着3月11日单仁平在《环球时报》上发表了《输理的日本迷上旧货市场一地图》。

从时间上讲,这两篇文章实在谈不上“迅速”一词!

2月23日,自民党众议院议员原田义昭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展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测绘总局于1969年发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分省地图》。他随身携带了大开本的原件,从他准备的经放大了的《福建省、台湾省》局部地图看板,中国主张的钓鱼岛方位上标注了“鱼钓岛”、群岛则印有“尖阁群岛” 的日本名称,地图右上角印有“秘密”二字。NHK当天恰好因故没有直播国会会议实况过程。这可能是中国方面反应迟钝的最直接原因。


2015年2月23日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原田义昭发言



1969senkaku_kokkai
2015年2月23日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展示的地图看板


中国国家测绘总局1969年地图封面及毛主席语录

早在1月12日日本樱花电视频道节目上,作家兼媒体评论家水间政宪已经率先公开展现了相同版本的1969年中国分省地图。

2015年1月12日日本樱花电视频道

实际上,美国《Foreign Policy》杂志在2013年9-10月期刊“The Island Lobbyist”文章已刊载过同样的这版地图。该版地图由当时日本驻美外交官Akira Chiba所持有。Chiba早前是日本驻华使馆外交官员,他声称这份1969年原版地图是他驻华时期在北京购入,但拒绝透露来源。由于文章介绍Chiba职责之一是负责向美国国会游说日本领有尖阁诸岛的领土主张,有理由相信这份地图已接受过方方面面严格的实物验证,不仅可信度极高,也广泛地为美国政府、国会和各类智库所知晓。

《Foreign Policy》,Sept-Oct 2013

1969年版地图的面世最早可以溯至2010年,当时正值晋江的中国渔船船长詹其雄侵犯日本领海而被日本执法机关逮捕侯查而令中日两国处于极度的紧张关系时期。同期的9月15日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刊载“Inside the Ring”文章,作者Bill Gertz首次披露了这份地图的存在。文章展示了地图局部放大的部分,鱼钓岛、北小岛、黄尾屿、赤尾屿以及尖阁群岛清晰可见。

Bill Gertz还特地在地图下方写上一段一针见血的附言。
1969senkaku_washingtontimes

    我很早就关注到华盛顿时报的这则消息,虽然Bill Gertz说地图标记“Confidential”,但由于整体地图欠奉,又无出版物封面,难以一窥全貌,尽管它是一家有分量的大报,我还是抱着“未悉是何意见,姑知之以俟后闻”的静观态度。

结合事件的前后经纬,我相信四者讲的和根据的都是相同版本的地图,只是不知是否仅有的一份地图由四人在不同时期分别使用,还是有多份相同版本的地图存在于世。不过,原田义昭所持有的这份地图,其本身的真实性看来是经得起包括科学鉴证手段在内的任何挑战。可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行事严谨的日本外务省才积极地予以採信和录用。

1969年是影响东亚局势走向的关键一年。联合国远东经济委员会汇总的《黄海及中国东海地质构造及水文性质勘测报告》正是发表于1969年5月。这份由美国、日本、台湾和南韩四方专家共同执笔的报告中,调查海域的地形示意图标记的正是日文“尖阁”的英文拼法“Senkaku”。同年11月11日,气象地理学家竺可桢致函周恩来国务院总理,在介绍东海大陆棚结构以及毗连国家在海底开采矿产权力的国际惯例的基础上,认为应着眼于能源的长远考虑,建议“似乎此时我们应作一消息,声明钓鱼岛地区油田开采权应属于我所有,以为日后有必要时作为外交部正式抗议地步”。从竺可桢的建言仅仅着眼于海底石油矿产的开采权看,身为接近中国最高决策层的当时最高级知识分子之一的竺可桢本人并不认为钓鱼岛的主权是属于中国的,否则他在当时文化大革命反帝反修的大背景下完全可以要求中国政府保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坚决反击美日蒋朴染指中国领土的狼子野心。

1972年9月27日在北京举行的中日两国关系正常化的首脑会谈中,面对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询问中方对尖阁列岛的态度时,中国总理周恩来回答道:“就因为那里海底发现了石油,台湾拿它大做文章,现在美国也要作这个文章,把这个问题搞得很大”。从这里,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周恩来的官式回答与竺可桢的建议有着自然且直接的逻辑关系,只是周恩来使用“那里”来避开直白地使用“钓鱼岛”,而竺可桢在他1969年信函原件中是用什么名称指称“那里”的,毫无疑问是令人深感兴趣的。

根据我的研究,在公开和可以证实的中文原始资料(并非70年代以后新版或再版的出版物)中开始使用“钓鱼岛”名称的,大体发生在1970年4月以后。明清包括琉球的历史文献上出现的则只有钓鱼屿、钓鱼山和台湾1969年开始沿用的钓鱼台这三种名称。

竺可桢着眼的是海底石油矿产的开采权,中国政府却从更大的战略角度出发,在1971年12月30日第一次向国际社会正式宣称中国拥有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

这就是钓鱼岛问题在中国大陆方面起源真相的基本脉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