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嶼史三議』いしゐのぞむ 撰. 2016.3.
(東京財團、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第四囘東シナ海問題研究會發布資料,平成二十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午後一時,湘南國際村)
いしゐのぞむ撰竝自印,平成二十八年三月十日補訂字誤。
http://id.ndl.go.jp/bib/027315769
第十六頁:
 凡是針路紀録中出現釣魚嶼,都必然到達琉球,等信風半年後囘歸。沒有一次紀録顯示船隻曾到釣魚嶼返航,不往琉球。因此熟悉釣魚嶼海道者,必然熟悉琉球海道。封舟需要琉球人做嚮導,是漳人不熟悉琉球海道,必然也不熟悉釣魚嶼海道。釣魚嶼海道應包含在謝杰所謂夷道之中。倘以嚮導者的海域來分界,釣魚嶼屬於琉球海洋文化之界,界線位於臺灣海峽,與島嶼的模糊國界線相類似。
 反觀日本人及琉球人渡過釣魚嶼航線,是否同樣必然先到達明國、清國呢。那是多此一舉。上述(皇明實錄)西元一千六百十六年,有若干艘日本船駛近浙閩,不速之客,惹是生非。最好該像明石道友,到東湧就乖乖囘航,不犯一草一粒。其餘很多朱印船毎年經過臺灣海峽到東南亞貿易,都不必然進入「大明境界」。船隻從南方囘到東湧之後,既可横絶東海,直達長崎,亦可渡過釣魚嶼海域,經由琉球返囘内地。歴史上的針路分界,就在臺灣海峽。


國會釣魚嶼三議納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