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965378
本人寫:
 清國臺灣府最北以鷄籠為界,東北以三貂角為界,歷見《臺灣府志》、《大清一統志》、《重纂福建通志》、《噶瑪蘭廳志》諸書。釣魚臺顯然位於界外,史有明文。望民進黨高層三思而後決策。
----------------------
網友駁:
 中國古代先民在經營海洋和從事海上漁業的實踐中,最早發現釣魚島並予以命名。在中國古代文獻中,釣魚島又稱釣魚嶼、釣魚臺、釣魚山。目前所見最早記載釣魚島、赤尾嶼等地名的史籍,是成書于1403年(明永樂元年)的《順風相送》。這表明,早在十四、十五世紀中國就已經發現並命名了釣魚島。
  1372年(明洪武五年) ,明太祖遣使前往琉球,球國向明朝朝貢。至1866年(清同治五年)近500年間,明清兩代朝廷先後24次派遣使臣前往琉球王國冊封,釣魚島是冊封使前往琉球的途經之地,有關釣魚島的記載大量出現在中國使臣撰寫的報告中。如陳侃所著《使琉球錄》(1534年)、郭汝霖所著《使琉球錄》(1562年)、蕭崇業和謝傑所著《使琉球錄》(1579年)、徐葆光所著《中山傳信錄》(1719年)、李鼎元所著《使琉球記》(1800年)、齊鯤和費錫章所著《續球琉球國誌略》(1808年)等。
  明朝冊封副使謝傑所著《琉球錄撮要補遺》(1579年)記載,“去由滄水入黑水,歸由黑水入滄水”。明朝冊封使夏子陽所著《使琉球錄》(1606年)記載,“水離黑入滄,必是中國之界”。清朝冊封使汪輯所著《使琉球雜錄》(1683年)記載,赤嶼之外的“黑水溝”即是“中外之界”。清朝冊封副使周煌所著《琉球國誌略》(1756年)記載,琉毬“海面西距黑水溝,與閩海界”。以上史料清楚記載著釣魚島、赤尾嶼屬于中國,分界線在赤尾嶼和久米島之間的黑水溝(今沖繩海槽)。
  釣魚島海域是中國的傳統漁場,中國漁民世世代代在該海域從事漁業生產活動。釣魚島作為航海標誌,在歷史上被中國東南沿海民眾廣汎利用。
-------------------
本人答:
 號稱1403年成書的《順風相送》其實分為卷首、卷上及卷下,卷首只記載婆羅州以西的「西洋」航線,不記載菲律賓、臺灣以東的「東洋」航線,顯示原書是西洋航線之書,不記載釣魚嶼。卷上同樣只記載西洋,卷下纔屬於東洋,有釣魚嶼的記載。卷下還有馬尼拉的西班牙人及長崎的葡萄牙人等記載,可知卷下是西元1573年以後附加的部分。釣魚嶼在其中。
 明清只派遣24次封使,琉球則派遣數百次朝貢船,都經過釣魚嶼航線,誰最熟悉釣魚嶼呢。當然是琉球人。徐葆光《中山傳信錄》(1719年)、李鼎元《使琉球記》(1800年)均記載琉球國職員搭乘在清國封舟中,從馬祖列島開始就擔任司針,釣魚嶼自然在琉球人導航下經過。陳侃所著《使琉球錄》(1534年)記載「往來海道皆賴夷人」。郭汝霖(1562年)也邀請琉球國職員導航,
 謝杰1579年出使琉球,後來1895年在《虔臺倭纂》中明確記載,福建沿岸臺山、霜山、東湧、烏丘等島嶼都是倭船航線,和日本《元和航海書》(1618年)等書的記載相一致。而東湧(馬祖列島之一)正是釣魚嶼航線的最西入口,釣魚嶼自然屬於日本勢力範圍中。
 齊鯤和費錫章1808年出使琉球,他們的著作中把釣魚臺放在臺灣北方三島之西,顯然不是尖閣釣魚臺。夏子陽《使琉球錄》(1606年)的「水離黑入蒼,必是中國之界」是指大陸沿岸海域。汪輯《使琉球雜錄》(1683年)赤嶼附近的「中外之界」是琉球的内外之界,汪楫還在《觀海集》中記載清國領土至東沙山(馬祖列島之一)為止。周煌《琉球国志略》(1756年)的「黑水溝」位於釣魚嶼和臺灣島中間,和臺灣島東北盡頭的國界記載相一致。

民國外長

。同文留言『中國時報』。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210000639-26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