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報》重現釣魚台歷史情境:回應中國外交部、人民日報、  清華大學、社科院
石井望 (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兼任笹川平和財團島嶼資料中心調查委員) 2016-06-15 20:35
http://www.peoplenews.tw/news/82b9f02b-ffbf-4d45-be2f-9477e1960344
全文見《民報》

夕陽映向釣魚台,千百年來無人睬,有了石油人人愛。(錄自日本內閣官房領土對策室網站,石井望提供) 
官房尖閣

(上略)
今(2016)年4月15日,日本政府公布釣魚台史料調査成果,
http://www.cas.go.jp/jp/ryodo/report/senkaku.html
包括1893年日清往復公函。日本往函記載漂民井澤等人由八重山(石垣島)「向胡馬島航往」,福州海防當局覆函逕引日方全文,並不視為問題。胡馬島是釣魚台 列嶼之一,往復公函是沖繩的研究家國吉先生在外務省史料館所發現;本人則發現其中史實,可稱兩人合作推出。經若干家報導後,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paper/863162
這次好不容易入選調査成果。

計粘抄一紙

史料公布後,一個月間煞是熱鬧。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嗆聲日本「斷章取義」;
http://www.mfa.gov.cn/web/fyrbt_673021/t1356705.shtml
官方媒體《人民日報》也刊載清華大學教授文章,誣蔑日本人欺騙清國。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6-05/03/nw.D110000renmrb_20160503_1-03.htm
該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長則在《人民日報》海外版上接受專訪,也認為日本政府對胡馬島史料進行「斷章取義」。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6-05/13/content_1678578.htm
這些發言和文章,都經網路媒體紛紛轉載。 

一般人對「胡馬島」之名可能很陌生;但井澤在福州受審訊時,交代胡馬島離台灣相近,本想先去台灣求救。
http://livedoor.blogimg.jp/ishiwi/imgs/a/3/a3e078c2.jpg
我們知道,石垣島以西一個無人島離台灣不遠的,不是台灣北方三島,就是釣魚台列嶼,別無可擬。只要清國在台灣東北方海域擁有領土,福州當局就會想到胡馬島是釣魚台列嶼之一;想到了,必然追問胡馬島是何島。

社會科學院的所長說釣魚台只是井澤航行的方向,不是目的地。所長沒看過地圖,釣魚台方向除釣魚台列嶼外別無島嶼,福州當局自當知曉井澤以該列嶼為目的地。我們也不必管它是列嶼中的釣魚台還是黃尾嶼。

保釣陣營一向認為日本人趁清國當局粗心大意,漠不關心,騙取了釣魚台,這次《人民日報》也是同樣論點。但既然有意騙取,井澤供詞及日本往函怎不避談胡馬島呢。要否定騙取之說,原來這麼簡單。

井澤在清國沿岸遭兩次劫貨:第一次揮棍趕賊,第二次因清吏苦勸井澤離船上岸,結果船中一切財貨全被偷光(見《九州日日新聞》,1893年10月12日、13日版)。
http://www.tanaka-kunitaka.net/senkaku/kyushu-1893/
然後井澤等人獲清國當局及居留閩滬的日本人施助,得以歸國。兩個月後,外務大臣(部長)陸奧宗光命致謝函,函中不言遭竊等情。開戰前夕兩邦友誼如此,乃後人所當景仰。將日本人抹黑成騙子,脫離史實太遠。 

我研究釣魚台史至今五年,提出早期新史料凡數十種。過程中並不關心國際法,只關心歷史。明國清國從未發現、命名、停泊、管轄過釣魚台,釣魚台之西存在一條明 國至今鮮少變動的國界線,大約位於馬祖列島和大陸海岸之間。海峽兩岸外交部及保釣人士所據史料全是假古董,不是對琉球公務員導航釣魚台海域的史料不理不 睬,就是把台灣漁民前進釣魚台海域的年代提前數百年。他們一邊說馬祖列島的國界屬於舊時代,法理無效;一邊卻拿久米島(姑米山)琉球國界假冒成明國、清國的國界。

若說法理,數百年來釣魚台史料連經緯度都沒有,依法統統無效。這次發現的胡馬島公函本身雖然法理有效,可惜福州覆函只不過顯示對胡馬島不在意而已,對釣魚台主權起到多少法理作用,還須另行研判。但單講歷史,這是最後一根稻草,足以壓垮保釣主張。

當時福州海防當局對領土不可能不在意。《南京條約》規定英國從大陸海岸撤兵,只開放五口為商埠,並認可沿岸的香港島歸屬英國,不許駛近其餘海岸及島嶼。從此 五十年,被迫開放十幾二十個商埠。從反面講,退守其餘國界不得馬虎。這五十年是清國朝野最關心沿岸國界的年代。且看西曆年表:
1871年,琉球宮古島船隻漂到台灣。清廷認為琉球國人是清國子民,不關日本事。
1879年,分島改約議。日清議割宮古、八重山諸島予清國。 
1880年,日清罷議。
1884年,8月,法清馬江海戰,福建艦隊覆滅。
1884年,10月,法攻佔基隆,東鄕平八郎天城艦入港,與法將會談,引起媒體關注。
1885年,9月初,上海英國人所辦《文匯報》質疑宮古八重山諸島歸屬。
1885年,9月6日,《申報》引述《文匯報》消息,不提及釣魚台。
1885年,9月22日,《大阪朝日新聞》引述《文匯報》,不提及釣魚台。
http://www.peoplenews.tw/news/c2a0b179-d11e-4178-9eb2-19c1d9abb39b
1885年,10月,日本政府派人踏勘釣魚台。
1885年,10月21日,外務卿井上馨慮清國報紙干擾,停止收歸釣魚台。
1885~1894年,大量琉球漁民登釣魚台操業。
1889年,清國使節傅雲龍《遊歷日本圖經》不記載沖繩縣。
1893年,井澤等三人漂到福建獲救送還,日清往返公函寫到胡馬島。
1894年,8月,日清開戰。
1894年,12月,日本政府內部認為時勢異於昔日,釣魚台可以劃入。
1895年,1月14日,釣魚台劃入日本。
1895年,4月,簽訂馬關條約。

基隆淡水一役,清國輿論聚焦基隆外海。福琉航線釣魚台位於基隆東北,假設屬於清國,福州海防當局不會不關心。戰後清廷銳意重建海軍,到1893年北洋艦隊早已建成,客觀兵備超越日本。北洋將領主幹是福州閩江口馬尾船政學堂畢業生,福州海防當局關心國界程度,不會輸給日本。 


福州是琉球船隻進貢的商埠,也是册封琉球使船啟航的港口。琉球館設在福州,為琉明、琉清貿易中心。順治五年(1648)規定官員須護送貢舟出境,此後二百年 間,海防屬下「閩安協」等武官例行護送封舟、貢舟到馬祖列島清國東界,以便各船順利東渡琉球。閩安協最清楚國界線、海防線所在,誰會比他們更關心釣魚台航 線呢。1893年正是閩安協迎取井澤等漂民進福州府,也屬於二百年來例行公務。

1889 年傅雲龍《遊歷日本圖經》是一本半官方性質的地誌,其中不記載沖繩縣,表示不認作日本領土。四年後(1893),井澤返回日本,日本政府謝函直稱「由沖繩 縣八重山島,向胡馬島航往」。福州覆函引錄全文,並云呈報上級,通知各官。這是否顯示清廷正式承認琉球及八重山均屬日本,還須詢問國際法專家。然而單論歷史,至少顯示福州海防當局對琉球歸屬並不在意。

畢竟琉球方言屬於日本語,血統也以日本繩文人種的後裔為主。1609年,薩摩軍(鹿兒島)攻下琉球,琉球死亡人數僅百名左右,從此歸薩摩統治,比清國血腥侵奪台灣西南部早74年。1617年8月,福建海道副使韓仲雍對日本使節宣示不干涉薩琉糾紛,事見《明實錄》。當然了,明國、清國從未統治過琉球,豈得干涉。       

圖:《皇明實錄》,1617年8月,福建海道副使不干涉薩琉糾紛。日本國立公文書館藏寫本。

福建海道副使琉球

韓仲雍同時還對日本使節宣布,福建從北到南沿岸六島為海防極限,此外大洋是華夷共航的公海。馬祖列島是六島之一,也是釣魚台航線的西界入口,釣魚台自然是無主地。這一重要史事已見《讀賣新聞》報導。 
https://tw.news.yahoo.com/%E6%97%A5%E5%AD%B8%E8%80%85-%E6%98%8E%E5%8F%B2%E6%96%99%E6%8C%87%E9%87%A3%E5%B3%B6%E7%82%BA%E7%84%A1%E4%B8%BB%E5%9C%B0-104410640.html

1893 年與日本政府互致公函的福州海防道員陳氏,大約就是明國海道副使的後身,或略低一級。從歷史情境講,時隔兩百多年,兩位海防高官都對日本統治沖繩沒有異議,都不管台灣東北方釣魚台海域。這不是巧合,還有多種史料印證,本人已寫過多篇論文。看官有興趣,可以自行査詢並閱覽。

1871年,清廷認為宮古島人是清國子民,不屬日本。22年後,福州海防當局卻對八重山屬沖繩縣沒有異議。加上千百年來語言、文化、歷史的基礎,即有異議如傅雲龍輩,已無異空話。日本政府自然會覺得宮古八重山主權糾紛成為過去。

1885 年,《文匯報》英國人所評論的是八重山問題。日本政府因此憂慮,倘即刻收歸釣魚台,五年前的「分島改約議」會死灰復燃。這並不是憂慮釣魚台本身。到了 1893年,清國不反對八重山屬沖繩,日本就不怕釣魚台會引起干擾。第二年底,日本政府高層認為時勢已異,釣魚台可以穩穩劃入領土,越月14日正式劃入。 時勢是指八重山談判已停歇十五年,雲消霧散,不是指甲午戰中日本佔了優勢。假設考慮戰情,大可緩等終戰定約,再辦手續,豈不穩妥。若一定要找出一個戰時迫 不及待劃歸的原因,應是在於邊防。的確,當時日本國會曾討論鞏固八重山邊防。

日 本公函特地將井澤航往胡馬島的事實告訴福州海防當局,從現在來看等於把即將收歸釣魚台的訊息,委婉透露給了清國,不愧武士道之名。1894年的官製《日本 水路誌》也把釣魚台放在日本南西諸島之中,經緯度俱在,騙取領土的卑鄙行徑早就曝露出來了。打個比方,下一球盜壘、投變化球等,怎可明白告訴敵方?

福州當局為什麼對這一切都不在意?可能有兩種理解:要麼是當局在懈怠放逸中度日,要麼是釣魚台及八重山都位於清國領土線外及海防線外。正確答案自然是後者,有數百年來大量國界、海防界的史料為據。
以上就是歷史情境,魔鬼在細節。我輩何必計較區區國際法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