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譯文
http://japanese.china.org.cn/jp/txt/2016-05/16/content_38461486_2.htm
http://j.people.com.cn/n3/2016/0516/c94474-9058218-2.html

中央廣播電臺、新華社等報導:
http://news.jxnews.com.cn/system/2016/05/14/014887732.shtml
http://military.cnr.cn/gz/20160514/t20160514_522142122.html
http://liaoning.lnd.com.cn/htm/2016-05/15/content_4417428.htm
http://gov.eastday.com/ldb/node41/node2151/20160514/n53440/n53448/u1ai277065.html

http://jp.xinhuanet.com/2016-05/15/c_135360377.htm
http://japanese.cri.cn/2021/2016/05/12/142s249456.htm

http://www.nanhai.org.cn/index.php/Index/Info/content/cid/21/id/2853.html

人民日報海外版原文: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6-05/13/content_1678578.htm
http://news.cnr.cn/gjxw/gnews/20160513/t20160513_522130512.shtml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5/13/c_128979345.htm
http://dangshi.people.com.cn/BIG5/n1/2016/0513/c85037-28348178.html
http://big5.news.cn/gate/big5/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5/13/c_1118863878.htm
http://big5.news.cn/gate/big5/news.xinhuanet.com/mil/2016-05/13/c_128979668.htm
http://opinion.people.com.cn/BIG5/n1/2016/0513/c1003-28347023.html
http://fj.people.com.cn/BIG5/n2/2016/0513/c350394-28324487.html
http://www.chinesetoday.com/big/article/1106919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16-05/14/content_1090574.htm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高洪接受本報獨家專訪
日所謂釣魚島“新史料”邏輯悖謬歪曲歷史
本報記者  張紅
2016年05月13日07: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日本內閣官房網站主頁近期公布一批涉及我釣魚島的“歷史資料”,妄稱釣魚島是日本的“固有領土”。日本政府還將所謂支持釣魚島為“日本固有領土”的相關資料譯成英文版,並公開發布。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高洪接受了本報記者專訪。

問:日本最近公布的這批資料中哪些地方與歷史事實明顯相悖?

答:日本內閣官房網站主頁近期公布的涉及我釣魚島的歷史資料不僅不能說明釣魚島屬於日本,反而將日本方面無理辯解中的邏輯悖謬暴露無遺。

這些“新史料”可以大體分為兩類:第一類是違反真實的歷史事實的片面主張。例如,根據日本外務省編撰的《日本外交文書》記載,1885年10月21日,日本外務卿與內務卿往來文書中,井上馨復函山縣有朋認為,“此刻若有公然建立國標等舉措,必遭清國疑忌,故當前宜僅限於實地調查及詳細報告其港灣形狀、有無可待日后開發之土地物產等,而建國標及著手開發等,可待他日見機而作”,已經明白無誤地揭示出日本明治政府在覬覦釣魚島之初就已經知曉該島只是無人島,而非無主島。然而日方卻在“新史料”裡大肆宣傳自己的“調查”材料証實了該島是“無主地”,並以所謂“先佔原則”作為竊佔釣魚島的歷史証據和法理依據。這足見最近公布的這批資料與歷史事實明顯不符。

第二類則是用或斷章取義、或曲解史料的手法,去“証明”中國方面一直默認日本管轄釣魚島。例如,公布的這一史料原藏於日本外交史料館,在內閣官房領土主權對策企劃調整室公布的《平成二十七年(2015年)報告書刊登資料例》中排序為8號,全稱為“《熊本縣民井澤彌喜太及其他二人漂流至清國獲救,向該國地方官員傳達謝意之件明治二十六年》所收《另紙“右照復”》1894年1月13日”。該史料出示的証據文獻是一封“大清欽命布政使銜辦理通商事務福建分巡寧福海防兵備道”的陳姓清朝地方官,在接到日本駐上海總領事對中國善待日本遭風漂流到中國沿海的3名日本人,並通過外交渠道送還日本而發來《感謝信》后,寫給上海的日本總領事館一名叫“山座”的日本外交官的回信。陳的回信時間是光緒十九年十二月七日(1894年1月13日),陳的回信中引述了日本駐上海總領事館按照日本外務大臣陸奧(即陸奧宗光)命令寫給中國的《感謝信》的部分內容,其中有一句“井澤彌喜太等三名,由沖繩縣八重山島向胡馬島航往之際,遭風漂流到清國沿海。當蒙該國平陽縣知縣、霞浦縣知縣、閩安協、福防廳長、福州通商局長等各官優加保護照料等因,本大臣聞報之下,實深感謝,合行札令”。據此,今天的日本政府認為當年中國地方官員並未對日本人前往釣魚島表示反對意見,反而採取了不以為意的態度,試圖依此論証釣魚島自古以來屬於日本。顯而易見,今天日本政府就該信件的解釋是牽強附會的,認真分析陳的回信及其當中引述的日本來信內容,根本不可能得出中國地方官員無視日本人前往我釣魚島的結論。

首先,“胡馬島”是否就是釣魚島在中日史學界存在很大爭議,連日本學者自己也搞不清楚“胡馬島”是指“魚釣島”(即我釣魚島的主島)還是指“久場島”(即我黃尾嶼)。因此,“駛往胡馬島”即朝著釣魚島航行的推斷未必可靠。

其次,日本所謂從1884年到1895年對釣魚島進行的“調查”是一個密謀過程,無論救助並善待日本難民的中國各地官員還是書寫信件的陳姓官員,都不可能知曉這個日本人嘴裡說的“胡馬島”就是我國的釣魚島,當然也就不可能知曉日人“駛往胡馬島”即乘船去往我國的釣魚島,因而也就不會對其提出反對意見。

再次,信件內容清楚地表明井澤等3名日本人僅僅是從八重山向“胡馬島”方向航行,這並不能說明3名日本人是以登上“胡馬島”為目的的航行。無論在當時還是按照今天的國際法,和平的海上航行自由是應當尊重的,清朝官員無權也不可能限制別國民船朝著自己國家的島嶼方向航行。況且從信中“遭風漂到清國沿海”的記述來看,該船隻遠未接近“胡馬島”,否則也不至於漂泊到清國沿岸。

最后,也是最為重要的是,從救助漁民衍生出島嶼歸屬,在邏輯上根本不能自圓其說。稍有理智的人就不難明白,僅從日本發來感謝信以及中國官員予以回信,是無論如何也証明不了獲救者在航行方向上出現島嶼的國家歸屬的。毋寧說,這一史料反倒是將信件往來后僅半年日本就以偷襲方式發動甲午戰爭的歷史過程再現出來,讓世人對120多年前中國人的善良與日本人一面“感恩中國”、一面暗中備戰的卑劣行徑看得十分明白。
(全文見鏈接)
http://big5.news.cn/gate/big5/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5/13/c_1118863878.htm


高洪釣魚島3
人民日報海外版2016051304高洪胡馬島




----------------

五月八日,本人反駁劉江永教授如下連結。風傳媒邀請任天豪教授撰寫觀點附於後,遂遲至五月十五日纔上刊,晩於人民日報海外版兩天。
石井望VS任天豪:日、清公函能說明釣魚台「新史實」嗎?
風傳媒  2016年05月15日 07:10
http://www.storm.mg/article/116887

百度
http://news.baidu.com/ns?word=%22%CA%B7%C1%CF%22+%22%B5%F6%D3%E3%B5%BA%22&bs=%22%CA%B7%C1%CF%22+%22%B5%F6%D3%E3%B5%BA%22&ct=0&clk=sortbytime